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靈魂的溫柔──多麼咖啡,多麼鬆餅

作者
日期20.02.2012


從大學開始泡咖啡店,幾乎各類型咖啡店都見過幾家,每家值得推薦的店都有獨具匠心獨當一面的特色,讓我願意一再拜訪。臺北市值得的好咖啡店太多太多了,我們何其幸運有這些人陪伴每個關鍵時光,如同「溫柔酒吧」所說,我們開心的時候去,不開心的時候更要去,喪禮去,婚禮之後也去,要找人的時候去,想被人找到的時候,還是要去。我總不時巷口拐彎遇到一家好店,從此投身其中無法離開,從大學時期溫州街的主教堂城堡「挪威森林」開始,整個人生就從咖啡店展開。
 
兩個學設計出身的女生,詩詩和小佩,因緣際會認識彼此,一起開了咖啡店,也一起經營室內設計工作室。兩年前,她們在師大合開了「多麼鬆餅」,賣鬆餅也賣咖啡,店面雖小但鬆餅好吃遠近馳名,內行人都往裡鑽去。因為想要更大的空間,她們搬家到了安和路小巷內,即將都更的獨棟兩層樓純白建築,設計的木頭吧台和精緻諧趣的店內擺設,音樂光線味道所有的一切都豐富又紮實,完全就是舒服二字。她們下午是鬆餅咖啡店,晚上則打開廚房變身深夜食堂小酒館,週末開到凌晨三點,沒有人想急著回家,冬天走在巷子,透過店外大片落地窗往裡看,一群人熱絡又溫馨的圍著吧台吃喝說笑,真的是「說笑」,她們臉上一直都笑得燦爛,她們聽彼此說話,在用鬆餅咖啡撫順每條寂寞靈魂。
 
而且鬆餅真的很好吃,簡直可以說是銳氣千條,金光閃閃。
 
 
Q:怎麼會想開店?
 
詩:我們以前就一起泡咖啡店,也一直有想要開咖啡店的想法。剛好我們的設計工作室接了師大那邊的住宅裝修案,做隔間的裝潢。做完之後發現還有一小間沒有租出去。小佩那陣子吃到很好吃的鬆餅,很喜歡,想要自己做做看,我們就把那一小間租下來開店。
 
Q:請問店名「多麼」的由來?
 
佩:我在義大利米蘭念書的時候,很喜歡大教堂旁邊的大廣場,市民可以聚集在那邊,輕鬆自在的聊天。義大利的巷道裡面也有很多椅子,不是很正式那種,就是讓人可以坐下來,看人,聊天,或是想事情。那個大教堂叫做「Duomo」,用中文唸就是「多麼」。我們希望大家可以來這裡,就像去教堂前面的廣場一樣,一個人來或一群人都可以來,很輕鬆,很自在,你要來發呆也好,或是一堆人來,很吵鬧也好。
 
Q:為什麼會從師大搬家到安和路呢?
 
佩:因為以前的店太小了,真的很小,只有吧台跟吧台的十個高腳椅。因為離客人太近了,一定會聽到客人講話,客人可能也想要有自己的空間。後來很幸運找到這裡,也有兩位朋友米奇跟大天加入多麼,四個人一起為了這家店付出,我們也變得更勇敢,我們很開心也很感謝多了這兩位夥伴。
  
 
Q:所以店內設計也是妳們自己來嗎?
 
佩:對!你看二樓的燈,就是我們自己做的!因為到後來沒錢了,只好自己來囉!還有外面抽煙區的椅子,請鐵工師傅幫我們訂做桌子的時候,發現他們工廠自己的椅子好漂亮,他就說送我們當開店賀禮。還有,二樓開往抽煙區的大木門,其實是以前師大店的吧台,我們很堅持一定要把它留下來,覺得這是一家店的靈魂,傳承某種回憶吧。雖然工人搬上來的時候一直唸說很重……。
 
詩:我們希望這裡成為一個很開放很隨性的地方。每個人開一家店,那家店都會變成那個人的樣子。有些人很整齊,很輕巧,店就會很整齊。我們的話就是(比劃四周),散落在四處的,有點隨性這樣。我們希望店裡的空間,桌椅擺設甚至牆上掛的東西,都是常常可以變動,可以換位子的。甚至,你在店裡看到喜歡的東西,都可以買回家。不是為了要賣東西給客人,是我們喜歡的東西如果妳也喜歡,你佈置家裡的靈感,說不定剛好是來自店裡什麼地方,就把那個東西帶回去,讓你家也有我們店的一部份,這樣聯繫著,很好玩!
 
佩:我們也想要辦展覽,也想辦音樂表演。之前已經陸續有樂團來表演過了,等到我們把硬體設備調整得更好,就會比較規律定期的舉辦活動。什麼樣的都可以來試試看!
 
Q:想要藉由親手製作鬆餅傳達給客人的心意?
 
詩:我們自己研發鬆餅的口味,找書看或是上網學,到處去問,不斷嘗試。鬆餅醬的口味都是我們自己很喜歡,也想推薦給客人的。我們期望我們的鬆餅可以讓大家得到一種很單純的滿足,看起來很簡單,吃起來很開心!
 
  
Q:開店以來有什麼好玩的故事?
 
詩:太多了!
 
以前在師大店,有一個準備要出國念書的男生,偶然進來我們店,他很喜歡,說他也是常到處去咖啡店的人,那天之後到出國前,他帶過很多朋友來,他出國之後那些朋友也會帶各自的朋友來。這種感覺好好!經由一個人,把大家拉進來,大家都是朋友。
 
佩:在師大的時候,另外有一群常客是在隔壁巷租房子的臺大電機研究生,他們都很帥,我不知道為什麼臺大電機男生這麼帥(冷靜)。我問他們為什麼來,他說他們看了 how I met your mother 這個影集 ,主角家裡樓下就有一家小酒館,每天都會下去喝幾杯。他們有一天從別的地方喝完酒回家,發現「天啊原來我們住的地方有這家店」,從此就很常來,現在我們搬家他們還是常客。
 
還有一個以前常常陪我們到打烊的常客,有一天帶一個女生來,還偷偷跟我們說這是他喜歡的對象,來約會幾次,後來就在一起了!我們超開心的!以前很多師大店的客人都會彼此認識,因為店很小嘛,大家一定會聊天,所以陌生人一下就變朋友了。你可能只是來吃個東西,沒想到跟陌生人聊得很開心,然後嘻嘻哈哈,一開始意想不到會這樣,後來什麼都有可能。
 
詩:我們很感動,對於這樣人際的交流。開這樣的店,真的可以認識很多不同的人,聽別人談話的內容,看他們的樣子,跟他們交朋友,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收穫,很豐富! 
 
還有一個部分是,當店裡的同事聚在一起講一些很無聊又很好笑的話,會有一種像是下課十分鐘的傻瓜一樣的感覺,聽著大天跟米奇罵大飛的樣子,真的太好笑了,那是又另一種快樂。
 
 
Q:為什麼整個一樓都是吧台?
 
詩:我們做鬆餅的過程都當著客人面前做,不會吝嗇分享。妳如果很喜歡我們的東西,找一天下午,坐在吧台,我們也可以一起討論,一起學。
 
佩:當初開店的時候吧台高度有特別設計,不想太高,想讓客人可以看到裡面在幹嘛,像是在家裡,家人做東西給你吃那樣。一開始的時候真的很害羞,客人一來盯著妳看,很痛苦很緊張!所以桌上放了很多小玩具,是分散他們注意力用的,「你可以先看遠方喔或是玩玩具,不要盯著我啦」,現在習慣,就很自在了!
 
我覺得吧台是一家店的靈魂,所以現在這家店,吧台跟廚房還是佔據了一樓的空間,你可以看到周圍幾乎隨時都是人,你可以看到我們在裡面做所有事。但二樓就會比較空,讓客人有自己的空間。
 
Q:開店到現在有什麼轉變?
 
佩:我們前陣子工作設計的案子,一直都滿忙的。過年後忙一個段落了,比較有空,常常下午待在吧台泡咖啡,就會想到以前怎麼長大的。
 
我跟詩詩念書的時候常常一起泡咖啡店,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有那麼多時間去咖啡店,從下午待到打烊,現在我們擁有一家自己的店耶!躺在床上想到這些,還是很不可思議!那時候我們還傻裡傻氣的,現在竟然可以做到這樣,滿開心的。
 
詩:搬到安和路之後,空間變大了,食物的形式豐富了。我們現在有早午餐,晚餐到消夜的組合。菜單的概念是「分享」,看起來熱呼呼的前菜主菜,麵飯或酒,都想分享給大家。我們希望客人像是到朋友家作客一樣,可以豪氣也可以溫馨,希望店裡的大家都很輕鬆,很自在,很舒服。我們沒有刻意限制要怎樣的客人才能來,就是希望來這裡的人好好享受生活。
 
 
我這樣說絕對不誇張。有時候,一杯咖啡,一餐鬆餅,支撐了我們的痛楚、撕裂、撫摸、擁抱,所有姿勢和奇形怪狀的舞蹈,嘴巴是感官與外在世界之間的介質,我們說話,接吻,飲食。心和腦和我們所有的夢蝸居其中。雖然我們當然都有起居的住所,但好的咖啡店也像是家,是我們隨身攜帶的微型劇場。有空來多麼看看,絕對不會讓你空手而歸,就算你空手而來,她們也會讓你心頭好溫暖。最後,請她們倆跟讀者說句話:
 
佩:這家店還有很多沒有做好的地方,我們會讓他越來越好,越來越可愛。
詩:很開心認識你們,我們很驕傲有這個地方!我們有自己的店,好感動! 
 
多麼咖啡,多麼鬆餅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二段 217 巷 16 號
電話:(02)2733-0009
 
  
文字:陶維均
攝影:陳昭旨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