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召喚靈界的朋朋⋯⋯人本來就比鬼還渣喲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2.09.2020

當人難,當鬼更難(是有當過???)。人間有的鳥事,陰間一點也沒少,除了不必花時間吃飯洗澡,好兄弟也要談戀愛/結婚/生小孩/賺錢/走路(不能用飄的嗎),還要被陽間的作家漫畫家音樂家們引用來引用去,取材可以這樣取了又取嗎?是有經過當事鬼同意?今天中元節,帶你看看這些名留人世的鬼怪幽魂,有些鬼去年才剛拍了電影呢。(為了彰顯我們的人性,以下以「他」「她」作為好兄弟們ㄉ代名詞)

(本文歡迎點此搭配 BIOS monthly 官方 IG「在同溫層眼中,你是哪一種好兄弟?」心理測驗 一起服用)

 

宛市鬼

宛市鬼其實並不是他的名字,他是一隻正好要前往宛市的無名鬼,讓我們暫時這樣稱呼他。在台灣部份版本的國文課本中登場過的這隻鬼,故事要從他前往宛市的途中遇到「定伯」這名人類開始說起(以下文言文轉白話皆非正式註解,請剛開學的同學們不要學):

問曰:「誰?」鬼曰:「鬼也。」鬼問:「卿復誰?」定伯欺之,言:「我亦鬼也。」
定伯問他是誰,鬼回答:我鬼啦。鬼也問定伯是誰,定伯說:我也鬼啦。

媽媽說不要相信陌生人說的話,也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走,顯然宛市鬼的媽媽在傳達這一點的時候失敗ㄌ。以為自己遇到同類的鬼,開開心心和定伯一起前往宛市。途中還老老實實地相信定伯說的每一句話:

鬼言:「卿太重,將非鬼也。」定伯言:「我新死,故重耳。」
鬼說:「你那麼重,該不會不是鬼吧?」定伯說:「我剛死啦,所以比較重。」

定伯復言:「我新死,不知鬼悉何所畏忌?」鬼答言:「唯不喜人唾。」
定伯又說:「我剛剛死,不知道鬼們都怕什麼?」鬼回答:「只怕人類吐口水。」

任你天真善良,世界不一定會給你獎賞。奸巧的定伯在靠近宛市時逮到機會,背著鬼衝刺起來,把鬼嚇個半死:

徑至宛市中,著地化為一羊,便賣之。恐其變化,唾之。得錢千五百,乃去。當時有言:「定伯賣鬼,得錢千五。」
到了宛市,鬼落地變成一隻羊,定伯就把他賣掉了。怕鬼變回來,定伯就吐他口水,賣鬼換到一千五,然後才離開。那時的人們都說:「定伯賣鬼,拿到一千五欸。」

這個故事早期的兩個版本,分別出現在東晉的志怪小說《搜神記》,以及北宋《太平御覽》中的〈列異傳〉,前者由干寶匯整民間傳說而寫成,後者則收錄了曹丕(就是那個曹丕)撰寫的版本。要是陰間也看得這些書,想必是好兄弟必讀教材,告誡同類不可隨便相信路人,弄不好就變成羊肉爐(?)了

2012 年,這個故事原型被台灣導演左世強改編為電影《變羊記》。當時由今年甫逝的演員吳朋奉飾演鬼、蔡振南飾演定伯。故事混合民間鬼談與台灣禁忌,描述一對兄妹和一隻羊之間的靈異事件,是當時台灣電影界少數的靈異驚悚類型電影。

 

嬰寧

不只當世有癡漢,《聊齋》裡面更是一大堆癡漢。哪個癡漢不希望有朝一日和所癡對象修成正果?(請循正當管道)讀蒲松齡哥筆下的〈嬰寧〉篇,算是一則令人感到療癒、兩造都歡喜的故事了。首先,一見鍾情的部份:

有女郎攜婢撚梅花一枝,容華絕代,笑容可掬。生注目不移,竟忘顧忌。女過去數武,顧婢曰:「个兒郎目灼灼似賊!」遺花地上,笑語自去。
少女帶著婢女,手上拿著一枝梅花,好正ㄛ,笑得好可愛。一位叫王子服的書生死死盯著她看,然後被人家發現ㄌ。少女對婢女說:「那個人的眼睛好像賊ㄟ。」把花丟在地上,笑著走了。

IMAGE

清《聊齋圖說》中的嬰寧,取自中國國家博物館。

清朝沒有 FB,王子服肉搜不到少女,結果重病到躺在床上起不來⋯⋯好朋友吳生看不下去,探病時騙王子服,說少女是他表妹,家就在三十里外。王子服竟傻傻地信了,為了見她,身體還一天一天強壯起來。吳生哭哭,怕謊言被拆穿,乾脆避不見面(夠了喔)。痊癒的王子服轉念一想:三十里沒很遠ㄚ,我自己走過去好ㄌ。沒想到,真的在三十里外找到了她。

媼曰:「郎君外祖,莫姓吳否?」曰:「然。」媼驚曰:「是吾甥也!尊堂我妹子⋯⋯」
房裡走來一位老婦,王子服騙她說來探親,假裝自己是吳生。老婦大驚:「你姓吳?是我外甥啊,你媽是我妹子⋯⋯」

王子服就這樣在人家家裡住下來,然後使出了一招 隨便告白:

生曰:「我非愛花,愛撚花人耳。」女曰:「葭莩之情,愛何待言?」生曰:「我所謂愛,非瓜葛之愛,乃夫妻之愛。」女曰:「有以異乎?」曰:「夜共枕席耳。」女俛思良久,曰:「我不慣與生人睡。」
王子服說:「我不是愛花,是愛摘花的人。」嬰寧說:「親戚之間的感情罷了,何必多說?」王說:「我說的愛,是夫妻那種愛啊。」嬰寧說:「差別在哪?」王子服答:「晚上會一起睡ㄛ。」嬰寧想了很久,說:「可是我不習慣跟陌生人一起睡覺欸。」

王子服請放開那女孩!!!這情節要是發上 PTT,小生應該馬上就會來回文。但蒲松齡哥顯然非常同情癡漢,老婦同意讓王子服帶著嬰寧回家看素未謀面的阿姨。誰知兩人一回家,(真正的)吳生母親嚇死:等等,我沒有姊姊啊???

幾番波折,才知道吳生的姨丈曾和狐仙有過一段情,那位老婦就是那位狐仙,而嬰寧是她的小孩。王子服的一段愛情,竟促成上一輩的鬼小三和愛人的家庭相認。微笑正妹嬰寧最後也與王子服結為連理。

最近一次嬰寧出現的作品,是 2015 年的電影《青丘狐傳說》。除了〈嬰寧〉,這部電影還取材了〈阿繡〉、〈封三娘〉、〈胡四相公〉、〈長亭〉、〈恆娘〉共六個故事一起改編。電影中,由中國演員楊彩旗飾演嬰寧。

 

阿岩

《四谷怪談》據說是從日本第五代將軍德川綱吉治理下的「元祿時代」發生的真實事件改編的。也有一說,近代在日本廣為流傳的都市傳說「裂口女」,就是由四谷怪談中的角色阿岩而來。

阿岩

歌川國芳繪,取自維基百科。

故事裡,家住四谷的田宮又左衛門將軍有一名獨生女阿岩,幼時染上天花,痊癒後滿臉痘疤,右眼上也有個大斑點,頭髮蜷縮,被當成一名醜女。當時,有一名浪人伊右衛門,因生活窮困潦倒,急需用錢,因此入贅阿岩家。伊右衛門本人很帥,所以,當他在新婚之夜看到阿岩的容貌,直接大叫:天呀!怎麼有這麼醜的女人!(呃呃呃呃呃太直接了吧是不會閱讀空氣嗎)

但為了錢,伊右衛門婚還是結下去了。

但渣男終究是渣男,阿岩父母相繼過世過世之後,伊右衛門終究管不住自己。他的上司伊藤喜兵衛竟然還助攻,把自己某個剛懷孕的美妾送給伊右衛門(因為不想養小孩),接著兩人接著用盡各種騙局,將阿岩騙出家門。

阿岩得知真相之後,哭嚎著離開,從此行蹤不明。

伊右衛門就這樣爽過了幾年,一直到長女十四歲那年,一家人在院子乘涼時,突然出現一個女子身影,頻頻呼喚:

「伊右衛門大人,伊右衛門大人,伊右衛門大人⋯⋯」

伊右衛門為了除邪,在屋內開了三槍,結果,當時他才三歲的小女兒竟然就這樣被槍聲嚇死了。

從那之後,伊右衛門家的人一個接著一個死去。伊右衛門自己,也在修理家中屋頂時失足而死⋯⋯

四谷怪談最新的改編,是日本動畫《怪~ayakashi~ 四谷怪談~》。故事中,渣男更渣、原作中無辜的妾也成了年輕貌美的千金反派,因元配阿岩阻擋兩人再婚,密謀下毒殘害導致阿岩毀容,化作厲鬼回到他們身邊⋯⋯

 

座敷童

遇到了就可以得到幸福的座敷童子,在故事裡總是以嬌小可愛的形象出現。根據傳說,座敷童子喜歡搗蛋,偶爾會讓家裡出現歌舞的聲音,在屋子裡留下小小的腳印。有座敷童子在的家庭會很富足,反之,如果座敷童子離開,這個家就會衰落。

不知道為什麼,小孩子看得見座敷童子,成年人卻看不見他。所以成年人常常會看到小孩子對著空氣說話或嬉笑。

座敷童子

水木しげる《座敷童子》,取自維基百科。

有民俗學者認為座敷童子的來歷是這樣的:古代日本如果因為貧窮而無法再多養小孩,就會在嬰兒出生時將他用臼打死,埋在家宅中,稱為「臼殺」。但由於當時的地面僅是泥土,日子一久,這些嬰兒的屍骨就會暴露出來。這時,其他小孩如果發現了,大人們只好以「那是附在家中的神明,遇到了很幸運呢」這樣的說詞來搪塞。

或許也有在被問到時打死裝作沒看見的大人存在,於是才有了「小孩看得見,成年人看不見」這樣的設定出現。而所謂「有座敷童子在的家會很富足」,其實是意在反面的祝福──因為少養了這個孩子,所以確實是更加富足的吧。(我們感謝你)

座敷童子會到不同的屋子去(想嚇誰),特別喜歡窮困的人家,不過祂不會長大。有些人家會放金球在屋子裡,希望座敷童子來玩。座敷童子是沒有神像的,所以不會有「在家裡放個座敷童子的像來祈求幸運吧」這樣的情況存在,也就是說,座敷童子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每天都給祂豆子飯,也不一定能將他留下(真的是小孩紙)。

座敷童子最早出現在日本作家柳田國男的《遠野物語》,近代仍出現在各種不同的漫畫作品中:《鬼太郎》、《靈異教師神眉》、《絕望先生》、《妖怪手錶》。在作品裡,他們通常是幸運的象徵,而關於他背後的來歷,反而少被提及了。

 

尤麗狄絲

奧斐斯是太陽神和謬斯女神的孩子,善於彈奏樂器,萬物都會被他的音樂感動。奧斐斯的妻子是水神尤麗狄絲,兩人非常幸福。然而有一天,尤麗狄絲不小心被毒蛇咬死。

奧斐斯十分悲傷,他彈奏音樂,使冥界的使者讓他來到冥府。他向冥王黑帝斯要求讓妻子復生。黑帝斯也被那深深憂鬱的琴聲港動哭,加上冥后波瑟芬求情,他答應了奧斐斯的請求。但條件是,在兩個人走回陽世之前,不能回頭,否則就會被帶回冥間。

奧斐斯興奮到模糊,他走在前面,一跨回陽世的界線,就立刻回頭想要看看妻子。沒想到,他忽略了妻子的靈魂走得慢,還沒跨回陽世。於是,尤麗狄絲說了一聲「再見了」,接著就被拉回冥府。奧斐斯悲痛不已,從此演奏悲傷的歌,最後被色雷斯一群酒神的女信徒分屍,因為他不願意替她們演奏狂歡的音樂。

尤麗狄斯

Christian Gottlieb Kratzenstein《Orpheus and Eurydice》, 取自維基百科。

事發之後,愛管閒事的宙斯,把死後奧斐斯的琴放在天上,是為天琴座。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走路不要走太快,還有宙斯老是做一些沒有幫助的事。奧斐斯的癡情無法抵抗宿命,但抵抗宿命的過程卻能長存人心。近來,對這個故事最知名的引用,是《燃燒女子的畫像》,簡稱《燒女》。電影中,兩位主角試圖改變人生的安排卻終歸徒勞,談起奧斐斯時,尚不知那正是兩人自身的命運。

 

帕祖祖

帕祖祖為巴比倫尼亞神話中風之魔王。也代表著南風,乾旱的傳遞者。他擁有獅子的頭和前腳,老鷹的腳,背上有四隻翅膀與蠍子的尾巴,並有著蛇狀的陽具。在永井豪的漫畫作品《惡魔人》中,主角明最後化身的形象,即是帕祖祖的形象。

在日本小說家北山篤的《惡魔事典》中這樣描寫帕祖祖:

「美索不達米亞的東南方為波斯灣,從波斯灣吹來的風會帶來酷熱,他們相信這會害人發高燒。帕祖祖亦能引起乾旱,也被認為是蝗災的具現化神格。」


帕祖祖的原型,來自蘇美神安祖,他有著獅頭鷹身,負責守衛神殿,偷吃了命運之神德斯蒂妮的藥,得到了更強大的神力。體型非常龐大,翱翔時可以掀起猛烈的沙塵暴,鳴叫時可以撼動世界。

人們既害怕大自然帶來的劇烈災害,又期望能夠掌握大自然,因此,帕祖祖被描述為善惡雙重人格;雖是惡神,人們卻用他的雕像當護身符,理由是祂可以驅逐其他的惡魔。要來互相傷害?好兄弟很兇,我比你更兇。

1973 年的經典電影《大法師》,故事正是描述一名少女被帕祖祖附身的過程。此外,在電影《我是傳奇》同名原著小說引進台灣時,原作者李察麥特森的其他中、短篇小說也一起收錄進繁體中文的版本。其中一篇〈移魂〉也以此為原型,描寫了角色被附身、驅魔師以身體誘惑,才終於將不願離開的神靈收服。

 

鬼話這麼多,在創作者筆下,許許多多的鬼終究是人的投影。他們像人,偶爾愛人,而人有時也愛他們。他們或許不存在,但在故事中留下的身影,卻繼續影響著人世間,左右著人的思想與行為。

今天是中元節,有拜沒拜都 OK,心誠則靈互相尊重,只要你懂鬼,鬼就會幫助你⋯⋯呃,不一定啦,不過,這不妨礙你和他們 hang out。鬼月還有十五天(但暑假已經結束了),看看這些鬼作品,要是改天真的碰到了,你就不怕尬聊囉。(嗨,你是不是有演那個⋯⋯)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蕭詒徽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