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縫皮件職人魂:專訪 Leatherworks ZIPANGU 皮件製作人五十嵐純

作者
日期03.07.2011
「常有人會問我,為什麼皮件上的縫線可以這麼直,這麼漂亮?訣竅在哪裡?我的答案很簡單,就是多縫。縫一次不行就縫十次,縫十次不行就縫一百次,一百次還是不行就一千次,總之就是一直練習,沒有捷徑。」

過去從日本電視節目或書報雜誌裡,常可見到各行各業裡的「職人」表率。在古老的年代,「職人」係指以傳統工藝或手工製造為業的專門技能者,在經由長時間鍛鍊後養成精湛的技能,並堅持傳統,將這種精神發揚傳承下去。時至今日,工業化生產逐漸取代手工製作成為滿足廣大消費者需求的商品來源。但仍有一批人,或是為了自己的興趣,或是為了「止於至善」的完美追求,依然秉持著這樣的決心與毅力,精細地製作出一件又一件令人讚嘆的作品。

身為中日混血,父親是日本人、母親是台灣人,ZIPANGU 皮件工房的製作人五十嵐純( Igarashi Jun )自從三年前返回台灣開始耕耘手縫皮件製作,目前已在台灣喜愛手縫皮件的玩家與同業之間建立起自己的地位。看著工作室玻璃櫥內一件件作工精細的皮革製品,Jun 不用太多的言語,透過那些漂亮縫線、平滑修邊、以及多次錘鍊的金具配飾,向我們說明了什麼是「職人」的精神。

從興趣到學藝

每段動人故事都有個不經意的開頭,Jun 告訴我們,會對手縫皮件產生興趣,一切都始於他高中畢業數年後開始騎美式機車。當時他發現那些一起騎車的朋友們,身上配件都是他從來沒看過的手縫皮件。好奇之下親自跑了幾家店去看個分明,發現每件的價錢都相當昂貴,例如一個簡單的皮夾要價五萬到七萬(日幣)之譜。後來仔細研究後覺得好像可以自己動手做,於是就四處找書、上網找資料,開始了這條自學自製之路,而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離開學校後,Jun 一開始的工作並不是手縫皮件製作,而是一般道路工程的行政職,可說是完全沾不上邊。但是就這麼做了好些年,直到三年前終於厭倦了這樣的工作型態,於是辭去職務回到台灣,開始另一段新生活。
剛回到台灣的 Jun 生活並不好過,一方面自己的中文已經生疏,要求職並不容易,二來人生地不熟,也沒什麼朋友可以相助。偶然的機緣下讓他找著了目前工作室的所在,於是買了張桌子、一個櫃子,上網開設自己的部落格,定期放上自己的作品,十年前對於手縫皮件萌生的興趣,終於真正成為了自己的志業。

細膩作工建立自己的風格

當 Jun 開始在台灣從事手縫皮件製作時,雖然不算是先行者,但是相較於其他同業,他對於皮件諸般細節的講究,很快地就建立起自己的風格與名聲。
「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就是皮革的修邊。當時台灣的同業對於這件事不太講究,但我就很堅持這個點,這也成為我作品的風格。我最早就是受到日本手作皮件的影響,對於各個細節都非常重視,不管是修邊、或是縫線。也因此我一開始就是走高價位,希望訴求的對象是喜歡高品質作工的買家。」
對於皮件最重要的主體──皮革本身,因為 Jun 對於品質的堅持,從原先使用台灣皮革廠的製品,因為品質不穩定所以更換成固定從美國一家知名皮革廠進口皮革。「我很喜歡皮革顏色的自然變化,從一開始的淡色,到後來慢慢變深、變成焦糖色。所以我會使用原色的皮革,沒做什麼特殊處理,因為這樣可以讓皮革自身的質地完整呈現。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後來不再使用台灣皮革,因為品質不穩定,一做出來顏色跟品質就是有差,不只是不好看,甚至無法自然地變成焦糖深色,反而就髒掉、變醜了。」
至於布滿美麗紋路的錢幣飾品跟皮件的精細縫線,又再次證明了 Jun 對於細節的講究。「這個錢幣飾品是我自己用手工敲打成型的。其實自己做跟買現成的來用,在品質上兩者可能差不多,但我是覺得如果可以自己做的話,那就盡量自己做。我最終極的目標,就是讓所有的金具都能夠完全自己製作。像這個錢幣,以後甚至希望能自己鑄幣(編按:目前仍是購買現成的錢幣回來自己加工),上頭印著 ZIPANGU 的紋飾,這樣會更有樂趣,也更有成就感。」
「縫線上所使用的蠟,一般業者會使用已經上過蠟的線,或是至多去買麻線跟蠟然後自己塗上。我則是更誇張(笑),連蠟都是自己調的,去買蜂蜜、松子等材料自己調蠟出來用。因為環境跟氣溫的細微變化,自己在調製蠟的時候可以做修正,讓品質更提昇。而且我很龜毛,不只是要在麻線的表面上蠟,我還會希望把蠟完整溶進麻線裡。當然,這樣做出來的縫線,你在皮夾上可能也看不出跟用現成品的差別在哪,但這就是我的堅持跟樂趣吧!」

關於不接受訂製的原則

身為一家手工製作皮件的小店,若說主人絕對不接受客人的訂製,在台灣一般消費者的想法裡可能會難以理解,但是對於這樣的原則,Jun 有他自己的想法與堅持,非常值得我們深思。
「以前會有人上網找了日本皮件製品的圖樣,希望我照這圖樣來完全模仿製作。我覺得這件事情很誇張,,非常誇張。我不知道台灣人心裡怎麼想的,好像很多人都不覺得去 copy 人家的外型是一件嚴重的事。但是這件事如果發生在日本,就會非常嚴重。
過去我也曾模仿過其他皮件製品的外型,但那是一開始學習時,做來給自己用的。如果是從店家的立場,這種模仿人家外型的訂製是非常不尊重,不對的事。身為一個創作者,我希望能夠盡量跟別人不一樣,但是很奇怪的,很多人要的卻是盡量跟別人一樣,無論是製作者或是買家。對於這樣的想法我無法理解,也無法接受。
當然,這樣的原則可能有點極端,未來我或許會開放一點點訂製的空間,但必須是出於客人自己的想法或需求,而且讓我覺得有意思,不能是去模仿其他品牌皮件的外型。說實在的,如果真的喜歡那些外型,幹嘛不直接去買就好?又何必要訂做呢?這就是我堅持的原則,一方面希望自己能不斷創新,另一方面,也要尊重其他的創作者。」
在訪談間,Jun 有時會提及或許因為自己受的是日本教育,所以會有些跟台灣一般觀念裡不同的原則與堅持。我聽著心裡竟有了些慚愧。也許日本教育真的跟台灣教育有差,或者說因為兩塊土地的人文景觀不同,自然會孕育出相異的文化。很多時候我們常會用「國情不同,我們有我們的玩法」來消遣自己,但真正值得深思的是,我們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自己、面對這個世界。那無關乎國情,而是回歸到 Jun 於言談中不斷用到的那個詞彙:「尊重」。當我們學會了尊重別人,才有可能真正地尊重自己的人生。

 

 

 

 

Leatherworks ZIPANGU 純手縫皮件工房

地址:台北市松江路 297 巷 10 號 1 樓
網址:http://www.wretch.cc/blog/zipangu

臉書:http://www.facebook.com/Lw.zipangu

 

文字:溫為翔

攝影:歐哲綸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