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HØp Univer$ity|文大嘻研社:第一支 cypher 推出後,stu sis 來我們影片留言⋯⋯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8.10.2020

前有熊仔、BR,後有陳嫺靜,台灣 Hip-Hop 能量從醞釀到爆發,歌手個人的崛起也讓人們看見他們所在的社團社群。中學、大學的嘻研社各立山頭,隨著製作能力普遍上揚、聽眾文化的基礎養成,各大嘻研社推出的 cypher、音樂影像時有大勢佳作,各校之間串連彼此舉辦的演出,有許多也已經不只是「成發程度」。這些還處在學生身份的音樂創作者、表演者如何駕馭如此密度的製作?當大批聽眾與評論湧上,他們如何在二十上下的歲數找到應對與消解的方式、進而確立個人與群體的認同?

BIOS monthly「Hip-HØp Univer$ity」系列專題,探訪三組大學嘻哈社:文大嘻研台大嘻研以及前身為台藝嘻研、如今自立門戶的 Rooftop Mob。面對台饒沃土,我們走訪演出、社辦、工作室,看這群人如何比我們想像中離夢還近。

鄰近龍山寺,藏身在老街超商與時尚髮廊間的空間「金 JIN」,取自台語諧音名為「昏頭麥亂蛋」(菸頭別亂丟)的演出正要開始。這場演出由師大嘻研社、文大嘻哈客、聖約翰錄製音樂社共同發起,包含演出前釋出的〈昏頭麥亂蛋〉MV 都是這群大學生自行創作籌辦。本來要在六月就進行的這場期末演出,因武肺疫情而延宕兩個月,但移到開學前,現場依舊塞爆。

以「文大嘻哈客」起家、以分享聚會的模式匯集對嘻哈文化有興趣的同好,文大嘻研社直到 2014 年才正式申請為學校社團進入體制。不到十年,他們與台藝大、政大共同舉辦過大型演出「東方一號」,一年前推出的 cypher 〈草山姑蟹〉至今有 7.5 萬點閱。如今〈昏頭賣亂蛋〉依然展現出作品特質以及與外校合作企劃的統整能力。此刻,新的學期正要開始,社團剛交接給新任幹部,但接待 BIOS monthly 採訪團隊的上上任社長 Baylor 依然投注十分熱情。

BIOS monthly:文大嘻哈課在 2011 年開始之初,以「地下社團」自居,創社人半開玩笑地說「希望日後有學弟妹真的創建這個社團」;對此刻身在社團中的你們而言,「地下」的這個概念是否代表什麼意義?是否仍持續影響著社團經營的方向或認知?

PCCU HIP HOP:最初創社人把「地下」定義為不受拘束,大家可以很自由自在地分享彼此對於嘻哈文化的喜愛,不論是音樂藝術創作等,大家就是一個很輕鬆的氛圍下聚集在一起,有點像是前幾年的新生橋下 party,頂多偶爾在放學時間,找個空教室,然後開始分享彼此的知識還有文獻,沒有固定的社課。

正式創社之後,這個整體精神與該有的氣氛依舊延續著。

BIOS monthly:從地下社團轉到正式社團,有什麼轉型上的障礙嗎?

PCCU HIP HOP:從地下社團到正式社團有一段過渡期。當時主導這件事的三位創社學長:Allen 、游哲昀、Shorty,他們進學校時只有地下的「文大嘻哈客」。在文大,變成社團有滿多流程,例如要有至少三十個人連署,還有一個很扯的是發起人成績要合格——說到這個,直到現在學校也規定擔任社長的學生成績要達標準,對像我們這樣專精音樂性的社團成員其實滿困難的。我們討論下一屆社長人選的時候,偶爾會因為某人成績不到,而無法把他納入考量之中。

文大嘻哈客,文大嘻研社

文大嘻研社員 JIN(左起)、CHU、LIT S

文大嘻哈客,文大嘻研社

文大嘻研社員 Baylor。

文大嘻哈客,文大嘻研社

文大嘻研社員 Pinchill(左起)、B.G BAZY LOC                                       

文大嘻哈客,文大嘻研社

三校聯合演出《昏頭賣亂蛋》於空間「金 JIN」的演出現場

BIOS monthly:作為表演者和創作者,許多能力有時無法「用教的」,只能盡力為之。在社團中的學長姊如何在社團中找到教學方法?平常社課上的「自我練習」或「創作練習」時間,通常是怎麼進行的?

PCCU HIP HOP:像第四屆的學長姊創作基本上是用磨練出來的,他們會告訴學弟妹無論寫生活到寫時事、寫什麼都好,主要是你想表達什麼給聽眾;抓到歌曲主題後歌曲的架構、邏輯、韻腳才是需要長期練習的。

平常社課上,會丟個主題給學弟妹,歷經大概數週的寫歌過程。最後,會辦一場類似小比賽的社內演出來刺激創作。

BIOS monthly:不少人進嘻研社會專注在演出或創作上,社團內部會不會要求社員要一起分擔經營的責任?在你們的組織裡面,有個很有趣的制度「顧問制」。當初基於什麼樣的想法建立起這個制度的?它是其他社團所沒有的嗎?

Balor、斯特:不會特別要求。創社的時候學校會要求我們提出社團章程,是一個類似社團法的東西,但這個東西在執行上不一定有強制力。實際上,我們通常是前一屆社長來尋找對社務比較熱衷的學弟妹來傳承經營社團的業務。顧問制也並不是一個檯面上的制度,顧問人選是由社長去找的。就我們的經驗來看,主要是玩嘻哈的人又專職做企劃或經營社團業務的人真的滿少的,很多人很會寫歌、很會表演,但在做庶務上真的是比較被動。這個時候社長就需要顧問來協助社務,也不一定都每屆都有,例如第四屆的時候 Aaron 雖然沒掛任何職位,但在活動上和錄混音的部份付出的心血,也讓那一屆的嘻研有一定程度的進步。

BIOS monthly:嘻研社團招生有什麼特別的方式嗎?

PCCU HIP HOP:我們學校社團有五個聯合會,分別是德、智、體、群、美,每個聯合會都有一個老師帶領;嘻研社屬於美組,像第十八屆就簡稱為「一八美」,現在已經到「二〇美」。也會有擺攤、跑班,不過最大的活動是文大新生迎新的時候有迎新表演,會辦在學校一個很大的舞台,校方在那場迎新會對器材的架設和演出安排等等的經營很認真,場地本身也是世大運的籃球場。通常演出那天都會破千人。

文大嘻哈客,文大嘻研社

文大嘻研社員哈伯西(左起)、斯特、大樹

文大嘻哈客,文大嘻研社

 

BIOS monthly:文大嘻研社有沒有什麼專屬於自己的特殊的儀式?

PCCU HIP HOP:每個第二學期的最後一場活動,我們有個默契是會讓學弟妹進行主要演出,有點試水溫的感覺。此外,社內有檔本,平常除了記錄歷屆幹部、會議記錄和效益分析之外,說實在沒那麼認真做,但從第五屆開始比較認真經營企劃書。

BIOS monthly:企劃書通常會需要經營哪一塊?

PCCU HIP HOP:我們出去表演的各方接洽都需要企劃書;文大嘻研有史以來做過最大、最成功的活動是「東方一號」,是我們第二屆的大學長林尾和當時的台藝大嘻研社的蟯蟲認識,後來找上政大黑音三個學校一起做的,當時訂下的演出日期正好是蘇聯成功發射東方一號火箭、人類首次進入太空的日期。每個學校通常會派出一兩個人做行政這塊的處理,當年台藝大有派比較多人參與,我們會一起討論企劃書裡頭需要微調的部份,預算、嘉賓、贊助方、宣傳 MV 的狀況。

BIOS monthly:談到 MV 這塊,現在大學嘻研社推出的影像作品質感往往都很成熟,你們如何尋找合作的音樂影像製作人或拍攝者?在製作過程中你們的合作關係是怎麼建立的?

Balor:我當第四屆社長的時候,文大嘻研還沒有一支 cypher。不過,之前的學長他們有個東西叫做〈全國制霸〉,他們那時滿屌的,會去 diss 各間學校⋯⋯我們最初想要做一支 cypher 的時候有先從一些學長前輩問起,不過當時價錢我們確實負擔不了;

後來因緣際會,我們有個熱舞社出身的學長 Q毛萬,他雖然不在嘻研,可是從創社之初就一直很挺我們。毛萬在嘻哈界 battle 也很有名,作品也很有質量,有次期末演出我們請他來當嘉賓,就這樣認識了他的製作人以諾 Eno。當時他們真的很挺,以諾自己第一次做 cypher,就提給我們很好的費用,混音上也找來他的合作夥伴、也在業界很有名的 PNC a.k.a. 陳老師。影像上,例如〈草山姑蟹〉是負責錄音的學長 Aaron 認識的導演 Leo Wang 協助我們拍攝。說起來,都是靠著各種人脈來尋找幫助我們的人。

BIOS monthly:不同社群會有不同的「據點」,聽樂團的人可能會常常跑 Legacy 或 The Wall,文大嘻研社有像這樣的地方嗎?

Balor:講到這個,一定就是 Pipe。嘻研社剛成立的時候,只要問起想要站上哪個舞台,大家都會毫不猶豫地說我想要去 Pipe。我們一起辦「東方一號」的時候,就很想要在 Pipe 完成。講到嘻哈仔辦的活動,十之八九都是在 Pipe。

金剛哥(官靖剛,Pipe 水管音樂活動企劃)人很好,很海派,我們有次去看 Rooftop Mob 專場,金剛哥就問說「欸,你們有人想喝 shot 嗎?要不要一起去喝?」那天文大其實只是一群人一起去看表演而已,結果就一起去喝 shot 了。

文大嘻哈客,文大嘻研社

文大嘻哈客,文大嘻研社

BIOS monthly:現在發表作品和演出的機會那麼多,也會面對許多聽眾的回饋。你們如何應對讚許或批評?

PCCU HIP HOP:老實說,第一支〈草山姑蟹〉的點閱那麼高,我們內部有討論過可能是正評和負評差不多⋯⋯滿多人覺得我們不成熟,但又是文大嘻研第一支 MV。當時 cypher 裡第一位 Lit S 和最後一位哈伯西得到的評價最好。我們有唱台語的也時常被批台語的咬字,東方一號的時候有人留言「台語聽不懂是我的問題嗎」,這個部份我們會再加強,但每個人來自的地方不一樣腔調也會些許不同。

我們當然也會根據大家的回饋做修正,印象比較深刻的有兩個:〈草山姑蟹〉那個時候在全國大專聯賽做表演的時候,背景人聲開比較大;其實歐美不少大咖演出的時候都是開原聲唱,但我們當時這一點備受質疑,在比賽過程直接被下一隊在舞台上嗆。這場演出我們有自己的表演想法,也不是對嘴,在舞台上是有唱的,不過我們後來下一支作品的帶子就有在人聲上做調整、變得比較小,單純墊我們原本的聲音。

第二個修正是,我們第二支作品〈文人墨客〉有努力去吻合歌曲主題。〈草山姑蟹〉的時候我們太急著想要有一支 cypher 了,光是分配好順序、拍攝的 rundown 啊就已經拚盡力氣,「good shit」這個主題是後來構思把大家的創作統整在一起。後來被 stu sis 留言,說我們所有人唱的沒有很貼合這個主題。

BIOS monthly:文大嘻研社的認同是什麼?

Balor:就是草山(陽明山舊稱)。我們會一直寫到我們是「山上的孩子」、來自最「高學府」之類的。我自己對草山真的有一個情義在,所以身上也刺了一個草山的刺青。這次「昏頭麥亂蛋」演出時我有把衣服拉起來,剛好也被攝影師捕捉到。滿多歌詞都會 shoutout 草山這件事。

BIOS monthly:最後,shoutout 一下,有沒有想要推薦的文大嘻研歌手?

PCCU HIP HOP:學長姊中有像斯特以及 Baylor 這種以台語作為元素的 Rapper。Lit S 和 Aaron 則精通 Old School、New School 曲風,是擅長寫詞玩文字遊戲與 flow 的技巧派,以及我們的大學長林尾是努力鑽研的學院派。

也有喜歡唱旋律、會跳舞的哈伯西明熊,還有融合搖滾的Jin。至於未來文大的主力,現任社長 CHU 擅長寫 Trap  以及 Melody,也會自己錄混音。社員品超則是擅長 Boom Bap 技巧派的饒舌。還有擅長西岸 G-funk 曲風的伍佰。

文大嘻哈客,文大嘻研社

文大嘻哈客,文大嘻研社

 

文大嘻哈客
facebook.com/pccuhiphop
instagram.com/pccu_hiphop
youtube.com/channel/UCc2BkuNZ5xIZdgPjt1qu_7Q

林尾明熊哈伯西 Hubble WestHot BaylorAaronLIT S王斯特MangoPanCHUPinchillB.G BAZY LOC大樹ENO以諾

#草山姑蟹 #文人墨客 #昏頭麥亂蛋 #文化大學 #Hip-Hop #文大嘻研社 #嘻哈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專題統籌蕭詒徽
採訪蕭詒徽
撰稿蕭詒徽
攝影洪以樺 Chair Hong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Hip-HØp Univer$ity|ROOFTOPMOB:幹話不小心昇華成哲學

2018 年末以台藝嘻研社名義發表的〈聖誕 Cypher〉還在他們的頻道上,網路上也仍能找到台藝嘻研社同一年招收社員的發文,但此刻,這群人以 ROOFTOPMO ...

06.11.2020

Hip-HØp Univer$ity|台大嘻研社:區別什麼夠嘻哈,才是一種太 over 的想法

台大嘻研的名聲如斯響亮,從熊仔、BR 到近期的就已 Huang,一開始共同創立台大嘻研的林老師也是傳奇團體參劈的成員。濃烈的傳奇色彩,然而他們的社辦只佔房間的一 ...

12.11.2020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