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L KiDs|爸知道我做刺青那天,要我幫他紋眉 ft.靈子同學

COOL KiDs|爸知道我做刺青那天,要我幫他紋眉 ft.靈子同學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9.05.2022

恭喜你已被酷孩造訪!BIOS monthly 主題企劃【COOL KiDs】,搜羅地方酷到出水的年輕人們,帶你養成一些可愛的小癖好,複習一些我們曾經嚮往的必殺技,在保護地球之前先保護自己,要有點厲害,要有點可愛!第三波登場的是刺青創作者靈子同學,酷萌的刺青下藏著動來動去的真身 Σ>―(〃°ω°〃)♡→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shebao.0)
32 歲,刺青創作者


BIOS monthly(以下簡稱 BIOS):妳做過哪些工作?

靈子同學做美術、插畫,也會合作做公仔。我大學休學,期間在半路咖啡打工,剛好遇到當時的兩個刺青師傅,他們要開刺青店,願意給我共事機會。從小我又很喜歡畫畫,想說,刺青不就是把人的身體當畫布嗎?怎麼有這麼棒的工作!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IMAGE

BIOS:為什麼選擇從大學休學?

靈子同學:我在學校真的沒學到東西,幹嘛待在那鬼地方?

我不能照正常的規則走,講白一點就是沒辦法一直專心在一件事情上。我嘗試過在 104 投設計公司履歷,但他們會看資歷、看學歷,即便把作品集拿出來還是沒得到機會。半路咖啡打工時,加入後發現大家都有在做社會運動。我很懵懂,但看他們對很多事件都有討論,就會很好奇⋯⋯我才發現我們都超級不社會化,不喜歡被人家管,也不明訂規則,不是那種文質彬彬、能取悅所有人的人,對正義有很強烈很偏激的想法,有時候找不到溫和的方法跟大眾溝通。

2016 年,支持一個團叫樹懶教會我的事,我會和他們一起在同志大遊行上唱歌來諷刺同志圈的奇怪現象。很多男同志會認為,因為我們是同志,所以要保持一個陽光形象,但這反而排擠了一些多元的存在。比如有人會說「拒胖拒C」——我們就覺得「怎樣?我們不能有更多不同的人嗎?」於是就表演砍那些歧視者的人頭,結果被同志大遊行封殺。

我覺得我不能被管、不能在大企業下工作,假設我是滿手刺青去應徵工作也很難。我的形象不符合社會期待,可是我覺得沒關係。一開始有點難過,這不是我期盼的自己;後來覺得沒差,我現在過很好。

靈子同學

IMAGE

靈子同學

BIOS:做刺青師多久了?

靈子同學:五年。我發現刺青的流行每五年有一個時代落差。我剛開始做時,最常接觸到 old school 跟傳統,當時跟我一樣的插畫刺青還沒有這麼多。因為台灣越來越開放,刺青市場多了很多不同的風格,最近也流行回 y2k 風格,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刺青師在這個風潮中發展自己的風貌。

BIOS:家人對你成為刺青師的想法是什麼?

靈子同學:我媽一開始知道我在做刺青,或對我要休學的事情,都有很多反對想法。後來我哥跟我媽說「妳要相信她,她每一次做選擇都知道自己在幹嘛。」我哥跟我差很多歲,而且我們家人講話都不太好聽,冷嘲熱諷,酸來酸去,但心裡很在乎對方。

小時候我爸跟我沒有什麼相處,我長大後他開始學習當一個爸爸,我不管做什麼事情他都強裝鎮定,但其實內心戲超多。前幾年回家,我都穿長袖遮掉手上刺青的圖案,但會很熱,所以我都挑冬天回家。我爸今年才發現我當刺青師,知道後他也很 chilled,說,不然你幫我紋眉啊。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靈子同學

BIOS:當刺青師有遇過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靈子同學:不少人在刺青時,會跟我回溯他們整個人生故事,也會找一些比較暴力的圖來刺。

我很多畫會從床尾視角出發,因為床上可以做很多事。很多客人跟我說,他們早上都在床上想「我今天要不要去死?」也有很多客人帶著新新舊舊的傷口來,他們想把那些傷口覆蓋掉。傷口上其實沒有辦法刺很細的圖,可是他們堅決要刺,我就得在很深的傷痕處刺圖。雖然在凹凹凸凸的皮膚表面下筆讓我害怕,但他們刺完後因此變得更有自信。我覺得我們像在幫彼此修復。

 

BIOS:可以跟我們分享五位你覺得很讚的 cool kids 嗎?

靈子同學:

@stonersl0th
@ranransick
@nanguavintagewatch 
@maru_2a
@m_i_u_k_3

延伸閱讀
IMAGE
凝視著少女 A 的,深淵也在凝視著你。她身份錯綜,一名曾在午場酒店打工的研究生,自稱寄生台北的南方人,讀性別論述的性工作者,執筆的人。寫有關無法被論述解答的身體、慾望、貧困。少女 A,則像一個暫時的容器,只是在這裡待一會兒,社會上並不乏少女們對號入座進貧窮與性別身份交叉而成的問題位置。

 

#刺青 #靈子同學 #心靈成長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專題統籌潘怡帆 Crystal Pan
採訪潘怡帆 Crystal Pan
攝影潘怡帆 Crystal Pan
撰稿吳浩瑋
設計吳浩瑋
責任編輯蕭詒徽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