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給社畜的加油手冊——羨慕他們的年薪,卻也沒想要拚死努力

作者朴詩恩
日期28.09.2020

編按:在所有職場書都在指導人類如何掌握細節、時間管理、溝通社交,居然有一本書如此雙手一攤、嘆聲大氣喊「喂喂,算了吧」⋯⋯週六還要與同事應酬爬山、要求比表定時間還早到公司的潛規則、拖著痴呆的腦袋去上班、無數次在分頁裡打開求職網站⋯⋯這也是你的職場生活嗎?《我的夢想是辭職:療癒系社畜加油手冊》是一本骨感的職場科普,寫給大部份的職場中庸者,我們不想太好、也不至於太壞,只要剛剛好地、能夠存活下去就夠。

交易 

必須了解自己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必須知道自己可以透過什麼獲得靈感與體悟?用什麼方式才能充實自己?我承認,其實我並沒有想像中的了解自己。到頭來,要認真思考的是,在什麼情境下,我才能快樂的活出自我。

得先從自己那總是囚禁在歧視女性框架裡,充斥著不滿與不平等的想法開始修正才行。直到目前為止,我究竟有沒有認真努力的過職場生活呢?雖然說是做自己份內的工作,但站在公司的立場來看,我是一個薪水與工作成效成正比的優質員工嗎?

雖然一直以來在公司這個溫室裡工作到現在,但是對我來說有什麼發展?我與公司又從彼此身上得到了多少利益?雖然並不憧憬滿腦子只知道工作的那份狠勁,但是爬到高層位階的女性們,是付出了比任何人都還要多出兩倍、三倍以上的努力,才能站在現在的位置。我不過是羨慕她們的光榮與年薪罷了,我其實是個沒有想要拚死努力、也沒有抽出寶貴時間去實踐的「適當主義者」。

那麼,我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

和朋友見面,可以獲得樂趣與能量;比起忙碌,更愛悠閒;比起激烈,更喜歡適當;追求工作與生活的平衡,討厭所有破壞生活平衡的東西。仔細想想,這個可以準時下班,週末或晚上不用加班的地方,不就是世界上最棒的職場嗎?雖然得要承受微薄的薪資,但也沒有過度的工作量與責任。

雖然公司變成怪物,將我逼到角落,但是或許從他們的立場來看,會覺得給這樣的員工這程度的薪水和工作就可以了也說不定,當然我對這點可是一點也不同意。 

總之,現在選擇權在我手上,是要接受這種情況,反正公司已經失去了能拿來當作武器的職位和薪水,乾脆每天理直氣壯精神奕奕地下班?還是乾脆心一橫把公司一腳踢開,走人算了?

雖然在那當下,比起辭職,我選擇了熟悉的工作環境以及每個月固定入帳的薪水,不過我下定決心不要感到悲痛,取而代之的是,不再看他人的臉色,正正當當地要求自己長期累積的年假和權利。要不斷尋找與思考在這個地方停留的理由,和可以獲得的好處。就這樣,我在內心展開了一場公司和我的交易。 

比以前更親切和藹且態度從容地面對客戶公司和客戶,做事倒是不會敷衍了事,也不會拖拖拉拉,因為擺在我和公司那份尷尬彆扭的關係之前的,是我珍貴的「工作」。

為了能夠享受我的人生,混口飯吃的工作變得更加珍貴。 

在公司裡遇到神經病的時候 

我們公司裡有個最上位的捕食者理事。有句玩笑話是這麼說的,不管哪裡都會有神經病的存在,如果你所在的地方沒有這種人,那麼,那個有病的人也許就是自己。幸好,在公司裡是所有人公認的神經病,至少我不是那個神經病,對此我感到小小的安慰與慶幸。 

雖然無法得知那究竟是他與生俱來的氣質?還是後天修煉成精,他擁有能準確掌握對手弱點的本能,並加以攻擊的能力。他總是擺出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姿態,將包藏禍心的惡言包裝成苦口婆心到處說教。

 「因為是我,才會跟你講這些啊。」

我們從來沒向他請益過,就連一次也沒有。有時候他無禮的言行,還搭配著臉上散發的優越感。認為我們這些過了適婚年齡的單身者,是沒有盡到社會責任的「魯蛇」,讓他們感到極為羞恥,還總在背後說我是因為不會撒嬌才結不了婚。每當這種時候,我都會在心裡默默詛咒他:「祝你兒子一輩子當光棍到老死,要不然就是娶到一個不苟言笑、個性一板一眼的太太吧。」

這些反擊的話語已經湧上嘴邊,卻不得不硬吞下的那些日子裡,我甚至還苦惱過該不該買個巫毒娃娃來詛咒一下。但是的兒子考上了國家公務員,還娶了個有著開朗活潑聲音的漂亮太太呢。天啊,這個世界難道沒有正義了嗎?不久之前還乘勝追擊,晉升為公司內部的理事。 

不過也曾有稍微憐憫他的時候。有時他會因為那狠毒的三寸之舌,被心靈嚴重受創的職員,暴跳如雷的告發他仗勢欺人的惡行惡狀。這種時候,會瞬間忘了他本來兇猛如虎的凌人氣勢,而稍稍覺得他有些可憐。只是俗話說得好,牛牽到北京還是牛,人終究是不會改變的,對他來說,他的成功人生只存在著自律,根本沒有自省。

偶爾也想努力試著了解他的立場。到底是因為經歷過什麼事,才造就他如此前後不一的言行舉止,和大肆挖苦諷刺別人的行為呢?難道不知道自己在別人眼中究竟是怎樣的嗎?明明就自認是全天下最聰明的人,但為什麼不知道呢?還是因為他有個悲慘的家庭故事呢?

不過試圖去理解他的心力終究是徒勞無功,歸納統整後套一句同事的話做為結論:「這個人就只是個神經病啊。」 

是啊,他是有病啊,時不時會發作啊,是個不治之病,多重人格加上情緒起伏極度嚴重的患者。我頓悟了,那些下定決心要報仇的日子是毫無意義的,對他,我發誓不會再有任何想法、理解,甚至是反應。 

人生在世,有時候就是會遇到一些無禮又傲慢的人。每當這種時候,別花太多精力去理解這種人,更不需要因為這種人的話而受傷或感到挫折。因為這種人,只是個神經病的可能性極高。

如果這種人來搭話,卻無法避開的情況當前,就淺淺的微笑,只用兩個字回答就好。

「啊!是!」

似乎有點不夠。

「啊~~~(稍微提高音調)!

好喔喔喔~~~(尾音再拉長一點)!」

 

《我的夢想是辭職:療癒系社畜加油手冊》

沉默的一百種模樣









 

 

作者|朴詩恩
譯者|梁如幸
出版者|堡壘文化
出版日期|2020.10

#心理 #工作 #療癒 #辭職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朴詩恩
攝影洪以樺 Chair Hong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