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 002|李權哲:1973 年出產的電鋼琴,這是家的聲音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3.08.2020

在獨立的空間裡,靈魂得以自由生長,房間,也因而成為靈魂的俱現。BIOS monthly 攝影專題【房間00_】,捕捉演員劉修甫、音樂人李權哲,與攝影師 Lily Chen 的心物世界,透過房間裡的生活日常與鍾愛物件,追溯三位 22 到 23 歲年輕創作者的成長路徑,也記錄下他們茁壯過程中的珍貴停格。

我們報出要前往的樓層數字。警衛馬上說,「你們找年輕人?」我們聽了微詫,說對呀,常常有人找他?「有時候啦,幾個年輕人一起來,就一群人上去。」又逕自說下去,「最近比較少看到他,好像常常從地下室開車出去⋯⋯」

警衛口中的「年輕人」,是李權哲。今年 23 歲的他,曾於 2017 年、2018 年分別推出《醒著不醉》、《低成本專輯》兩張作品;入圍過金曲獎最佳新人,也先後與熊仔、夜貓組、李英宏等人合作。

創作質量穩定,他本人格外低調,《低成本專輯》以「雲端司機」為名發行,不拍 MV,也幾乎不見任何宣傳。對他而言,音樂是生活。從美國音樂學院畢業、回台役畢後,他宅在內湖家中做音樂。BIOS monthly【房間002】,訪問音樂人李權哲,聽他聊生活中的創作與放空,安靜與躁動。 

IMAGE

Q:在房間內,你最喜歡待在哪一個角落?在房間通常會做些什麼? 

我都坐在電腦前這個位子。做音樂啊,或是看看 YouTube。不只看音樂相關的影片,什麼都看。我剛才在看〈一剪梅〉,也會看志祺的頻道,或者今天剛好在看一些李敖的談話影片⋯⋯。可能有時候聽到一段配樂,就會去試著彈看看。我覺得音樂很生活。像是我很享受有音樂家朋友來我房間,大家也沒有說今天要幹嘛,就是 hang out。可能一個人跑去彈一個東西,覺得欸!很屌,就可以開始錄。也有時候,一整天下來都沒幹嘛。

IMAGE

我喜歡這種感覺。那些當下的、很自然而然的東西,很難去計劃。你今天進錄音室,有金錢跟時間壓力,錄出來不一定是最自然的。反而大家一起鬧、或自己在鬧,那個音樂是最直接的。前幾天我跟朋友聊到,對某些人來講,party 是日常、turn up 是日常,反而進錄音室、做音樂是一個讓你賺錢,可以繼續 party 的動力。我不會覺得要每天研究音樂,而是生活中發生的、自己在反省的事情,非音樂的東西對我的音樂影響更大。你心裡有一個感覺,沒辦法用語言跟別人表達,那個彆扭累積到一個程度,就只能用音樂來記錄。 

IMAGE
IMAGE

Q:寫歌的時候,你對周遭環境有沒有什麼要求?可以分享一下你做音樂的流程嗎?

白天的時候有捷運經過,會比較吵,滿多時候會在半夜做音樂,尤其要錄 vocal、要收音。不過家裡還有家人,晚上音樂要放小聲一點。

通常我可能會先在電腦上編一段,比如今天我一直很想聽到一段鼓,或者可能只是一個 riff,重複的和弦。大部份時候我會先把編曲或歌的架構做出來,再想我要唱什麼。我很喜歡在做完 beats 之後,用手機播出來,開始亂哼亂唱。有時候真的會哼出一些很幼稚很尷尬的詞,所以那種時候我很需要一個人在房間裡。我再將那些亂哼的東西拼湊起來,常常是一個很直接的嘴形、一個韻,有點像在拼拼圖,思考有哪些詞可以 fit 進去,又剛好讓整首歌 make sense。

IMAGE
IMAGE

 Q:你說過〈太空中的房間〉有一段歌詞就是沒有意義的?

一點意義都沒有。就是一股衝動。我覺得前面已經把我的情感講完了,接下來就可以隨便。有點像《Rick and Morty》,很多時候我覺得他們真的在黑白來,一切都看似荒謬,但其實又能讓人有某種連結。

「再過三十分鐘我的衣服就會跳電/前前後後上上下下都會斷水/剛好國中同學家裡三代都做水電/三代同堂課業務必小心綁匪/那綁匪 不是我」——雲端司機〈太空中的房間〉

我之前看到綠洲合唱團的 Noel Gallagher 寫過一首歌叫〈Champagne Supernova〉,那歌詞就是,幹,不知道在講三小。後來很多人去訪問他、問他那首歌詞在寫什麼,他說他只是覺得這些放在這對了、聽起來很順,就把它寫下來。他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是當他看到演唱會上,幾萬個人跟他唱同一個歌詞,他發現搞不好對每個人而言,他們都可以去投射想像出一個世界。

IMAGE
IMAGE

IMAGE

Q:想請你分享房間裡三樣特別有故事性、能夠代表你,或者對你而言重要的物件。

物件一:汽車模型

其實沒什麼特別啦,就是我很喜歡蒐集汽車模型。爸爸的工作跟車有關,我從小就會聽他聊很多車子的事。我特別喜歡那種老老、怪怪的轎車,日常生活中看到,或者記憶中有,就會去買。每個模型一定有一個故事,或是我喜歡的點。像這兩台,1989 年的時候它們是對手車,兩台車互相競爭;或者這個,是以前法國總統坐的車;還有這款喜美,小時候台灣到處都是啊,後來很少見了⋯⋯就是一些很宅的東西啦。

有時候,比如我在錄 bass,我會盯著其中一台車看。常常越去想下一段要彈什麼,感覺就越不對,反而當你放空、隨便亂來,狀態是最穩的。

IMAGE

IMAGE

物件二:錄音鬧鐘 

這個之前放在床邊。睡前常常有雜音在腦裡,如果想到什麼,可以直接拿起來錄。譬如今天腦海裡有一個鼓的節奏,就把它錄下來,隔天就可以再到電腦前做。用起來有點麻煩,不過有時候睡前不想用手機錄,會看到一些訊息,所以那陣子用它記下滿多 idea 的。後來有一次汽車模型櫃的燈沒電,拿了鬧鐘的電池去支援,就沒有再用這個鐘了。(結論:汽車の愛勝出(⁎⁍̴̛ᴗ⁍̴̛⁎)) 

IMAGE

物件三:電鋼琴

這是 1973 年出產的電鋼琴。那時候在美國一間錄音室看到它,馬上覺得,幹,我要買。這個聲音對我來說就是家的感覺,給我平靜跟歸屬感。它可以彈出很多七〇年代的 tone,小時候在很多唱片裡聽到這種聲音,長大以後了解比較多電鋼琴,才知道是這台。我用它錄了很多歌,但好像台灣就沒有什麼人用,在台灣也很難找到,是從美國訂回來的。

IMAGE

Q:做音樂之外的時間,喜歡做什麼事情沉澱自己?

如果在房間裡,我覺得一定要做的事就是抽菸。我有很嚴重的尼古丁成癮症。尤其現在在外面抽菸越來越不方便,甚至連陽台都不讓你抽。可以在桌子前抽菸,對我而言很重要。

也很喜歡開車。常常在家待到下午五六點,就開車出去吃個晚餐、找朋友。在車上是我覺得最自由、最舒適的時候。有時候只是開個兩分鐘,去永和豆漿,買個東西。如果跟一群朋友就會很 high 啊,可能就會去山上。

開車的時候不一定聽音樂。我不會無時無刻都有音樂。有時候一整天練團結束,整個腦子都是那個轟炸的聲音,所有的歌都炸在一起。那種時候就會很累,非常需要安靜。 

IMAGE

IMAGE

Q:如果房間是一個人(你的朋友、愛人、敵人⋯⋯),你覺得他擁有什麼樣的性格?

我覺得他像鏡子欸。當我在這邊工作,有時候可以明顯感覺到他在趕我出去,告訴我:你不要待在這裡、我不想要你在這裡。可是我當下就是想工作啊,很想把前一次做的音樂弄好。但真的做不完。那種感覺很無奈。

如果真要講一個性格,他應該滿雞歪的吧。不行就不行,可以就可以。他不會一直都支持我的靈感。有時候我強迫自己做一件事,但其實根本不是時候,或者,你還沒準備好。我覺得,房間好像可以反映出這種狀態。

IMAGE
IMAGE

採訪後記

訪問時,李權哲的語調平緩,偶爾講出幾句幹話,聽起來特別好笑。像是他買了幾個按摩踏墊,對我們開示按摩之奧妙:「痛則不通,不痛則通。這是萬年真理。」多謝師父提點。

離開之前大家在玄關,討論起夏天蟑螂多。「我超怕蟑螂。最近家裡又有蟑螂,前陣子我移開房間的吸音綿,幹,發現後面直接生態系。」我想到《低成本專輯》裡有一首歌叫〈蟑螂〉,但從歌詞看不出他怕蟑螂。「耶,成功轉化負能量為正能量。」那些我殺不死的,讓我更強。

寫稿的時候,發現李權哲重啟了他的 Instagram 帳號「@zarahmuniqlo」。我在深夜點進去,滑著滑著,赫然看到一張巨大高清、蟑螂腹部朝上的特寫照,瞬間嚇得發毛發芬。對創作者的惡趣味深深無言,只能把這件事情寫進來,向李權哲廣大的粉絲告狀。也在此呼籲大家,謹慎服用權哲的 Instagram。

IMAGE

IMAGE

IMAGE

#音樂 #房間 #創作者 #李權哲 #雲端司機 #低成本專輯 #醒著不醉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專題統籌洪以樺 Chair Hong
撰稿馬揚異
攝影洪以樺 Chair Hong
責任編輯溫若涵

房間 001|劉修甫:葉子上有灰塵,那也是自然的樣子

咖啡色床單,咖啡色地毯,咖啡色懶骨頭。劉修甫說,沒有刻意,陸續買來的傢俱,不知不覺就綿延成一片大地顏色。「某天室友進來,跟我說,你的房間怎麼這麼⋯⋯這麼『咖』? ...

03.08.2020

房間 003|Lily Chen:有時房間沒有保護我,但我還是在裡面

1998 年生的 Lily 目前就讀台藝大電影系。從小喜歡拍照,她舉著相機,卻曾經因此成為高中同學眼中的異類。堅持藝術創作的她,在大學進入電影系、學習動態攝影, ...

06.08.2020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