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把正確的世界丟棄吧——反骨雜誌《PROVOKE 挑釁》與特展:中平卓馬、森山大道、東松照明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8.03.2021

1960 年代,日本進入高度經濟成長、社會形貌產生變化,爆發一連串炙熱的學運與抗爭,當時期新一代攝影師們在浪潮中掀起一場影像革命——《PROVOKE 挑釁》便是變革的高潮之作,以「為了思想的挑發式資料」為宣言,在一種幻滅的背景下誕生——延續抗爭與動盪十年,卻毫無結果之時,挑釁成員抓住了一種主觀的、零散的、爆炸性的方法,來捕捉正在經歷的世界。

「現如今,語言失去了它的物質基礎,總的來說就是真實性,而無法落到實處,我們這些攝影家所能夠做的,就是用自己的眼睛去捕捉既有語言已經無法把握的現實片斷,以及必須對語言、對思想積極地提出若干資料,除此之外別無其他。而 PROVOKE,之所以我們忍受多少的慚愧為其附上『為了思想的挑釁式資料』這樣的副標題,就是因為這樣的意義。」—— 《PROVOKE 挑釁》 第一期 前言

《PROVOKE 挑釁》作為一本實驗性雜誌,被認為是日本戰後世界重要的創作團體與同人誌,以極度前衛的風格,審視日本社會與政治的狀態、主張對傳統攝影提出變革。由日本頂尖攝影師與評論家中平卓馬(Takuma Nakahira)與多木浩二(Koji Taki)於 1968 年創立,成員包括攝影師田隆彥 (Takahiko Okada)、高梨豐(Yutaka Takanashi)、與第二期加入的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所組成。

PROVOKE 挑釁,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Takuma Nakahira), La nuit, 1969, 攝影凹版, photogravure, 57.5×85 cm © Gen Nalahira, 私人收藏

短命雜誌的深遠變革

1969 年,《PROVOKE 挑釁》的靈魂人物中平卓馬決定結束這個團體的活動,隨後他發表了自己的攝影集《為了該有的語言》。1973 年,他在出版重要評論集《為什麼是植物圖鑑》後,燒盡了自己《PROVOKE 挑釁》時期的底片與照片。然而幸運地,一些非常稀有的作品逃過了這個藝術悲劇:他為 1969 年巴黎青年雙年展所製作的照相凹版印刷,比起銀鹽相片,中平卓馬更偏好印刷獨特的屬性,包括與抗爭、海報相關聯的可複製性與可散佈性。

森山大道當時也專注於類似媒材:絹印,他的幾次個展都不是展出銀鹽相片,卻是現場表演絹印印刷。從 1969 年到 1972 年,他特別從報紙、廣告、或真實場景拍攝圖像,但它們之間的區別是無法識別的: 《Scandalous》和《攝影啊再見》這兩個系列,揭示了森山大道的實驗,及其與普普藝術的關係。

PROVOKE 挑釁,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 (Daido Moriyama)Farewell Photography, 1972, printed late, 銀鹽相紙 gelatin silver print, 50 x 60 cm 
© Daido Moriyama, courtesy of Akio Nagasawa Gallery

回頭看直接攝影(Straight Photography)[註1],另外三位間接為《PROVOKE 挑釁》做出貢獻的攝影師:東松照明(Shomei Tomatsu)、北井 一夫(Kazuo Kitai)、渡辺眸(Hitomi Watanabe)。東松照明的主要作品包括:拍攝美軍基地與日本社會美國化的紀錄、街頭抗議、地下文化圈的照片,這些作品在視覺上和意識上,都成為《PROVOKE 挑釁》成員的導師。

PROVOKE 挑釁,東松照明

東松照明(Shomei Tomatsu), 啊!新宿 Oh! Shinjuku, 1969, printed in 2017, archival pigment print,91 x 127 cm 
© Shomei Tomatsu - INTERFACE, courtesy of Akio Nagasawa Gallery

北井一夫則以記錄抗爭者的生活聞名,是最早具個人風格拍攝抗爭者與學生運動的攝影家。渡辺眸是這段歷史中最重要的女性攝影家,她深入學運內部所拍攝的作品,兼具情感性與記錄性。儘管只出版了三期,最終於 1970 年 3 月結集出版《まずたしからしさの世界をすてろ》(先把正確的世界丟棄吧)之後,宣告解散。然而《PROVOKE 挑釁》帶來的影響卻是深遠的,不僅是對於日本國內,也徹底改變了全世界的攝影走向。

 

PROVOKE 挑釁,東松照明

東松照明(Shomei Tomatsu), 啊!新宿 Oh! Shinjuku, 1969, printed in 2017, archival pigment print,91 x 127 cm 
© Shomei Tomatsu - INTERFACE, courtesy of Akio Nagasawa Gallery

PROVOKE 挑釁,渡辺眸

渡辺眸(Hitomi Watanabe) , 東大全共闘1968 - 1969, 1968 - 1969, 銀鹽相紙 gelatin silver print,  20.3×25.4 cm 
Courtesy of Zen Foto Gallery

PROVOKE 挑釁,渡辺眸

渡辺眸(Hitomi Watanabe) , 東大全共闘1968 - 1969, 1968 - 1969, 銀鹽相紙 gelatin silver print,  20.3×25.4 cm 
Courtesy of Zen Foto Gallery

挑釁世界——對中心主義的反抗

如今,《PROVOKE 挑釁》的影響仍可在新一代圖像製作者身上看見。尤其近來對兩位重要成員:中平卓馬和森山大道的研究,揭示了他們與世界前衛運動的複雜關係。《PROVOKE 挑釁》不應只被視為攝影的突破,而更應被理解為與 1960 年代末至 1970 年代初,國際當代藝術在動盪的社會與藝術發展中,如何與其他地域、以及與中心主義對話與抗衡的重要運動。

「挑釁世界——對中心主義的反抗」由亞紀畫廊以及兩位日本獨立策展人長澤章生、澤田陽子共同策劃,呈獻橫跨超過半世紀共 122 件作品。展覽分為三部份:「挑釁與行動主義」、「挑釁與物派」、「挑釁與資本寫實主義」,整理並對照這些在批判中建立的革新。

「挑釁世界——對中心主義的反抗」是首次以此脈絡對《PROVOKE 挑釁》再次評價的研究性展覽。在此之前,國際間已有許多重要美術館展覽,對《PROVOKE 挑釁》在攝影與日本藝術史上的貢獻提出了強烈肯定,包括「東京 1955-1970 年:新先鋒派」(MoMA,2013)、「為了該來到的新世界:日本藝術與攝影中的實驗 1968-1979 年」(休斯頓美術館和多館巡迴,2015-16)、「挑釁:在抗爭與表演之間 1960-1975 年的日本攝影」(芝加哥美術館和多館巡迴,2016-17)。

 

註 1|直接攝影:區別於早期攝影機剛出現時,慣用擺拍、人為營造方式做攝影的方法,將攝影圖像做為藝術直接的表達。

 

挑釁世界 — 對中心主義的反抗  PROVOKE - Opposing Centrism
時間|2021.3.12(Fri.)- 2021.6.20(Sun.)9:00-17:00 (週一休館)
地點|關渡美術館一樓(台北市北投區學園路一號)

展出藝術家
挑釁 PROVOKE|中平卓馬 Takuma Nakahira・岡田隆彥 Takahiko Okada・高梨豐 Yutaka Takanashi・多木浩二 Koji Taki・森山大道 Daido Moriyama・赤瀬川原平 Genpei Akasegawa・北井一夫 Kazuo Kitai・小清水漸 Susumu Koshimizu・李禹煥 Lee UFan・西格瑪波爾克 Sigmar Polke・東松照明 Shomei Tomatsu・渡辺眸 Hitomi Watanabe

策展團隊
王叡栩(關渡美術館)・長澤章生(Akio Nagasawa Gallery)・澤田陽子(Osiris Co. Ltd)・黃亞紀、藍仲軒、黃子軒(Each Modern 亞紀畫廊)

#攝影 #攝影展 #森山大道 #挑釁 #PROVOKE #中平卓馬 #東松照明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廖昀靖
資料提供Each Modern 亞紀畫廊
封面照片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 挑釁 2 Provoke 2, 1968 / 2018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