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沙龍|與其追求新,不如珍惜傳承下來的精神:工頭堅

作者格蘭花格 - 大人 WAY 沙龍
日期16.07.2015

他的青春期直到 36 歲才戛然而止,重大的挫折迫使他以清醒卻漠然的態度回歸現實,而後帶有一點基因決定論的意味,投入了旅遊業。世界一點都不完美,所以人才要保持樂觀,但也是這樣的世界在每次導遊工作中治療了他;電影《薩爾加多的凝視》幾乎就看穿他心中的渴切,行過千里者,最終都需要找到心理上的家。未來,他要將父祖輩放棄過的事業傳承下來,這是接納自我,也是讓身心得以安頓。

Q:您的人生有許多轉折,也經歷許多失去和放棄,能否談談這方面的心路歷程?

快速講我過去人生幾個階段,我一開始是在拍片,還想做設計師、漫畫家,後來又想網路創業,失敗後才做成旅遊業。從人生的角度看這 3 個過程,我很晚才發現我遺忘了家族的傳承:我阿公曾經從宜蘭跑到台北,開了一間給美軍住的 Guesthouse,到了我爸爸的時代,美國人走了,日本人來了,他就改做日式的 Hotel,我長大後他已經不做這件事,就斷掉了,倒是我自己先因為興趣做了很多事後,反過來回到這個產業。

我只要跟人說到我阿公跟我爸以前開旅館、做導遊,大家都會說「你真是家學淵源」,但中間其實已經斷了,當我仔細來想才發現一件重要的事:是他們讓我對外面的世界有了好奇。我最早想當漫畫家,可能都是受到這件事的影響,幼稚園到國小時,我爸在當日語導遊,當時台灣環境還很封閉,所以我比其他人更早接觸到日本的雜誌、漫畫,後來我跟同年紀的朋友 confirm,雖然大家有共同的童年記憶像《科學小飛俠》、《無敵鐵金剛》,但我好像比他們更早接觸到國外的事物,包括對美軍和日本人的印象,這一直在撩撥我對外面世界的興趣,甚至影響到網路創業,我 1995 年第一次接觸到 internet 的衝擊,是發現人竟然可以坐在家裡,藉由一條電話線得到全世界的資訊,簡直是喜極而泣。

所以雖然我好像一直在變化,但也慢慢找到那條軸線,當我 36 歲一切放空、重新再來思考自己要做什麼的時候,才又浮現起我其實好喜歡旅行,對世界各國的歷史文化好有興趣,所以旅遊業一路做到現在 12 年,中間有很多辛苦的過程,但我幾乎可以說每天都是快樂的,那個快樂在於一件事只要跟旅行或探索世界有關,我就覺得開心,這跟家族有關,也跟找到自己的 root 有關。我從國內導遊開始做,接著帶國外的團,然後再做主題旅遊規劃,同時有條平行線,因為我做過網路,所以把社群行銷帶到旅遊來。

其實過去半年到一年我常常在帶團出國時,心裡都好想回台灣,因為這一年來我認識很多年輕朋友,他們想做吸引外國人來台灣旅遊的事業,這跟我的不一樣,我是帶人出國,但這件事慢慢沒辦法滿足我,現在的台灣,很多產業會被韓國甚至越南取代,但有個東西拿不走,就是台灣的風景和體驗,觀光旅遊服務業可能是未來的重要產業,我看到愈來愈多人回到自己的故鄉承接家族的產業,我覺得這好棒,他們會來問我意見,我在他們身上看到我好像失去過的家族精神,經過那麼曲折的過程,現在我自己默默許下一個心願,就是把旅館再開起來,因為還有過去的故事在。

Q:您成為「大人」的轉換點在什麼時候?心境上有什麼變化?

成為大人是無比殘酷的,36 歲那年是我整個人生盪到谷底的時候,很多事情都失敗,發覺原來一切跟年輕時的夢想或天真的想法都不一樣,對事業、感情、生活的掌握都面臨很大的考驗,那時幾乎崩潰,我成為一個廢人,種種事情迫使我必須面對和成長。我到溫哥華住了一段時間,在異鄉身無分文,錢花完了就必須去打工,我從小到大沒打過工,在大家眼中就是一個少爺和藝術家,但當時我覺得任何工作我都願意做,只要有錢可以買菸跟啤酒,於是我找到一個刷油漆洗屋頂的差事,那是很關鍵的長大時間點:當我願意做這個工作,代表我體認到現實。

回到台灣後就決定從事旅遊業,從基層客服、接電話開始,薪水是 15,840 元,錢不夠沒關係,週六週日我就去帶一日遊的團、賺小費,那變成很紮實的訓練。以前充滿比較多創作理想,也可以說是空想,我的本性比較優柔寡斷,凡事兩手一攤無所謂,但在帶團的過程中,被訓練必須很嚴肅地、硬著頭皮面對突發狀況,認識久的朋友就會發現我的生活觀改變很大。

Q:旅遊工作是您目前從事最久的一個,是什麼讓您有持續下去的動力和熱情?

它滿足我對世界的興趣跟想像,這 12 年來,我一直想把我對世界的感覺傳達給團員,我甚至會在帶團時朗誦我讀過的書,去古巴時我就念切格瓦拉的文章,因為我當初就是為這些事物所感動,因此也會想辦法分享給團員,這可能算是一種堅持。

Q:近年台灣很熱衷生活風格議題,而在您遊歷過廣大世界、見識過各種文化之後,回到這裡,您認為基於我們的社會特性,應該如何恰當地營造它?

其實生活風格已經慢慢出現了,台灣在追求的過程中,一開始有人往外走,會有比較虛華的東西,開民宿就是希臘風、普羅旺斯風,當然那也是某些人對生活理想的體現,但反過來說,如果要歡迎外國的客人來台灣,這些就不是從我們土地裡長出來的。這 3、4 年出現很多老房子民宿,它其實是從台灣人本來的生活環境裡調整出來,我去台南第一次住謝宅,覺得小時候的家好像就是這樣,這就是我的生活記憶,裡面也有一些似曾相識的日本元素,台灣同時受到日本和中國各省的影響,有很特殊的融合性,讓遊客可以來找到他們過去時光裡消失,又想重新找回的東西。台灣比新比不過人家,不要說上海,大陸的二級城市高樓都蓋得比台灣快。保留過去幾十年來的生活情調,這才是大家想來台灣看到的,不要追求新,而是珍惜傳承下來的精神。

格蘭花格 - 大人 WAY 沙龍

所謂的「大人」無法以年齡來定義,它更多是一種態度、一種體悟;懂得生活的選擇,負起責任並且堅持它;或是,品味生活的細節,不盲目跟從,知道欣賞背後的獨特、故事。

隨時代腳步越來越快捷,許多在細節上的堅持逐漸被忽略,對於所謂「大人」的態度也更是陌生。

格蘭花格以其百年走來在各細節堅持的獨立精神、自成一格的品味,舉辦「格蘭花格 - 大人 WAY 沙龍」,邀請在生活、旅遊、飲食、穿著、品酒與調酒領域都有自己堅持與獨到見解的達人們來分享堅持與細節的重要性,重新定義「大人 WAY」。

格蘭花格 - 大人 WAY 沙龍:報名辦法

#格蘭花格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孫志熙
撰稿孫志熙
攝影潘怡帆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