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以曦・夢遊之城|時空旅行不過是個假議題

作者黃以曦
日期28.07.2020

「被關在紅色瓶子裡的紅色蒼蠅,只要變成藍色,即可逃出瓶子。」

此刻……我在這裡……真還有其他的嗎?

許多許多年之後,我會忽然陷入驚慌和感傷。我常想:我帶著全然鮮明的記憶,站在這裡,跳過一切過程,直接是此刻之於當年某一極限縮的時點的對壘與印證。全是凋零與失去。那麼危險。那麼悲哀。

一個念頭切換,一切卻是永恆,近乎沉悶。整個無比熟悉、不可能逃出慣性,的節奏。

可此刻我帶著新鮮的眼睛。新鮮的認見。站在這裡。跳過過程。

我無法不感覺到一幢模式。唯一的模式。幾分鐘幾小時、日週月年、更大跨度,像是人的半生與一生。文明整個塊落。

這個模式,起伏、展延,有平靜亦有動盪。如何豐富,都將重演。小的段落,組裝進駐,催生相同型態的巨型波段。

人們說「似曾相識」,可我不再迷惑於眼前的物件和場景。籠罩給我的既視感,只是圖形。今天,是短波裡的山峰,卻在中波段臨近谷底,而所謂的「明天」,取決於挑了哪個尺度和格局。

儘管如何選擇,一千萬個選擇,它們俱已發生過,只是等著再次浮顯成立……不!事實是,它們每個都成立了。你切換地套入各種跨距,都會看見。

一個事件在層疊的模式裡,起初顯出方方面面的立體。然後你發現那毫無意義。派上再一種線的拉法,就可以將它泯滅在皺摺中。淚水啊、夕陽啊、花與海豚,都是平的。你從上面踏過去,不知不覺。那種平。

我是個時空旅人嗎?我感覺我被強制地置放在眼下的世界。

我是否知曉他們還不知道的?我是否擁有他們被抑下卻其實記得的?我看著面前那個一無所知的自己,以某種世故亦是純真的赤裸,連上他的世界、這個世界。

我冷冷看著。這樣的無知,已重複幾個輪迴?像是純然走進生命、走進時間、被沖刷,原就是最基礎的波段元件。

我得留下線索,告訴你,到底,所有的錯必然要犯下,以由此給出煞有介事的啟示。模式不歇地運行,無論你跳入與否,你都在車廂裡。高山、大河、晴與雨天,在不存在的彎角迴旋。再繞一回。

我做出自以為足以跳出迴路的選擇,直到終於懂得,我是為了獲得啟迪而犯錯。蜿蜒間總會歷經的春天,將尾隨正確的決定而來。每一組,完美配對。像是,我真能採集春天。

因與果相依相生,銜著,長出了頭尾互相吞噬的無限。我不再耽溺記憶與靈感。時空旅行只是個假議題,那些我所在之處,每一個,我都已經在那裡。

 

【夢遊之城】

很多場景。無論我們可以做出如何的詮釋或編派,它們終究是一些互相滲透的夢境。
我在電影裡看過太多的夢,多到以為那是我做的。可這不正是夢的本質——全部都是你自己的。
現在。這裡。全部。都是你自己的。

【黃以曦】

作家,影評人,著有《離席:為什麼看電影?》謎樣場景:自我戲劇的迷宮》《尤里西斯的狗》




 

#時空旅人 #黃以曦 #書寫 #散文 #文學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黃以曦
設計郝御翔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