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 選片|成為最早放棄願望的人:《神力女超人1984》

作者BIOS 選片
日期17.12.2020

我討厭槍——黛安娜在 1984 年的第一次打鬥這樣說。

購物中心一場拙劣的搶劫擄人,她游刃有餘穿梭。看著看著,黛安娜有幾分習武之人的風骨,古典派的直接對決,以拳腳俐落打點要害,充滿力量的美感。不是槍戰、不是刁鑽的智取、不是科技武器或生化攻擊,更沒有諾蘭式的時間錯置,她每一次俐落動作,也像是呼應《神力女超人 1984》帶我們進入的復古氛圍,豔彩色系穿搭、New Order 的〈Blue Monday〉、高衩運動服與小捲爆炸頭、各種便宜塑料耳環,形塑成令人懷念的八〇年代風景。

導演 Patty Jenkins 說,選擇 1984 年是想回到人類的「巔峰」。彼時美國社會物質豐饒,金融活絡,未來擁有無窮的可能性,「我覺得八〇年代的人類處在最好的狀態,那時的我們好像什麼都可以做到,也不知道這種『萬能』的代價是什麼。」——當然,後見之明裡我們已知什麼是下坡和代價。

—— 防雷線 ——

劇情跟隨購物中心搶案遺落出來的一顆黃水晶,由黛安娜的同事、寶石及地質學家芭芭拉負責鑑定。幽默、善良卻不受關注的芭芭拉,在研究過程中發現寶石的許願傳說為真,同時,開設「黑金合作社」卻挖不到石油的麥斯威爾也找到了黃水晶,三人分別都許了願,也都成真。隨著越來越多人的願力發威,世界以麥斯威爾為亂源陷入混亂。

如果只能有一個改變人生的大願,要怎麼許?芭芭拉的願望,是想成為黛安娜——細想下來,連願望都讓人感傷。不是變美、變有錢、變聰明,而是變成他人。電影雖然瀰漫八〇年代的正向氛圍(麥斯威爾即是以好口才及《秘密》般的吸引力法則在電視上招睞投資、說服投資人),但故事的本質依然更回應到近年困惑人類心靈的問題。社群媒體使羨慕無所不在,研究數字紛紛表明 IG 如何影響(尤其是青少年)自殺率與自信心,我們處在一個前所未有、那麼想成為別人的時代。

IMAGE

 

IMAGE

芭芭拉最終化身「頂端的掠食者」豹女,阻止黛安娜與麥斯威爾對峙。她與曾經喜歡的朋友對戰,僅是不想回到過去的自己——即便代價劇烈。豹女是脆弱的,卻也努力在每一場戰鬥裡努力存活下來;獲得黛安娜般的神力之後,她遇上從前性騷擾她的流浪漢,終於可以反擊,踢得失控。那一幕拍得寫實,幾近殘忍,卻也是多少人曾夢想過的、能讓自己和正義翻身的力量。不想失去力量,不想再淪為他人魚肉,在幻想裡殺過他人千百次,好不容易生存下來的人,寧死不願再回底層。

Patty Jenkins 善於將女性在社會中承受的壓力埋藏於敘事中,作為理解角色困境的線索。芭芭拉軟弱時會被欺壓,但變成豹女後還是得承擔眾人的怒氣(麥斯威爾身為男性,則企圖收獲所有榮耀,進而將所有人的憤怒移轉到豹女身上)。與黛安娜對戰時,她曾說 Don’t patronize me——不要把我當作小孩、不要認為我什麼都不知道,這也是過去許多被小看了的女性對於權勢方的疾呼。

而麥斯威爾許願成為許願石本身,以實現他人願望來交換更多、更多的一切給自己,則是企圖成為神。無所不用其極推廣許願的過程裡,我們看見人類的願望即便真誠,卻也可能同時是愚昧、失衡的。《神力女超人1984》最驚心動魄的畫面,是看似無害的願望轉身成為吞噬一切的貪婪,每一個無心之願,綜合起來便是毀滅。摧毀人類也不需核彈,只需要讓所有人都「如願以償」。

或許是描繪人類的願望和代價太過真實,我總懷疑,黛安娜在電影最後的體悟和宣告,真的能說服所有人放棄願望嗎?《神力女超人1984》終究是給了比較樂觀的答案。

IMAGE
IMAGE

作為主角,黛安娜這次動人的演出都在展現人性的一面。非人、超人的面向與能力,諸如飛天、跑步超車等畫面,甚至有點可笑或多餘。又或是遇到危機時、天外一筆想起自己會讓東西隱形,難免淪為服務劇情推進的靈機一動,缺乏深刻的表達。超能力之外,黛安娜之所以成為英雄,是因為她比其他人更早放棄了自己的願望。即便可以拯救世界,妳的願望也不該被允諾——體認到自己的渺小與命運的不可逆,那是心靈上的超越。

差一點無法抵抗麥斯威爾、退無可退之時,鏡頭近焦對準了黛安娜的特寫。這次,她並非以武鬥取勝,而是以言說表達——世間有憾,那是大美。逆轉勝負的關鍵,在於了解所有的不如願與遺憾,遠觀,實則為萬物紛雜起落的常態,那是「真實」。思想與立意自是好的,但近似於說教的方式是否真的有說服力,是這部片帶給人最大的困惑。

黛安娜時常拿著的武器「真言套索」在此也有了不同程度的呼應,她族人曾諄諄告誡:「真相比我們更偉大。」(The Truth is bigger than us.)「Truth」相對於套索的功能,體現的是「實話」、「真相」,但在《神力女超人1984》裡,那是所有事物的「本來面目」。萬事運行的法則看似雜亂,才是真理。

我最喜歡的片段,或許是電影開場那十分鐘,黛安娜回憶過去在天堂島。小黛安娜與其他族人進行鐵人競賽,飛奔、縱躍、潛泳到騎馬飛奔,一種純粹的認真與前進。在那裡,沒有誰想成為誰,願望靠自己實現,那是人之所以為人,最美的樣子。

儘管全片有時金句連發、讓人有點疲累,但那時,身為將領的阿姨對小黛安娜說的一句話很能切中要旨——Greatness is not what you think。當下情境翻為「偉大的成就並非一蹴可幾」,但 1984 年的黛安娜之所以回憶起童年往事,之所以想起這句話,或許也是了解:人類真正的偉大並非你想像的強盛豐足,也非心想事成(what you think),而是容納所有的不完美與缺憾。

IMAGE
#神力女超人 #超級英雄電影 #Patty Jenkins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溫若涵
圖片華納兄弟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