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劇吧 ♡ 「活著好無聊的」奢侈病——《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殺生中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6.12.2020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在 Netfilx 上線不到三天就爬上了全台觀看排行榜第一名,這部漫畫改編作品目前釋出第一季共八集,在特效製作上引起許多討論,一鏡到底的澀谷空城引起末日恐慌、遊戲場的各種火光特效體驗逼真;劇情懸疑血腥,殺戮、鬥智,破解遊戲。早在漫畫出版時,就有許多讀者深度解析著每款遊戲的破解方法,智商情商一起在觀看中進行修煉。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是由漫畫家麻生羽呂創作的作品,以廢柴青年作為故事中心,描述一個只會打電玩的現實廢物進入遊戲實境裡,如何重新思考他人與生命的價值。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正式預告。

——以下有雷——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生存遊戲

影集第一集中其中一個分鏡鎖定書籍《宇宙的最終形態:神聖幾何學的一切》,昭示了這個故事的核心,這本書以原子探索生命能量,假設當意識進入新的維度會產生什麼結果。

IMAGE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設定在東京的另一個時空維度,由 23 個遊戲會場所構成,平時川流不息的澀谷街頭,一個瞬間人全消失,只剩下玩家,在一場場遊戲裡換取「此時空的簽證」,否則就會被雷射爆頭死亡。在遊戲的國度裡,這些玩家體驗以 54 張撲克牌組成的不同難度的遊戲,分別針對體力、智商、心理等方面拷問人性,除了看生存意志力,也有爾虞我詐的心理戰。漫畫原著中藉由角色說出:「沒有答案,也僅僅只是眾多答案中的一種。」也貼近原著所建構的這個俄羅斯娃娃一般的生存遊戲。

「每一種黑暗裡,都會有出口。」——《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的英文片名為《Alice in Borderland》,男主角有栖良平象徵「愛麗絲」,女主角宇佐木柚葉象徵「兔子」,在這場冒險中,「兔子」做為引路人,「愛麗絲」則是在進入遊戲/神祕體驗的過程中辯證存在。

相較漫畫原著設定在一事無成的中二高中生,影集版則描繪主角為沒工作啃老的電動宅,與他兩個社畜朋友一起消磨時光。另外也加入現代化的媒介,透過手機便可以人臉辨識啟動遊戲。在影集版的體驗裡,因為少了許多主角與朋友之間日常的描述,故要情感帶入較為困難,但感官上的效果從音效到視覺都突破人們過往對日劇平實的體驗,視覺與劇情張力的娛樂效果佳。

拍攝影集的導演佐藤伸介分享自己觀看原著後、希望以影集加強呈現的樣貌:「這雖然是夢境一般的場景,但是我更想放大這些非常容易出現在現實人生裡的恐懼與焦慮感。我希望人們看過之後,可以重新思考一下這個問題:你不可能一直活著。」因此影集也特別更改了原作中「主角消失於東京」的場所,在漫畫裡主角是與朋友在一場煙火中踏入詭異世界(漫畫設定中,到達「今際之國」的人都曾經看到過煙火、蝴蝶或霧),在影集裡則是公共廁所,這種運用日常場景的原理也是恐怖片常見手法,讓觀影時的恐懼感植入生活。

特效與動作的細節升級

IMAGE

IMAGE

IMAGE

澀谷場景的搭建綠幕。 圖:Netflix 日本官方 YouTube。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也是繼《AV帝王》後,日本在拍攝上升級挑戰大型製作與不斷換場,亞洲以韓國為首引領著電視製作特效技術的發展,雖《今際之國的闖關者》相形下仍有節奏上的可圈可點,但此次的特效確實也為日本電視製作開啟一個類型片的大門。由 Digital Frontier 引領的動畫製作技術,在拍攝澀谷空城時,其實是透過在栃木縣足利市建造的大型開放式場景拍攝、與視覺特效製作的 CG 進行合成。動畫團隊團隊也說明,為了不讓空城看起來像一幅畫,他們盡力處理靜物、遠景的動態描繪,比如注意樹葉的運動。美術組也配合注意散落在周圍的灰塵和污垢的質地等。

為了讓場景與分鏡更立體,特效團隊也非常注重與水、火有關的光的表現,與新加坡與印度的特效方有許多合作,特效總監也由製作《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 Erik-Jan de Boer 擔任。

IMAGE

另外在劇中的武打動作、以雷射射穿人頭的分鏡與技術也做得很純熟,在緊湊的分鏡節奏下每場武打戲都有爽片效果。在海濱的大逃殺中水雞光與佐村的對決體現了刀術與柔道力與美平衡的展現,影集運用燈光展現透過雷射線、光影、水、玻璃等變化產生構圖上的張力,鏡頭的運動也大量運用許多手持保持武打的呼吸、角色動線的移動,讓這部影集的暴力美學也頗也看頭。

IMAGE

水雞光與佐村的對決場景。

特效製作幕後。

廢宅主角的鬥智

影集裡的主要角色構成由山崎賢人(《王者天下》、《齊木楠雄的災難》)飾演有栖良平,土屋太鳳(《Library War: BOOK OF MEMORIES》、《小希的洋菓子》)飾演宇佐木柚葉 。

IMAGE

山崎賢人。

IMAGE

土屋太鳳與山崎賢人。

山崎賢人在影集裡身體各種受虐,除飾演出角色身上的無能與廢柴感,也發揮角色平時電動宅拆解遊戲機制的本能一一破關,相較之下,漫畫裡倒是沒有把這個主角塑造得這麼神,但影集也因篇幅省略了其他角色的才智發揮。

山崎賢人之前與這部影集導演合作過《王者天下》,他也演過不少動漫真人版,如《JoJo的奇妙冒險 不滅鑽石》《齊木楠雄的災難》等。今年上映的作品《劇場(又吉直樹)》他飾演無法融入體制的失敗劇作家,也恰如其分地駕馭了頹廢、敗類、沒用的男子形象。在《今際之國的闖關者》中一樣設定在弟弟優秀、主角窩囊,因此爸爸看不起主角的故事背景,只是「有栖良平」透過一場場遊戲的挑戰克服的是對自我認同的不足、重新定義一個遊戲宅也能成為「有用的人」,場場發揮才智超越柯南。

山崎賢人雖然沒有太亮眼的動作表現,但在情感拿捏上有許多動人之處,比如友情對決中他懷疑自己活下來的價值、自卑感大爆發也很有觀看代入感。比起遊戲設定的完整性,影集版更注重烘托出主角內心的黑暗面如何在這個世界裡得到寄託與反轉,每個角色的出現也都為了帶出一段受傷的故事。回到漫畫原著在重要角色身上賦予著《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代稱隱喻,這場遊戲本是類比真實世界的成人式——

「今際」在日文裡象徵即將臨終的時刻、彌留狀態的意思,漫畫裡的角色因為遇到天災進入了遊戲世界(影集中並未提及),也就是在生命存亡之際,重新透過死亡、殺戮、背叛與合作,感覺活著。這一場獵殺,點出了日本社會現象級的「中二病」「彼得潘症候群」「繭居族」「啃老族」,也提出了一種「因為太無聊而沒有活下去的實感,就活不下去的奢侈病」。假設脫離文明、來到廢棄之城,在戰鬥中,從頹廢裡甦醒過來。

#追劇吧 #山崎賢人 #土屋太鳳 #今際之國的闖關者
參考資料
Netflix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李姿穎 Abby Lee
圖片提供Netflix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