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迴響》重拾青春與靈魂的印記:寫在 2012 大港開唱之後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2.03.2012

「在一年後的今天,我們會在台灣表演,我想這一切一定有它的意義吧。」

Toe 樂團的吉他手,Hirokazu 先生在大港開唱的尾聲如是說。

來自日本的 Hirokazu 說的是日本東北大地震一週年,除了悼念受難者,同時也感謝台灣人在災後的協助以及捐款。不過對我而言,卻不只如此,除了意識到自己確實身為台灣的一分子,那兩日的和弦聲和歌聲至今仍撞擊著我,而昔日的青春則灑了一地,我來不及拾起。

最後的時刻,來到 Toe 上台之際,原先陰陰的天氣隨著大港的尾聲靠近而逐漸落下雨滴,我不禁想起上一次淋著雨看現場的體驗,記憶被雨滴給喚醒。那是 08 年的末代野台,身旁的女孩和我站在 1976 表演的舞台前方,跟著颱風而引來的雨勢擺動,主唱阿凱在舞台上聲嘶力竭地唱著,唱著一首一首屬於他們那個年代的青春悸動,而歌詞的涵義和阿凱獨特的聲線卻也那麼符合我當下的情緒和當年的點滴。記憶中,當年的校園生活和搖滾樂是緊密而難以分離的,我們組團、練團,聽著借來的 CD 還有難得的 LIVE。然後,我們去圓山育樂中心參與號稱最後一次的野台開唱,我們穿梭在各舞台之間,在這裡、在那裡,跑着跳著,四年之後,在大港,我再次穿梭於各舞台之間,再次親臨 1976 的現場,身上多了屬於南邊的汗,少了台北的雨,其餘場景依稀雷同,人事卻早已不同,但《摩登少年》前奏的貝斯聲和記憶中的雨聲巧妙地融在一起。

拜大港之賜,我開始試著翻閱著那些久未被整理的思緒、記憶,但兩日下來的參與並不只是青春樂曲的再奏,它更像是一道門或一條隧道,一道銜接青春期和成人世界的門。沒錯, 正當我隨著節奏沈醉於年輕歲月時,如此的超現實感也逐漸消逝。

那是生祥,彈唱著來自美濃的鄉土情懷,談著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艱難,當然也包含了核電廠的問題,他那親切而溫柔的歌聲和口吻,當時聽來格外的熟悉和真實;那是萬青,他們將那來自石家莊的憤慨包裝成一首首婉約且後搖味十足的抒情歌,當前中國所面臨的種種問題,譬如環境、譬如勞動,的確如臨眼前;那是閃靈,Freddy 手搖的那圖博(Tibet)國旗和樂曲本身帶來的震撼感交織在一塊,伙同於台北遊行的人們,將圖博人的憤怒和痛苦對著這沉寂無聲的社會以及中國當局,吶喊出來。

是啊,如同 70 年代的抗議歌手迪倫(Bob Dylan)或是藍儂(John Lennon),乃至 90 年代當紅的搖滾明星 Bono 帶給這個世界的,搖滾樂給我的絕不只是年少時期的酸甜苦澀,它同時也揭開了世人不願正視的另一面,而我在這兩日的大港開唱,以此為媒介,期許成年的自己能以行動不負當年那個深愛著搖滾樂的小男孩。

#Hirokazu #生祥 #Freddy #閃靈 #大港開唱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施懿倫
攝影施懿倫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