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 選片|《靈魂急轉彎》:實現自我,是不是新的束縛?

作者BIOS 選片
日期30.12.2020

《靈魂急轉彎》片名原文只有一字:Soul。靈魂從哪裡來,往哪裡去?靈魂是如何被決定的、人的存在與行動如何受其影響?這些千年來不斷被捶打的疑問,一部電影的時間難以完全應答,但《靈魂急轉彎》讓「靈魂」成為故事真正的主角,當靈魂的存在、需求一一被呈現,對於迷失在人間的魂魄而言,也已是無限寬慰。

*本文涉劇情發展

電影跟隨喬開展。這個落魄的流浪教師,追夢失敗的中年男子,終究有了難得一見的機遇——他的天賦被看見了,那一晚,他即將登台與大師共演。興奮之餘他瞬間遭遇意外,睜眼,靈魂已落入輪迴。不願死的他,因緣際會成為 22 號靈魂的導師。

《靈魂急轉彎》故事第一個亮點在於如何呈現靈魂的生成。靈魂起初是空白的,在如仙境般的「投胎先修班」獲得特色,厭世或快樂,憤怒或可悲,不同比例搭配組合成每個靈魂的原廠設定。上述皆為宇宙之力選配,唯有一項必須由已經活過優秀人生的導師來帶領獲得——火花(spark)。火花是靈魂的最後一塊拼圖,發現火花,才得以投胎。

故事依循此設定,走入充滿寓意與啟發的旅程。可以看出導演 Pete Docter 貫穿《腦筋急轉彎》和《靈魂急轉彎》(與 Kemp Powers 共同導演)的精彩處,在於歸納現世裡我們對生命的困惑,思考出一套可以回應困惑的「機制」,諸如此片靈魂的生成、或《腦》裡具象化出樂樂、怒怒等來解析情緒問題⋯⋯。看著角色隨機制運作再到突破機制,觀眾擁有了綜觀生命的視角,進而超越原先的困惑並發現:我們可以活得比自己想像的更自由。

火花到底是什麼?起初故事顯現的意象在於靈魂是否擅長做這件事,更接近於「天賦」的展現。喬便認為,他的火花必然是鋼琴,是音樂。而 22 號靈魂在仙境試做各行各業後依然不得投胎,多少偉人做導師,也無法激發他的火花。一個不想死,一個不想活,兩個靈魂得高人指點偷偷回到/來到人間,22 號靈魂卻意外降落在喬已空出來的身體裡。

往後兩人在紐約闖蕩的段落,真是一場美好的觀影體驗。22 號起初不習慣雜音紛亂,但漸漸地,他以五感認識了這世界。而我們跟隨他新生兒般的視角,重新想起人間可以是多麽新奇、美好的事。一塊 Pizza 的香氣及滋味,一片落葉觸碰掌心⋯⋯,22 號過去未能理解的事,藉由「身體」明白了。和先前先修班的「試做」相比,真實的「活」是截然不同的。

IMAGE
IMAGE

我特別喜歡其中一個小片段,當 22 號走過街道上地下鐵的出風口,感受風,恣意趴下。風的勁道強烈,他因此漂浮起來,西裝飛舞——在地上也要飛翔,行走人世不忘唱歌跳舞,或許是看完《靈魂急轉彎》後,我們能銘記於心的。

故事後段轉折,22 號先是因體驗人間終於得到了「火花」,卻與喬產生了爭執放棄投胎,成為遊蕩在三不管地帶的遊魂。當我們深入他內心風暴,卻發現他找不到火花的過往,實是太怕自己活得不夠好——有了天賦,是不是我們就應該懷抱「實現天賦」的志向、該以此為最大目標去實踐人生?

《靈魂急轉彎》或許點出了我們對於如何「熱忱地活」的誤解。當社會逐漸肯認到「活得有價值」不只是賺大錢、上高位,而是「找到天賦實現自我」時,我們會不會落入新的束縛?沒有找到天賦的人,是不是就活得沒有價值了呢?劇中 22 號的恐懼,甚至包含喬對他的指責——沒有我的身體,你怎麼可能找到火花。延伸來思考,也像是回應那些我們並不確定自己是否有天賦的時刻,畢竟我們不像動畫裡有標章驗證,「天賦」被質疑時,並沒有誰可以保證我們的生命還有價值。

22 號靈魂成為迷魂後,不斷糾結著自己「沒有志向」(no purpose)。Purpose 一詞除了志向之外,更可以看做生存的「目的」。然而,富含宇宙智慧的聲音也在片中提醒喬,「Spark is not your purpose」——火花並不是那麼清晰的志向、不能解釋我們生存的目的。我們並不因天賦而活,「活」這件事本身,就有其價值。

《靈魂急轉彎》實是對驅使所有人定下目標、志向的社會提出警訊,學習鬆綁那些隱形的束縛。故事中唯一接近反派的角色,是負責計算靈魂數量的泰瑞,他自稱「會計師」,若數字不對便渾身不對勁。精準、算計的執念可以建構程式與秩序,但到什麼程度會成為令人恐懼的存在,也像是我們在現實世界的功課。

電影裡經由角色說出一個故事,小魚問大魚說:海洋在哪裡?大魚笑回,這裡就是海洋。小魚以為,那只不過就是水。回應火花在哪的追尋,電影在顯現兩人於人世間的體驗後回答,「這裡就是火花」。只要覺察,每一刻的生活都可能是火花,而生命本身即是我們的導師。

概念雖不新,但結合靈魂生成的體制與美好的視覺敘事,成就了《靈魂急轉彎》的動人。巧的是,同一檔期上映的《神力女超人 1984》也對此有所著墨,但以言說、敘述的方式表達,對許多觀眾來說難免有說教意圖,昭示了兩者對於故事氛圍與概念傳達的掌握程度。

22 號靈魂到人間後,說自己在「玩爵士」(Jazzing)。儘管喬糾正他,才沒有「Jazzing」這種用法,但 22 號體驗人生後的每一刻,都像是把名詞當動詞,爵士一般地活。全片從喬的演奏開始便以爵士為主軸,自然讓人回想起這種音樂的歷史——出身貧困,不識字的黑人們擺脫奴隸制度、卻還未能擺脫社會的壓迫,在最黑暗的地方,誕生了最自由的爵士。爵士裡的即興,也如同 22 號活過的那一遭,每一刻都是至美。

《靈魂急轉彎》幾場爵士演出都讓人沉醉。如今被夢想、被現實、被制度壓制著的你我,或許也需要更多 Jazzing,那才是屬於每個人的「靈魂樂」。

IMAGE
#皮克斯 #靈魂急轉彎 #腦筋急轉彎 #爵士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溫若涵
圖片提供迪士尼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