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以曦・夢遊之城|我醒於另外一個夢裡

作者黃以曦
日期03.07.2020

我在一個夢中睡去,自另一個夢中醒來。然後我會在那裡睡去,再在一個很遠的幾乎無關的夢中另外醒來。

每個夢都是自成一格的時空,我在裡頭有各種無數的扮演。可儘管情節不同,場景不同,天光或夜色都不同,我仍感覺有條貫穿的線,所有的夢境被串成一個更高的故事。

在那些每一個地方,我都會遇到那個女人,她的髮型和穿著每次都不同,卻是同樣狂野,而她總掛著之於那個狂野,非常疏離,的寂寞表情。

我不能記得夢與另一個夢的先後順序,與其說是我的記憶力不好,不如說當缺乏貫穿的軸線,就只會像我說的一個個謊言,每個謊言或許各自有個真實的動機,但各個動機,簡直不像在同一個人生。我不記得夢的順序,所以我也就無法判斷我和女人的關係是什麼樣的開始,中間,與結束。

奇怪的是,似乎每個場景,她都透著一份於我而言,溫柔、懷念、傷感的軟黏氣息。因為這樣,我更無法判斷哪裡才是起點。

有時我們很親近,會一起共度派對的夜晚;有時我們只是互在對街看了對方一眼就別過臉;有時我和誰在一起,卻好深地眷戀想起了她,儘管在那個夢裡,她並未以實體存在現身。

我漸漸地很難判斷,什麼是我端正地收在心上的她的景象。是身體銘印的綿密,又或者是那個綿密所無盡滲透給我的直覺的顫動?我是否真的在乎無所不在的她的身影,還是只是它們讓她作為唯一一筆貫穿的線索,隱微地一點一點縫起了一處介面,那將是更為確鑿的我的存在。

我恍惚想起一次空間的移行。那一次,我在市街裡看到了她,我上前想確認,女人卻背對著我,急急往前走,我追上去,翻過一道牆。她在我面前,從花店走出來,對著我走來。不同的裝扮,不同的場景,竟已是另一個夢。我轉身往回跑,卻走不回原本從那裡離開的世界。然後我醒過來,我回想著兩個夢的互相擠壓,然後想起了這天我和她有約。

我被困住了,恰恰並非有她作為線索整頓出我一切夢境成為一個真的有所落定的人生,而是她的存在,讓我被封進一面鏡子。每一個夢成為另一夢的鏡像。

而此刻,我又正在哪裡收束關於她的一切,是否這只又是一個沒有實體的她,卻仍以滿滿氣味籠罩著我的長夜?

 

【夢遊之城】

很多場景。無論我們可以做出如何的詮釋或編派,它們終究是一些互相滲透的夢境。
我在電影裡看過太多的夢,多到以為那是我做的。可這不正是夢的本質——全部都是你自己的。
現在。這裡。全部。都是你自己的。

【黃以曦】

作家,影評人,著有《離席:為什麼看電影?》謎樣場景:自我戲劇的迷宮》《尤里西斯的狗》

#全面啟動 #書寫 #夢 #黃以曦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黃以曦
設計郝御翔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