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路可退的狂暴青春──專訪《時下暴力》李劭婕、呂名堯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7.11.2014

如果要說年終檔期的台灣電影還有什麼驚喜,《時下暴力》無疑是你不能錯過的作品。由「壹玖八七」團隊製作,廖哲毅與陳心龍領銜執導,結合了一群平均年齡 25 歲的年輕文創工作者,共同打造了這個夢。片中選角異於多數台灣電影,找來了國內劇場界一群知名演員為核心,除了朱宏章、謝盈萱之外,最關鍵的男女主角分別為新生代演員李劭婕和呂名堯。

自台南人劇團《Re/turn》起,李劭婕和呂名堯即常常搭檔,今年五月令人驚豔的《泳游池(沒水)》,全場追趕跑跳蹦運用肢體聲音和節奏,撐起整個意象舞台和敘事,令人佩服兩位年輕演員的實力及魅力。當面看到他們倆也讓人在心裡忍不住驚呼:「太可愛了吧!」、「太速配了吧!」而《時下暴力》中兩人既是青春曖昧無限,亦有黑暗暴力衝突,長久合作的默契更使得他們的對手戲充滿火花。

「因為我們兩個太有默契了,所以在排戲的時候,我們都看的出來對方某個時候狀況好不好。回家時就會直接討論:『是不是哪裡怪怪的』、『哪裡做太多了』。」呂名堯說。
「我們有某個部分是互補的,我可能比較狂放、而名堯是比較嚴謹、有架構的,彼此觀察對我來說是很好的刺激。」李劭婕說。「劭婕在場上是不顧一切的,而我會顧慮觀眾當下看到的感受,怎麼樣編排有好的效果,所以我就有點像她的小軍師。拍《時下暴力》時也是,她在演時我就會在下面看 monitor。」呂名堯又補充道。
雖然聽起來兩人在工作上互相切磋,配合良好,但問到有沒有意見不合的時候,兩人也異口同聲嘆道:「很多啊!」顯然每個人對表演的解讀和感受都很不相同,不過他們可以討論的時間很多,所以可以彼此毫無保留地深入解析。

電影的檢視更嚴苛,但「真實」可能是完全一樣的

李劭婕和呂名堯都是初次演出電影,說到演出舞台劇和電影不一樣的地方,兩位都有不少心得分享。

「電影的檢視對我來說是更嚴苛的,也有所謂上不上相的問題等等。在表演時,我們常常感受到的只是一種 Punch、一個氛圍,不一定是那麼澎湃,有時候只是一個眼神,你就知道他要傳達的狀態。」李劭婕說:「或許可以說劇場很直接,就是你覺得『真不真』,而電影要考量的東西很多,這邊要不要剪接、音樂多渲染一點、演員少一點等等。如果是在舞台上,就是看你當下有沒有把你的東西傳達給觀眾。」
「我記得我第一次看 monitor 時,就被自己居然眨了這麼多次眼給嚇到,真的不知道自己當下一直眨眼,必須重新調整表演方式。簡單來說我覺得舞台劇像是對觀眾表演,而電影就是對鏡頭表演。」呂名堯說。
李劭婕想了一下繼續說道:「很多人有一種印象,覺得電影表演就比較小、比較冷或比較淡,可是對我個人來說,『真實』那種東西是完全一樣的。只是演舞台劇時,確實需要某種程度上的『擴大』。我是屬於比較直覺性的演員。在拍攝影像時,很多場景對我來說,可能只是一種生活的切面,如果每個畫面,例如現在要喝水,都要去找一種角色目標、終極目標的話,我覺得可能太多了,對那個『目標』不見得是推進的。在拍《時下暴力》時,當然台詞、分鏡等等有確定,但我覺得我的表演還是處在即興程度比較高的狀態。」
「我剛好和她相反!」呂名堯說道。「分析場景、分析劇本是我一開始就會做的事情,這樣我比較有安全感。我會提醒劭婕說劇本走到哪裡了、某個部分她可能解讀錯了等等。有些場景是分兩天拍攝的,感覺的銜接就很重要,所以把握劇本的基本架構我覺得是演員應該做到的事。」
說到感覺的銜接,呂名堯也哭笑不得地接著說:「常常演一演狀態就跑掉了,『什麼?現在的場景是接我剛哭完喔?喔,嗯……』(李:可能中間休息才剛吃完便當哈哈!)總之休息對我來說有時候不一定是好事(李:反而可能是考驗),要重新暖機。」

補拍考驗演員,劇組不斷磨合

《時下暴力》片中亦穿插了不少舞台劇的片段,演出亞瑟米勒的《熔爐》(The Crucible),這也是啟發《時下暴力》創作的劇本。《熔爐》的部分也由李劭婕來飾演主角艾比各,呼應《時下暴力》中的主要劇情線,兩兩穿插呼應。
「我想像中《熔爐》應該是演出起來很有爆發力的劇本,但是因為我們在拍攝時,仍是一段一段分段拍攝的,並不是真的像舞台劇那樣順時演下來,所以對演員的表演仍是一種考驗。雖然那段是在演舞台劇,可是拍攝方面仍是很影像的。」李劭婕說。
《時下暴力》的劇本其實也更改了不少次,甚至大規模的「補拍」校園場景,對演員來說也是一次嚴厲的考驗。
「其實我剛得知要『補拍』時很震驚,我忍不住和導演說,這已經不是『補拍』了,是『重拍』!不過若將這次『補拍』視為一個『錯誤』的話,我還是會很感謝這個『錯誤』,因為我覺得我在後來的表演是更放鬆的。」李劭婕說。
這個「補拍」的過程,兩人可說是發揮了更多演員的直覺,參與了更多角色構成。「若我們主宰表演多一點的話,其實導演和其他工作人員可能會有更多的空間和可能性。而導演他們也發現了這件事,所以在和演員溝通、攝影方式上都做了很多調整,大家也都更有彈性。這是我覺得拍第二次最好的地方。」呂名堯說。

Desperado,無路可退的青春

《時下暴力》揉合青春的熱度和殘酷,反映出人性的複雜。關於「暴力」,可能是冷漠忽視、也可能是欺瞞。而對於切身演出的李劭婕和呂名堯來說,整部片中,他們覺得最「暴力」的分別又是什麼部分呢?
「其實蠻多時候我回想這部片,有些部分我可能不會詮釋成『暴力』,當然導演俯瞰整部片和我自己參與其中,會有很大的不同。相較於我自己的個性,我覺得『說謊』是一件很難的事情,要冒著被發現的危險;所以我覺得這部片裡的人都是某種程度的 Desperado,已經無路可退,帶著玉石俱焚的強度。我自己的角色對應起來,我覺得『濫用、踐踏愛你的人對你的信任』是一種很恐怖的暴力。」李劭婕說。
「我覺得青春叛逆期的時候,會很想要找到一種正確答案,可是又常常不相信其他人說的話。這樣的狀況下,就會產生劭婕說的玉石俱焚的情況。不想靠任何人,又找不到別的辦法,只好自我毀滅。我的角色很類似這樣的狀況,更慘的是,他其實一直是很被動的,『沒有選擇權』是我覺得最暴力的部分。」呂名堯說。
(以下包含些微劇情透露,建議讀者可進戲院欣賞過電影後再閱讀)

兩人也個別分享了一下自己對角色的感覺,並假設自己就是劇中人,自己的選擇會怎麼做。李劭婕飾演故事核心人物秦艾琳,是熱舞社的風雲人物。「我覺得秦艾琳一定有某種『瘋魔』……其實我有演過爭議性更高的角色,所以我略過認不認同這個角色的部分。我覺得這個角色對我的關鍵字就是『瘋魔』,對應到《熔爐》裡的艾比各,是可以互相呼應的。雖然很多人看我表演覺得我好像很狂放,但我私底下很膽小,所以我絕對不會和秦艾琳做一樣的事。」
呂名堯飾演喜歡秦艾琳的李倫樺,事件發生後,才一步步慢慢知道真相。「雖然以我現在的年紀來看,喜歡的女生不喜歡我……那就算了,人生還很長。但李倫樺的心情我也完全可以理解,在學校這樣的微型社會裡,一旦被否定,就什麼都沒有了。所以若我就是這個年紀的李倫樺,會做的事情可能相去不遠。那個毀滅感是存在所有青春叛逆期學生身上的,更何況,他是一個不怎麼成功的人。我是不可能原諒秦艾琳的,可能會留下一生的陰影……」
李劭婕和呂名堯熱切地談論彼此的角色,顯然對這次演出《時下暴力》有不少共鳴,以及仍有許多可以討論分析的地方。在青春的回憶裡,你是否也有類似無路可退、無可挽回的經驗?對你來說,暴力又是什麼呢?走進戲院,看看現正年輕的演員以及幕後的製作團隊,他們想要說什麼,又正在為生活奮鬥、要求著什麼吧!

 
#電影 #劇場 #李晨瑜 #時下暴力 #李劭婕 #呂名堯 #謝盈萱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溫為翔
撰稿林易柔
攝影李晨瑜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