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間上的香水,一位法式冰淇淋師的告白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4.08.2016

走著走著,突然覺得好熱,他們都說 2016 會是歷史上最熱的一年,於是你坐在一旁的樹蔭下的涼椅,淺嚐一口所謂的《香水系列》的手工訂製冰淇淋。世界走得很快、很急,但你好像吃了一整個世紀,你不知道鼻腔裡淡淡的玫瑰花香來自歐洲好幾百年的製香歷史,不知道嘴裡嚐的茶味其實來自幾公斤細細研磨的新鮮茶葉,再以清淺的茶湯調和牛奶的濃郁。你只是嚐了一口,然後心裡沉了一下,忽然想起一首為上一段戀情寫的詩。「在這種時候,吃是一件很小、很美的事。」如瑞蒙.卡佛所說。

像法式情人般的冰淇淋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法式冰淇淋」的魅力,或是淺嚐之後如沐春風,卻不知道自己所遇見的是法式冰淇淋,就像在面具舞會上遇到一段完美的戀情,卻從此與他失之交臂。

美式冰淇淋像是財大氣粗的少爺,一個勁地用他自認為對的方式來對你好,他承諾你無限的奶與蜜,卻在深交之後才發現呆板的甜膩。

但法式工藝冰淇淋是心思細膩、情感豐富的情人,懂得詩和藝術,若即若離,每次見面時卻不會忘記盯著你的眼睛,每次聊天都覺得對方有更耐人尋味的一面,在舌尖上展現出複雜的層次變化。

所謂日常

橙花之雪」是幾乎失傳的口味,冰淇淋工藝師必須操作針筒,才能以萬分之一的精準度,調配天然橙花水的濃度。他讓你在初嚐時,柳橙花的香氣能以暴風般得的速度席捲鼻尖,又隨即如潮水般退去,不會像化學香精般討人厭的肥皂味,反倒像清爽的鬍後水,讓你忍不住將鼻子往他的頸窩深深埋藏。

所謂青春

而另一款香水冰「鈴蘭蜂蜜檸檬雪酪」,除了主味的天然鈴蘭花水,又有一股淡雅的茉莉香隱然其中。配以三種不同品種的檸檬使用、與百花冬蜜,清甜的氣息讓你想起不遠的青春,一個笨拙的吻、和對方漂亮的綠眼睛,酸卻不澀,還透著一點輕甜,像是年少輕狂的少年才敢許下的承諾,你明白永遠不會實現,卻又忍不住在記憶裡深潛。

所謂熱戀

「玫瑰荔枝覆盆子」,應該是最像戀愛的口味。甜潤的荔枝揉和酸美的覆盆莓,純透而迷人的香氣,帶來粉嫩的氣息,馥郁豐腴的粉紅色搭配七月盛夏的甜美,好像所有美好的事情都等不及要發生一樣。

夜半十一點,晚場的電影結束後,你想著剛剛的劇情,與下午吃的那口冰。腳步徘徊到永吉街的店門口,店鋪的鐵門已經拉下一半,卻仍能聽見廚房內器具輕輕碰撞的聲響、冷凍櫃沈沈的低鳴。在眾人吹著夏夜涼風、準備入眠之際,一台黑頭轎車停在半掩的店門之前,駕駛匆匆下車:「請問今天還有冰嗎?」

這裡像是某種私密的贖罪俱樂部,每一種口味都讓你想起你生命中遇到的不同人和他們的故事,或甜美、或酸澀、或穩重,而你知道這每一口都讓人沉溺於思緒和懷念,每一口都讓你想起生活中那些很小、很美的事。

或許遺忘比較簡單,但你還是忍不住喃喃自語: "Je me souviens toujours des belles choses dans ma vie - toi y compris." (我將生命中所有美好的事情牢記在心,而你是其中之一)

 

【駱師傅法式冰淇淋:修復計畫】現正集資中,詳情請參考集資網站

#飲食 #駱師傅法式冰淇淋 #橙花之雪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資料提供貝殼放大、駱師傅法式冰淇淋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