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沙龍|昂貴的酒是欣賞和追求,便宜的酒是日常生活:Vivian 徐培芬

作者格蘭花格 - 大人 WAY 沙龍
日期10.07.2015

80 後的一代,極少像她這樣講究口條和咬字,因為從小愛講話,也就順勢讀了新聞與傳播,過去人生都在一步步的規劃之中,卻在畢業後進入航空業待了 6 年,直到葡萄酒的出現。抱持要做就做到好的倔強,花費 3 年功夫便踏進專業品酒領域,這和她從小被嚴格要求所培養出的專注力有關,她認為自己運氣不錯,努力的成果比別人容易被看見,所以更想堅持下去;對自己的了解可以藉由多方嘗試而得,她是這麼走來,也這麼鼓勵大家。

Q:您原本在航空業任職,要離開職場的時候,是否出自某些決心和目標?

以前的個性喜歡按部就班,比方說高中決定要念大眾傳播學系,開始累積很多比賽經歷直到大學畢業,畢業後想做類似工作,但同時錄取空服員和電視台培訓主播,選擇航空業是想多看看世界後再回到新聞業。6 年前離職,只知道決定是對的,但還沒有清楚的下一步,我覺得要有勇氣離開,才會看見不同的可能,當時正好在準備葡萄酒的國際證照考試,去學習葡萄酒純粹是興趣,沒想過會走入這個行業,真的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拿到一些證照後,老師決定再培訓我做講師。

Q:您對葡萄酒的研究是採取地毯式搜索,確切來說怎麼進行?

一開始先學習書本上的知識,但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去喝、去聞細微的變化,因為你受到感動或喜歡它的原因不是氣候條件、土壤特性或了解釀酒師的風格,而是你面對這杯酒,味蕾上的滿足和享受,也因為我不是天生味覺嗅覺敏銳的人,必須靠後天訓練,所以當我決定做這件事時,就用非常變態的方式來折磨自己,有人可能會覺得很幸福啦,我每天要一個人喝一瓶酒,尤其當朋友不是天天有空陪你吃飯喝酒的時候,又因為我是有目的的學習,所以要很嚴肅地進行,寫 Testing note 也是滿認真的功課。

葡萄酒有分新、舊世界和不同國家,光舊世界就有西班牙、義大利、德國、法國,光是法國又有十幾個產區,我先從波爾多開始,每天喝,讓舌頭和鼻子可以用二分法判斷,過程中的很多挫折,是來自於真的喝到麻痺了,但即使卡關依然要一直不停試,試到有天任督二脈會突然打通。喝葡萄酒是很主觀的事,但在主觀的世界裡要有相對客觀的標準,比方說專家的意見,你要去體會它的優缺點在哪,當我把味蕾訓練到跟專家意見大致相同,就算完成階段性的功課。這個領域很多前輩喝了幾十年才成為 master,我才學了 3 年多,由於必須在短時間內讓自己很 tough,才用這麼變態的方式。

Q:您在接觸各地酒莊時,會特別認同家族式而非集團式的經營嗎?在那些品牌故事裡,最觸動您的是什麼?

去年底有個家族釀造的澳洲品牌來到台灣,第三代釀酒師兼莊主是一個形象很鮮明的大叔。品酒會一般是先介紹家族歷史、酒莊背景,由他本人去講的時候,故事更生動好聽,他會說「我從小在這片海岸玩耍長大,我就是在這座葡萄園裡學習釀酒」,還沒喝這支酒就被他的故事吸引了,他說到當初想去釀酒是為了給家人喝,所有味道都是奶奶爺爺喜歡的,等到被認可之後,才去發展世襲的事業。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很多經營者沒有參與釀酒過程,但他的故事特別真實,令我感動。家族品牌有時會是包袱,大家對它有既定的印象,除了傳承下去還要做得更好,要對一路跟著它長大的消費者有承諾和責任。

Q:各種淵遠的文化都會產生新舊派的分歧,您如何看待釀酒業的傳統派和創新派?

新世界會想模仿舊世界的風格,因為舊世界幾百年來已經受到這麼多人的喜歡,而且影響到我們喝的口味和習慣,當新世界想異軍突起、佔得一席之地,首先就是模仿,新世界有一種手法叫做「波爾多式調配」,波爾多算是最著名的產區,可是新世界的氣候和土壤環境就是不同,怎麼模仿都不會是,所以又慢慢演化出自己的風格,而且很多釀酒師都是從法國去的,於是傳統和創新的做法很難一分為二,也各有利弊。

法國布根地產區從 05 到 07 年開始進行瘦身運動,以前布根地的酒很 creamy,酒體很飽滿,有點像豐腴的女人體態,可是現代人喜歡的口感是清爽、帶果味、橡木桶的味道不要那麼重,所以它也迎合了新世界變得骨感纖細,但不同品種有不同個性,有些無論怎麼調整都還是纖細,有些品種特色不明顯所以要進橡木桶,想釀成很多果味它也做不到。我還是很懷念傳統的布根地,但經過時間演進,它可能又會再調整回來。會有創新派的出現一定是有需求,就像科技會來自人性,新派別久了也會成為傳統,兩者可以互相交流,但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

Q:因為紅酒而訓練了感官的敏銳度和記憶力後,這樣的能力是否讓您在人生其它方面得到意外的收穫?

我最近看了一部電影叫《寂寞拍賣師》,是關於一個可以分辨藝術品真偽的拍賣官。一般人理解的真偽就是真品和贗品,這可以從科學角度分辨,但更細膩的方法是從畫工,比如他看出某一筆有遲疑,那就不是真跡。我學了葡萄酒後,培養了感官世界的感受力,可以幫助美酒跟美食的連接,最直接的就是從生活得到更多享受。很多人問我會不會喝了貴的酒就回不去了?其實不會,貴的酒是欣賞和追求,而便宜的酒則是生活,我還是想回歸到最真實的生活,葡萄酒讓我對生活有更多發現,這是最大的 feedback。

Q:您會憧憬成為一個「大人」嗎?它包含哪些意義?

小時候想趕快長大,會學媽媽穿洋裝、高跟鞋、噴香水;長大後發現身邊有些人拒絕進入大人的世界,因為要負起很多責任和身分。大人是有成熟的態度但心態上還是保持純真,這會讓你不管幾歲都有魅力、對世界有好奇,有好奇就會讓你勇敢去嘗試。不管是讓內在更成熟或外在更漂亮,這是沒有盡頭的,每天都要學習,讓今天比昨天更好。

格蘭花格 - 大人 WAY 沙龍

所謂的「大人」無法以年齡來定義,它更多是一種態度、一種體悟;懂得生活的選擇,負起責任並且堅持它;或是,品味生活的細節,不盲目跟從,知道欣賞背後的獨特、故事。

隨時代腳步越來越快捷,許多在細節上的堅持逐漸被忽略,對於所謂「大人」的態度也更是陌生。

格蘭花格以其百年走來在各細節堅持的獨立精神、自成一格的品味,舉辦「格蘭花格 - 大人 WAY 沙龍」,邀請在生活、旅遊、飲食、穿著、品酒與調酒領域都有自己堅持與獨到見解的達人們來分享堅持與細節的重要性,重新定義「大人 WAY」。

格蘭花格 - 大人 WAY 沙龍:報名辦法

#格蘭花格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孫志熙
撰稿孫志熙
攝影潘怡帆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