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呂啊,哪次不姓呂?專訪 stu sis:被當成蛋堡或熊仔,是最大的恭維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4.12.2020

我至少有過三個筆名

並不是沒有人知道他究竟是誰。他說知道他臉書本帳的網友目前粗估五十個,有些人因為慣性亂加好友被演算法的紅線牽上,有些人因為常到他的專頁私訊推薦音樂,真的成了好友。有趣的是談到這裡,他把他不為眾知的那個帳號稱為「假帳號」。我問他 stu sis 這個身份和真實的他有幾分相同,他回答「96%,剩餘 4% 之前分給了台灣民眾黨。」譏諷如他在無數歌曲下的留言。

聯繫他時,首先面對的不是他口中的假帳號。我們從他目前約五萬粉絲的專頁開始,發現訊息功能關閉,只有「關於」欄放著一個連結,是五、六年前風生水起的匿名留言平台,遞出約訪訊息之後也不知道他收到了沒有。直到十二小時後發現他每天約十到二十則的評分動態中,出現了我們 YouTube 頻道上的《吃情ㄟ郎》節目和反正我很閒專訪企劃,才確認他是有在看訊息的。我們的影片拿了兩顆星,不高不低,在他的常規評分制中拿到四顆星已算優秀,近期拿到這個殊榮的有《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篇》和重新在電影院上映的《阿基拉》。拿得到他最高五星的一年之中不超過十個作品,列名的是《神隱少女》、周杰倫第一張專輯《杰倫 Jay》這類神作,以他的評分規模來看是鳳毛麟角。

2016 年開始經營的這個專頁目前有超過 15,000 則貼文,平均一天 10 則,每則十數部作品,有時是一首歌,有時是一張專輯或一部電影,偶爾還有 A 片——累積起來是十五萬則評分了。這還沒算上他在 YouTube 影片下的留言。今年為了評分 A 片另開的 stu sex 專頁屢屢收到違規通知,導致以同一個幕後帳號管理的 stu sis 專頁也受牽連,他索性把 stu sex 專頁關了,stu sis 短暫的分身時代草草收尾,動態流上再次歌名和番號混雜。

「偷偷洩漏個小祕密,stu sis 之前我有過至少三個筆名,按時序分別是 aipotu、dopeisland、wingle mortiz,名字本身沒什麼意思,都臨時取的。」

stu sis 到底是誰?有人因為他專頁的殷勤更新而知道他,有人則在 YouTube MV 下第一次巧遇這個名字。2014 年,歌手顏冠希的首張 EP 《偶像的包袱》發行第五年,那時國內作曲編曲觀念仍有曖昧,有些人從國外作品中擷取伴奏做歌,卻未標明出處,「我認為這涉嫌詐欺(黑特基因作祟),但申訴無門,只好在歌曲底下留言原曲或取樣了哪首老歌。」這是 stu sis 的誕生。

「後來覺得只有這樣難免乏味便又加入些許個人意見形成短評⋯⋯這個帳號假如有心操作就不會取這麼隨便的名字了,算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不慎中出等抱嬰⋯⋯」

顏冠希後來寫了一首〈stu sis〉,這首歌輾轉又被韓森、李杰明、禁藥王、Q毛萬等人翻唱不同版本,都是在 stu sis 因大量留言而成名之後的事了。一開始只評嘻哈作品,到如今曲風大開,偶爾新人上傳作品看見 stu sis 出現還會群聚朝聖。戴著帳號面具隱藏身份,點評也就少了包袱壓力:


mac miller feat. sza

——stu sis,2016,於 Leo王 feat. 9m88〈陪你過假日〉MV 下留言


⋯⋯屁孩不惜濃妝豔抹男扮女裝,也替音軌加上了不輸妝容的濃烈音效,海底隊那段堪稱全曲高潮,不說你還以為高浩哲真的跑來跨刀⋯⋯裝睡的人永遠叫不醒,相信被diss的族群聽見這首歌仍會一臉與老娘何干的姿態甚至火速分享此曲、把黏在右肩的標籤撕下然後貼在其他陌生查某囡仔身上並跟著大家一同捧腹大笑⋯⋯

——stu sis,2019,於屁孩 feat. 卍老濕〈陷阱妹〉MV 下留言節錄


今年 10 月 31 日,第十一屆金音獎頒獎典禮。典禮前四五天,頒獎人熊仔在社群公開自己要和 stu sis 一起頒獎的消息。留言裡多年傳言再次蜂起,連熊仔自己也截圖開玩笑:「待會視訊會議嗎?我去廁所對鏡子視訊會議」說的是熊仔即為 stu sis 本人的坊間說法。

「對我而言被誤認為是熊仔或蛋堡對嘻哈囝而言都是最好的恭維了,實在不敢當。」訪問裡,stu sis 表示自己不是圈內人,也不唱歌,和熊仔唯一的聯繫就只有他的年紀真的和熊仔同歲——至少,他在訊息裡是這樣告訴我的。

生命可能像五月天,可惜品味不然

正如金音獎頒獎台上他以巨大螢幕配上打字動態出現,與他的訪問也以訊息對談。訪問時間約定後他更動過一次,說是人在外面工作上臨時有事。我問他本人最近在哪裡出沒,他反問我:你說現實還是網路?

我想起 2018 年由嘻哈龍虎門製作的線上直播節目《2100全民開饒》,stu sis 面對網友提問職業,打字回以「服務業,非學生。最近新興趣是游泳」。他與我重新約在晚上七點半,分不清算不算正常上下班。

他說他只有工作進度忙完才會當 stu sis,留言回應、發文。一天只有短短幾小時。

短短幾小時,有辦法四年評一萬五千個作品?「之所以能日更大量內容主要是我在營造一種幻覺。多數我釋出的清單內容,可能是幾天前幾週前就看完的作品,然後其中會混雜著一些最新的內容像是 YouTube 影片,製造一種一天好像有 48 小時的感覺。」

說是刻意,但閱覽於他幾乎是強迫症。通常,他不會在平台上觀看作品,而是將所有影片包含動畫電影全都下載打包,先把檔案逐項整理後才用播放器看,「可以解釋成餐廳老闆每天一大早就去漁市菜市場進貨的概念。」

從他國中學會上網找 A 片開始,YouTube 就已經是全球最大影音平台。習慣使然,至今那裡仍是他接收資訊和「被看到」的地方,除了睡覺以外的時間他多半泡在那裡。

與熊仔同年、國中,算起來是 2005 年前後,YouTube 才剛成立,若所言屬實,他是看著 YouTube 長大的。這幾年 YouTube 生態物換星移,一躍成為主流媒體平台之後內容越來越多,stu sis 忍不住也看得越來越勤。

「影響健康比較多,他人眼中的娛樂對我而言越來越像一份工作⋯⋯想像一下,每天睡醒之後到下一次闔上眼睛,都在搞這些東西就好 -.-||| 因為需要花費大量時間,不得不犧牲睡眠。評分項目變多背後透露的訊息是『除非醒著的時間比以前多否則審不完』。」

影響健康到什麼程度?他回答:嗯,目前大腸癌第四期。

見我不知如何措辭,他才又傳來:「沒事啦,黑眼圈加重而已。」

現實中他不只隱瞞身份,甚至也不洩漏一點自己的興趣,裝成一個不懂音樂的人。「我常常在他人面前裝不懂然後觀察這些人對特定作品的反應,揣著些許惡意獲得微量快感。事後我發現裝懂(可能只是一種追求酷的方式)的人還真的一大堆,他們被我當成自我警惕的材料。」

他認為自己並不是評論者,頂多是「留言家」。Facebook 專頁被他設定為資料庫,傾向一兩句話就談完一件事。今年金曲獎入圍名單公佈之後,他難得發表了一篇近千字文章點評入圍者,事實上那是全文複製、更動名目之後諷刺精神科醫師、業餘作家沈政男的發文,試圖從樣板批評手中搶下話語權。



「我只想不斷挖掘新奇有趣甚至好玩的音樂,契合審美的話我願意花時間說說它的優點,反之同樣不吝批判。而標準往往會伴隨眼界/耳域的開拓、當下閱聽心境而變得不一樣,所以我更在乎評分的背後能否順勢表達立場、喜好、口味然後吸引到頻率相近的人。」帶嗆的評語並不至高神聖,事實上 stu sis 確實不定期發文更動自己過往的評分。「生命可能像五月天所說存在一種絕對,可惜評分標準不然。」 

罵人要比館長高

然而評價一多,難免有人感覺冒犯。去年底歌手謝和弦因持有大麻被警方逮捕,stu sis 在新聞後發文,順帶嗆另一位歌手高爾宣:「對阿扣來說這卻是最糟糕的一日⋯⋯或許呼麻從來不需要裝乖,裝排氣管這檔事亦然。」到了月底,謝和弦也在社群公開「懸賞」,「揪出 stu sis 本人是哪位 我出十萬」鬧上新聞。他也評過周湯豪「看似本土實則赤化(中國新說唱)的知名媽寶。」一邊聽著周「華到爆的新歌」,一邊還回覆被引來的周湯豪本人留言。

有歌手一笑置之,也有歌手內傷,罵躲在帳號後的 stu sis 輕易毀人心血又免於責任,他不改其色。「線上吵架有趣之處在於雙方各執一詞永無勝負可言,因此它背後的目的無非是吵個熱鬧罷了。有時我從那些直言直語裡找到比讚美多更多的省思,順便觀摩學習一下比館長更加高級的罵人美學。」

知道他是誰的五十個人裡沒有誰為了十萬塊向謝和弦通風報信。大家都會心,stu sis 這個身份的趣味勝過金錢。他曾自己放假消息,說 stu sis 有好幾代傳人,實際上戴過這個面具的人只有一個。直播節目裡,他宣告自己身份曝光的那天,就是 stu sis 這個帳號再也不會活動的那天。

「坊間謠傳台中高雄兩地有人馬在肉搜我,在此我想學 Dudu King 列個不自殺聲明, 我可是拒絕被陌生人當街健身的。當我莫名其妙在粉絲專頁開直播時,那便是我被人追殺之時。」

在 stu sis 之前的那幾個身份,是為了電影。他懷抱過影評夢,寫過幾篇自稱「像心得文」的文章。直到 2015 年中他將音樂作品加入每日清單,不再有那麼多時間觀影,而 aipotu、dopeisland、wingle mortiz 也早已隨著無名小站、樂多日誌的關閉而消失。

2018 年 7 月,stu sis 專頁失蹤,PTT 網友發文追問史嘟大下落,自然無人知曉。幾天後帳號重開,一切如常,彷彿無事發生。他曾表示自己試著刪過這個帳號,但是下不了手。

「幾乎每年我都會定期神隱 2 到 3 次,有時是給自己放假順便調整心態,有時是違規遭停權或貼文被不明人士檢舉。刪不掉它是因為它陪我度過了人生最精華的十年青春歲月。」

在 stu sis 之後,他不再取新的化名了(除了換湯不換藥的 stu sex)。這十年,他歷經饒舌在台灣起落、獨立音樂與商業廠牌的分野消逝,僅僅做著留言和評星等兩件事,他成了音樂圈無人不知的卻又無人知曉的人物,被邀請作嘻哈音樂比賽評審、被雜誌邀請撰稿,網路上還有人整理他評分過的歌單定期釋出。愛恨交織中,網友喊他一聲「史嘟大」,偶爾新歌文案甚至出現他的名字做宣傳,「被 stu sis 評為 XXXX」云云。

如果他真的和熊仔同年,那麼他今年正滿三十歲了。

「要說犧牲什麼的話,愛情比較多。」又不知道他是不是在開玩笑,「其他的話,培養責任感順便降低道德感吧。以前的我活得非常鄉愿,需要別人指引方向,前進時才不會瞻前顧後畏首畏尾,現在的話俐落得多,想幹嘛就幹嘛,這一部份得歸功於這個帳號的人設,對我產生了一定程度的內化作用。」

96% 的 stu sis 與 stu sis 本人,面具不只是面具,也讓面具下那人有了一點面具的樣子。原先只聽嘻哈的他,近三年向外擴張,嘗試了解原本不感興趣的東西,原先還想跨足漫畫與遊戲,無奈擠不出更多時間了。

「以往任何作品我都會蒙上饒舌濾鏡,試著在不可能出現嘻哈元素的作品當中挖掘嘻哈點⋯⋯聽起來有點荒謬,但我真的這樣幹了持續一兩年。現在比較不這樣做了,哈哈。」他送來一張相撲選手捧腹大笑的貼圖。整場訪問裡,他只用這個貼圖,帶有不像是發言犀利如 stu sis 會散發的親切。

「不同年紀會對不同事物產生新的看法見解,把理解影音創作的方式帶到其他陌生領域去檢視的感覺讓我覺得妙極。這種強迫症卻讓我認識了很多東西。我唯一的原則就是不入圈,唯有保持適當距離才能看懂這些人在幹嘛。」至於 stu sis 引來哪些黑特,「我覺得正負評各半的現象最正常,既然我的目的是暢抒己見,我自然沒理由排斥別人幹一樣的事了。」

像傻子,陪你們

明年五月,就是他說自己日日評審作品十週年了。這十年,他不確定自己的品味是否轉變,只是抽象地說,自己推片推歌的邏輯某種程度保有一致性,喜愛清冷勝過油膩,食物總愛吃原味,同理也喜歡那些卸下包裝的作品,「它們的一絲不掛讓我覺得誠意十足彷彿在欣賞美女裸體,素人創作最大的魅力莫過於此。」

他還真的想過要為專頁找小編。「只是符合條件者少之又少就是了,對方要先了解簡單的清單排列法和符號代表哪些意思,之後再視情況讓他加入評分行列;我始終是抱著『沒有明天』的戰鬥式審核法在經營的,熱情之中混著一股傻勁,抗壓性低肯定做不來。我要找的人最好別本科畢業(思維易受限或被定型),越怪越好,見解獨到或好笑都行⋯⋯」

是找別人繼承名號的條件,其實也是在說他自己。

他至今仍會像當初,到未列出處的音樂影片下留言揭發,但這幾年風氣改變,台灣有越來越多全原創饒舌,偷 beat 的情況越來越少聽到了,就算有,也只是初心者練 flow 時會不小心使用到有版權疑慮的 beats。觀念普遍了,stu sis 依然留了下來——接比賽評審,他不收酬勞,只收票券信件或試聽專輯等禮物;雜誌撰稿有約必接,但發現自己忙寫不出來的情況時而有之,總之他會盡量在兩週前讓編輯曉得天窗半開。

「偶爾,還是會覺得『我做這一切到底有啥意義』之類的。但睡完一頓發現自己還是喜歡這樣子。」

我回他「真好」,他回我「我是覺得很像傻子啦」。

引他聽嘻哈的起點,居然是周杰倫。「我人生第一次聽的音樂就是周杰倫同名專輯,算我聽音樂的根吧。即便那張作品不全然都嘻哈導向。」〈娘子〉、〈反方向的鐘〉,二十年前周杰倫演繹了華語饒舌的可能性。最喜歡專輯中的哪一首歌?他說都很愛啊,無法選擇。

「我希望把那張唱片理解成一首超長的歌。」二十年後的史嘟大這樣說。

一首超長的歌延續兩個十年,直到 stu sis 成了饒舌界大名,藉評論與嘻哈樂相進退。stu sis 自認是一角之於冰山:「談論述,網友都比我有料多了,我很清楚自己發文偏娛樂導向、功能性的,我反而比較重視『陪伴』的感覺,高頻率且不間斷地釋出清單是我回饋網友支持的方式。」

他究竟是誰呢?他真的如兩年前自己發起的「stu sis 100 問答」中所表示的一樣姓呂嗎?我請他描述他此刻所在的空間:

「家徒四壁,前方牆上一片空白。後方站著背後靈和我一起瞪著螢幕,使用的滑鼠形狀很像小怪獸,窗戶看出去是貧民窟般的景色。內褲品牌叫做國王,任職服務業千真萬確,最新收到的 YouTube 通知為『【放火】我被仙人跳?我的回應』。上一餐吃悟饕雞腿飯外加兩顆美纖酵素錠(有業配疑慮)。我姓呂啊,哪次不姓呂了?我還可以跟你爆料我綽號是某種大型海洋哺乳動物勒!」

我問,是藍鯨嗎?

他回我那個相撲力士大笑的貼圖。至於這場訪問謊言與事實比例大概是多少?他向我打包票:保證跟拜登兒子的硬碟內容一樣真。

stu sis,專訪

 

後話


BIOS monthly:或許你對 BIOS monthly 還不熟悉,不過沒關係,不知道是否能請你憑著你的初步印象,開給 BIOS monthly 這個網站、或說這群讀者的歌單?

stu sis:粗出十首 ——

  1. Faye Webster - Better Distractions
  2. 榕幫 & 伍悅 - 抱抱
  3. $NOT - Pressure
  4. beabadoobee - Care
  5. The Hertz - 凡星人
  6. Princess Nokia - Gemini
  7. LINION & 雷擎 - Mountain Dude
  8. R.A.P. Ferreira - Leaving Hell
  9. Everfor - 幸運淚
  10. Jenevieve - Baby Powder
#stu sis #蛋堡 #熊仔 #周杰倫 #Hip-Hop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視覺統籌潘怡帆 Crystal Pan
採訪蕭詒徽
撰稿蕭詒徽
設計郝御翔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