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S 選樂|寫在一場無法忘記的現場之後:冷露 COLD DEW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2.06.2021

或許因為當代科技產品的錄音錄影功能太過豪華,反而讓我們容易忽略一場音樂演出在錄影畫面之中可能被篩去的部份。尚未發表錄音室作品的大勢樂團冷露 COLD DEW,若不在音樂現場,目前只能藉由 YouTube 上的現場影片一觀其氣勢,或從 StreetVoice 上的樂團頻道聆聽未完成的 DEMO。然而,COLD DEW 的作品有幾個特徵,使他們的音樂單從這兩種形式來吸收,都大大損減其魅力。

冷露 COLD DEW SHAME LOVE

有幸親臨他們的演奏現場,大大驚艷之餘,首先便立刻發現他們的音樂所搭建的音牆並不求按部就班的、建築學式的平穩搭建,反而講求各個聲音在樂曲中找到意料外的時機,以大對比的方式衝高。所謂「意料外的時機」說來模糊,實際操作上也包含各種可能,例如鼓手在一段看似即興的橋段忽爾加大力道如狂風,原先聽似讓位的其他樂手竟能立刻跟上;又例如所有人明明共同經營好了一段漸弱,休止之後竟馬上是眾人爆音催放的高潮。

這樣的驚喜如脫口秀,純聽笑點已很棒,但若加上台下聽眾們回饋的反應,身在其中,是錄影並無法捕捉的體驗。讓人再次想起,聆聽音樂這件事,本來就不只是聽音符而已。

其次,我們會更進一步發現,即便原曲(雖然我懷疑「原版本」的概念在許多音樂中已被沖淡)可能有相較清楚的結構段落,但在現場演出時 COLD DEW 所加上的即興份量與長度都高,不再有一刀切的分明結構、同時稀釋了主旋律唯一地位。這個做法,讓現場聽眾的體驗更加沉浸,但同時也意味著,錄製的影像中 COLD DEW 的表現是被攝錄工具的限制打了折扣的:在收音音質品質不定的情況下,若是主打旋律創意或結構的作品,可以從錄影中彰顯其優勢;但旋律線較平穩、堆疊臨場細節的作品,在影片中少了現場聆聽的連續性、又被攝影設備抹去細節,聽起來自然就不那麼有意思了。

COLD DEW 的優勢在現場得到絕對發揮,在其他形式則顯然受制。不中斷的無縫接歌即興、臨場變速的默契,在這個串流時代不是特別能獲得加分的音樂特徵。然而,他們在這算是先天負重的情況下也累積了眾多歌迷。

冷露 COLD DEW SHAME LOVE

冷露 COLD DEW SHAME LOVE

冷露 COLD DEW SHAME LOVE

團員們曾在專訪中提及,主唱哲安的聲腔受 1970 年代所謂華語金曲氣口影響。確實,作品中無論華語或台語歌詞,哲安的嗓音未見近期流行的、強調唇齒聲與氣聲的表現,更專注於朗聲將旋律唱出,配上並不講求字正腔圓的咬字、發語詞的呼告吟詠,聽來倍感親切。

遺憾因為疫情,台灣聽眾將有一段時間無法親臨現場演出。在祈禱城市盡快解封之餘,不妨先將 COLD DEW 這個樂團放在心底,也期待他們將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將現場魅力封存於未來的錄音室作品中。在那之前,先來幾首 DEMO 吧。

這夜晚看起來真美麗
我彷彿重新地感受到生命
那不停閃爍的星星
好像要我上去跟它們在一起

阿~阿~阿~
螢火蟲在我身邊好像小精靈
陣陣涼風
身體突然間變得好~好輕盈

嗚~嗚~嗚

阿~阿~阿
變成一朵雲

——〈雲〉

暫時把事情丟在一邊
穿上我最喜歡的球鞋
趁著今天沒人的時候
發動機車準備去海邊

吹著有一點燥熱的風
我爬上了前方的砂丘
突然看見成群的海鷗
還有一望無際的海面

——〈海邊〉

#冷露 #COLD DEW #搖滾 #獨立音樂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蕭詒徽
封面攝影盧恩瀚/IG @ luenfilm
內文攝影SHAME LOVE/IG @ shamelove2001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Lee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