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我狹隘的一切

作者孫志熙
日期03.06.2013
電影散場已過 11 點 20 分,週五晚上一人去看商業院線片,是練習無視周遭大量情侶的絕佳時機,目前距離熟齡單身婦女的常態生活,只差還不敢獨自在店裡吃飯而已。就著早上因匆忙趕著開會,被捷運手扶梯掀起的左腳大姆趾兩塊皮,稍帶賭氣從信義商圈走到忠孝復興,搭最後一班捷運。
從國父紀念館向西伸展的仁愛路,車道和人行道相當寬闊,起步時,總是困擾著該選靠左岸或者右岸,因為待會若要改變心意,真會像渡河般困難,除非能有同舟共濟的夥伴。第一次強烈渴望有人同行,是發生在認識你之前還是之後,已經記不得了,我想像著如果你在,也無所謂牽不牽手,我們就這樣無目的又合乎目的地一起走。波光褪去後的單車專用道上,只剩下微胖中年人氣定神閒騎著淑女車,勁裝運動人士不知在何時約好了一起消失,散步之於都會風尚的消長體察,果真最屬清晰。
坐在涼椅喝啤酒的倆男孩、巷口擁吻的一對男女、穿白色背心聽音樂慢跑的黑人,與豁出去無懼從天而降墜落物,愈發加速走在人行道而非騎樓下的自己,當這 4 組人馬構成一條兩百公尺水平連線的一剎那,我知道就是這樣了,當下歸零或再也不存在了,就連剛看完的電影劇情都全然拋諸腦後,腳下只有沉甸甸的過去和輕飄飄的未來,以及沉溺在小情小愛與小格局的自怨自艾,煩惱工作瑣事多了,咀嚼生活感想少了,時序概念一點點被抽空,星期一二三四五天天猥猥瑣瑣,遊蕩在零腳邊的小數點後無限循環,多希望有新的記憶可供覆蓋,可惜至今所有故事仍圍繞著我和你,提不起勁地走不出來。
我說沒辦法再喜歡別人,你大概不知道那真的是真的吧。台北是一個每天都會遇到認識的人、但遇不到可以相愛之人的城市,而我不像你願意隨時奔跑離開,我活在不知道誰給的速限裡,這就是我步行可及狹隘的一切。狹隘卻也很坦然,再無牽心掛念的對象,其實是種無畏與輕鬆,就是隨時要消失都可以的。我還能想像消失之後,有人會在某處如此悼念:她一生中許多時間都坐在黑暗的大房間,癡心認定那塊發光布幕上演著她最深層的悲喜,因此就只有在座位上旁觀自己的人生時,才能確實表達並宣洩她的情緒。她自此只為那些美好傷感,至終只為那些苦痛命名。
 
【孫志熙】
曾任《CUE 電影生活誌》、《SCOPE 電影視野》主編。現從事專欄與文案寫作、短片推廣、獨立製片、跨國當代藝術組織台北組頭、地下電台主持人等,擁有多重身分與很多款名片。 
#孫志熙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孫志熙
攝影孫志熙

致祕密組織粉領同胞五點聲明與同情

09.11.2012

趨近永恆的 12 月 31 日夜晚

14.12.2012

書寫是場戰爭儘管都為了愛

07.01.2013

Y 的悲劇

03.02.2013

無關季節的他們總是快樂著

03.03.2013

大安再見,大安。

02.04.2013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