BIOS 選書|《我才不是女性主義者》: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個屁

作者BIOS 選書
日期28.05.2020

時下流行的女力倡議中,最激勵人心莫過於「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他們告訴女性,妳的快樂操之在己、妳的生命總有可以更好的地方。

《我才不是女性主義者》開宗名義戰了當代社會中堅掌握話語權的這款女性主義:

「浮躁地強調『自我培力』,心不在焉徹底破壞父權文化,只志在提高女性執行長或女性軍事將領的比例。這樣的女性主義不需要思考、不需要不適感、也不需要真正的變革。⋯⋯如果自稱為女性主義者,就必須要反覆重述『我沒有生氣』、『我沒有威脅性』,那就不是我要的女性主義。因為我很生氣。而且我確實很有威脅性。」——《我才不是女性主義者》

全書首當其衝地批判「心靈自助」文化讓人落於比較,「可以更好」基於「我不夠好」,「我不夠好」基於「我過得比OOO還差」。這顯然是一本危險的書,因為它正挑戰著目前懷抱政治正確站在頂端對女人指手劃腳的部分「女性主義者」們。

當女性主義成為一種消費行為

講究愛自己的世道下,作者 Jessa Crispin 非議主流女性主義並不真正關心弱勢處境,終於得到話語權的女性執行者不斷強調自我培力,同時用著血汗工廠製造出來的皮包、給予她的員工廉價薪水。女人要獨立、要成長、要練出馬甲線,這種女性抬頭的故事結尾,多半是為了在愛情市場上更有競爭價值。

這個問題也指向,女性主義一百年,我們仍然沒有想出一個女人可以活在浪漫愛體制之外的方法,且在百花齊放的性別當代,自然不像一二波女性主義運動有凝聚共識,女性不再行動,而是在網路上電商裡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女性成長,思考如何用行銷策略拉攏群眾。從 #HeforShe 到 #metoo,Ryan Gosling 與 Joseph Gordon-Levitt 都自認女性主義者,女性主義忽然變成一種品味,女力成為熱賣商品的冠名,只要妳購買這個,妳就很女力。

但我們都知道,弱勢是一種比較值,作者談性別的角度沿著「消費主義」的思考,因此她批鬥明星式的女性主義,質疑這樣的「政治正確」是否應獲得那麼多掌聲:是啊,我知道妳很愛自己,但妳還活在充滿貧窮女性去你的世界呢。墮胎失學少女、難民中的女性困境、新移民女性⋯⋯,我們鮮少看到有人擔當這個議題前鋒,因為,苦難總是離自己很遠。

成功的女性往往因為符合父權制度的「成功」而被肯認為女性主義者的代言人,卻鮮少思考如何打造一個為阻力更大的女性所設計的支持系統。

這個論點基於「誰的生命處境更迫切需要」女性主義的關懷,但女性主義經常更願意貢獻給有消費力的族群,她提醒女性團結起來意識自己是一個受害者的同時、是否也壓迫到了比「她們」更需要打撈的受害者;女性在參與「自我培力」的相關行動時,是否可以思考她們到底參與了什麼事情?

舉例來說,西方女性主義迫切地支持伊斯蘭女性革新頭戴面紗的禮俗,認為那些女性需要被救贖的高傲想法根深於他們認為西方女性的性感與美感才是正宗(而這些性感也服膺著男性雜誌裡的封面女性),忽視伊斯蘭女性的宗教信仰、抹滅其主體性。

那些消費行為與改造運動底下,或者,仍是一場促進強勢文化的壓迫行動呢?

個人即政治的誤會

爭取個人的利益比爭取大眾體系的公平來得容易,本書提及我們經常誤會「個人的勝利」就是政治上的勝利:「如果我已經成功爬上好萊塢大型電影製作公司的頂端,那我就不需要再努力讓環境對女性更友善,我也不需要繼續堅持讓女性有發聲空間。」因為,「我」已經有發聲空間了,維持現狀是更舒適的。並且,這個選擇排除了無論是知識或經濟都沒有條件支持她爬上高層的女性、未必有事業企圖心的女性(女力也經常忽視母職,彷彿家中天使就是較差較退步的選項)。

女性主義不該以為所有女性都是受害者——女性也會位居高職、壓迫其他貧窮女性、弱勢性別,比起「我們都是女人」,若能從「我們都是人」的角度出發,許多控訴將會變得不一樣。只要是人,都會有被邊緣化的經驗,而 Jessa Crispin 關注的是因為「性別」被邊緣化的經驗,這個量尺自然與「Lean in」說法歧異。不過,Jessa Crispin 批判的並非追求個人自我成長這個動作,而是因為追求個人自我成長而迫害到其他個體的現象。我們要自我培力這個力量做什麼?難道只是賦權自己?我們究竟還要在「自己」身上承攬多少權力?

書裡還提到一精彩觀點,她點出當代性別討論裡女性主義習以為常的「憤怒與復仇文化」,一旦發現一點不對就要全力辱罵攻擊的現狀中,女性主義經常將矛頭指向對立性別,而非考慮性別背後的權力樣態、而非思考自己在整個體制裡參與與共謀了什麼。必須找戰犯、懲處他人——然而這種「以對立性別」簡化所有行為模式的反智討論,究竟與現行的體制有什麼差別?

想想網路上正義魔人鄉民大戰有時群攻到某人的臉書關閉、離開公司,並非一個好現象,因為,那代表「更多複雜的聲音」在集體憤怒中消音了。

巨嬰們的問題,是巨嬰的事

作者批判溫柔與同理過頭的性別書寫並未真正提出對體制的懷疑、僅是想在體制間找到舒服一點的位置。但她也坦承這並不是一本完美的書、無法解決所有性別的困境。世界上沒有完美的論述,這本書最大的動機在於「質疑現狀的女性主義與我」正在豢養和參與什麼,懷疑自己,也可以是一場改革的開始。

在主流論述特別照顧「男性立場」的前提,作者又酷又討人厭地對男性讀者說:「你,作為一個男性,並不是我要處理的問題。我的工作不是要讓女性主義變得對你來說更平易近人更容易理解,我的工作不是要去教導你——當女人作為一個人活著時,你要如何自處。然後拜託你也別拿那些鳥事去煩其他女人。」

你自己的問題,你自己去搞清楚,她這樣說,感覺也是為一票努力處理男人問題的女性主義者們開脫了——如果巨嬰活得不舒服,巨嬰應該自己去處理。

作為一個讀者感到「主義」這詞已經在各種濫用誤讀中顯得非常廉價,彷彿只要穿上了「I’m Feminise」T-shirt 就是個女性主義者,而這種優越感變成了一種階級而非行動,作者也不留情面地說:

「只能認同與你自己相像的族群,其實是一種同理心的失敗。那就等於是只在乎你的個人利益,充其量只是一種自我陶醉。」

我想,這是一把充滿槍聲的書,不要怕被射擊,請翻開它,或許你也可以子彈上膛。

 

|BIOS 評鑑|
內容精實:★★★★
議題深入:★★★★
犀利精準:★★★★

 

我才不是女性主義者:一部女性主義宣言

 

 

 

 

 

 

 

作者|傑莎・克里斯賓
譯者|柯昀青
出版者|好讀
出版日期|2020.04

 

 

 

#女性主義 #性別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李姿穎 Abby Lee
攝影洪以樺 Chair Hong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