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間 001|劉修甫:葉子上有灰塵,那也是自然的樣子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3.08.2020

在獨立的空間裡,靈魂得以自由生長,房間,也因而成為靈魂的俱現。BIOS monthly 攝影專題【房間00_】,捕捉演員劉修甫、音樂人李權哲,與攝影師 Lily Chen 的心物世界,透過房間裡的生活日常與鍾愛物件,追溯三位 22 到 23 歲年輕創作者的成長路徑,也記錄下他們茁壯過程中的珍貴停格。

咖啡色床單,咖啡色地毯,咖啡色懶骨頭。劉修甫說,沒有刻意,陸續買來的傢俱,不知不覺就綿延成一片大地顏色。「某天室友進來,跟我說,你的房間怎麼這麼⋯⋯這麼『咖』?」那時候他突然意識到,咖啡色對他有股莫名吸引力。

洞穴般的房間安靜深邃,也像是劉修甫散發的內斂氣質。銀幕裡,我們就是這樣一步步,被他土裡長出來的表演給吸引。

設計系出身的劉修甫,曾經在設計工作室實習。大學期間被朋友找去演學長的畢業製作,從此展開他的演員之路。2018 年,他以《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的〈貓的孩子〉受到矚目。隔年入圍金鐘獎最佳新進演員的時候,他剛遷入現在的居所。在台北,他持續演戲、接設計案、當模特,私底下也畫畫、唱歌,經營出面貌多樣的生活。BIOS monthly【房間001】,打開新銳演員劉修甫的房間,從種種日常細瑣,看見他在演員路上的獨處與摸索。

IMAGE

Q:在房間內,你最喜歡待在哪一個角落?在房間裡通常會做些什麼?

沙發跟床吧。沒工作的話,可以一整天趴在這裡看 iPad、追劇。雖然房子有客廳,客廳也有電視,但我的作息基本上都在房間裡。我是一個很愛待在自己空間的人。尤其在工作上或感情上遇到挫折,我發現我會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跟別人講話。連我自己都沒發現我不跟別人講話。

但又不能沒有室友。我無法想像一個人住的感覺。我很習慣身邊有人,奇怪的是,有人的時候我會想獨處,沒人在家我又會一直傳訊息給室友。

IMAGE

IMAGE

IMAGE

Q:想請你分享房間裡三樣特別有故事性、能夠代表你,或者對你而言重要的物件。

物件一:狗狗陶土模型

去年家裡的狗過世,朋友做了這個模型送我。我一直把它放在床尾,像是一個提醒。其實滿有趣的,以前我很怕鬼,身邊也沒有人過世,不太懂為什麼有人想把骨灰放在家裡。但現在我可以理解那種心情。如果有一天牠真的來找我,我想我會很開心。

IMAGE

物件二:鹵貓狐狸玩偶

有一陣子我常去北京和上海出差。某次我到北京,第三天就在飯店裡哭了。在那邊人生地不熟,我也不習慣一個人這樣跑來跑去,當時就覺得天哪,真的好想回家。後來只要出遠門,我都習慣帶上一件有自己味道的東西,感覺那是我的領地。這個玩偶的 size 比較合適,我就帶著它。真的滿有用的(而且真的好好摸 ❤❤❤)。

IMAGE

IMAGE

物件三:盆栽

剛搬來的時候,朋友送給我這個盆栽。其實我很不會照顧植物,陽台還有一盆死掉的,但是這株長得很好,我覺得很神奇。可能因為一個禮拜只需要澆一次水,這株要澆半瓶,另外大的那株要一瓶。大的盆栽是我自己買的。那時候就很想養一個什麼,像是我很想養狗,但是這裡公寓不能養。我覺得那是一種成就感吧,看著它被慢慢養大。剛來的時候它還在這邊,現在已經到這邊了(手比出高度)。

IMAGE

Q:如果房間是一個人(你的朋友、愛人、敵人⋯⋯),你覺得他擁有什麼樣的性格?

我覺得它要非常大愛。房間永遠在這裡,但我們一次又一次地換房間。想像如果房間是一個人,它到底會經歷多少人住進來,然後離開?

IMAGE

Q:會覺得自己是個過客嗎?房間是否也區隔出你的不同人生階段?

是啊,因為有一天你一定會搬走。當然搬走的時候你會感慨——不一定是出於懷念房間本身,而是懷念我在那個房間的階段,發生的事件與回憶。

以這裡來說,我跟兩個室友現在都 22、23 歲,剛從大學畢業、出社會工作,可能誰有工作上的問題、誰有感情上的問題,都在這個空間內發生。三個年輕人自己搬出來住,就很像電影裡會出現的情節,如果有一天要離開,我會捨不得這件事情。這是一個很好的回憶。

回想我第一次在外租屋生活是 18 歲。那是一個很想談戀愛的年紀,後來每次經過那一帶,都會想起這種想戀愛的心情。還記得那時候很好笑,會特別起來做早餐什麼的,現在根本不可能做這件事。早上起來就覺得,我要叫外送 ^_^。

IMAGE
IMAGE

搬到台北之前,我有一陣子住在板橋,借宿在以前同學家。對我來說,那是演員生涯的起點。大學還沒畢業。有時候,前一天拍到半夜 2 點多,我要一早從板橋跑到高鐵站,看能不能趕上 10 點的課。那是我來台北的第一個房間,甚至不是我家,只是東西寄放在那、有一個小床給我睡。

後來在打理這個房間的時候,我其實會想:未來的房間會不會還是這個樣子?能不能更像一個大人的家?可以更幹練、更簡潔。這個房子算是一個小的過渡期,希望兩三年之後,自己可以進到一個更成熟的階段。

IMAGE

IMAGE

Q:會怎麼定義成熟的狀態?

有一點是,我覺得可以反映在你溝通的程度,你怎麼參與決定、提供你的想法。不管是開拍前期的開會、讀本,讓劇本更貼近角色,或者現場跟燈光、設計、導演討論事情。如果你準備好,也願意提供你的想法,你去跟對方溝通,其實會得到更好的東西。

以前可能會覺得,都先說「好」。說好之後再說。後來跟鍾欣凌、柯叔元這些前輩合作,他們表演真的很進入狀況,很快就瞭解整個劇情的架構。他們也很鼓勵我多跟導演溝通。

「他們告訴我,你要很清楚自己要什麼,有時候,你要比導演清楚自己要什麼。」

IMAGE

Q:在你主演的〈貓的孩子〉裡,陰暗漏水的公寓是一個非常關鍵的場景,影響、反映著空間內人物的心境。能不能跟我們分享一下拍攝當時對於那間房子的感受?你如何與它相處、互動?

那邊本來是個正常的房子,完全是美術組佈置的。覺得美術組真的好厲害。走進去,你完全可以想像有些人的家就是那樣,有一股食物放很久的味道,那種媽媽煮了魚、用罩子蓋在桌上的感覺。整個氣氛真的會幫助你進入狀態,甚至表現出一些本來完全想不到的反應。生活在那樣的環境裡,角色的身心狀態都會變得非常糟,沒辦法好好思考事情。

這大概就像,我覺得自己的房間要乾淨舒服吧。畢竟一天最多的時間就是待在家裡。有時候一整個禮拜都沒事,特別需要整理出一個可以工作的環境,看劇本、寫東西、做設計、畫畫,都可以在房間裡進行。反而忙著拍戲的時候,房間會非常亂。每天回家,東西丟了就睡覺。心思放在別的事情上,房間就會被我冷落。那真的亂得很可怕,只要一拍完戲我就要立刻整理,讓我回到一個平常的狀態,正常生活的樣子。

IMAGE

採訪後記

第一次執行房間企劃,以為受訪者會像各種 room tour 影片,把房間打理成煥膚美容後的樣品屋。但其實劉修甫的房間乾淨得很自然,帶有瑕疵與真性情。

像是他似乎不知道盆栽的葉子要固定擦拭,積了一層灰。「我都沒擦欸,讓它們自生自滅。」又譬如葉柄上,突兀地掛著一隻喜拿吊飾。「扭蛋扭到的,原本吊在自己的包包上,後來覺得,實在太瘋了。就把它掛在這裡。」他認真解釋著:「你們知道為什麼要掛在這嗎,因為這樣掛在空中,就好像它在飛啊,你們看⋯⋯」(編輯心想到底哪個比較瘋???)

不過那瞬間,看著他遁入自己的小宇宙,突然感覺很好。在別人走進他的房間之後,依然有一個地方,只有他自己能抵達。想像那裡有陽光,有水,有灰塵,有大地,還有會飛的喜拿。他陪伴植物,在那裡一日一日地茁壯著。

IMAGE

#演員 #房間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 #劉修甫 #創作者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專題統籌洪以樺 Chair Hong
撰稿馬揚異
攝影洪以樺 Chair Hong
責任編輯王晨熙 hellohenryboy、溫若涵

房間 002|李權哲:1973 年出產的電鋼琴,這是家的聲音

創作質量穩定,他本人格外低調,《低成本專輯》以「雲端司機」為名發行,不拍 MV,也幾乎不見任何宣傳。對他而言,音樂是生活。從美國音樂學院畢業、回台役畢後,他宅在 ...

03.08.2020

房間 003|Lily Chen:有時房間沒有保護我,但我還是在裡面

1998 年生的 Lily 目前就讀台藝大電影系。從小喜歡拍照,她舉著相機,卻曾經因此成為高中同學眼中的異類。堅持藝術創作的她,在大學進入電影系、學習動態攝影, ...

06.08.2020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