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戀鹽埕風華(一):
從曬鹽場到銀座的傳奇路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7.09.2016

搭乘高雄捷運來到鹽埕埔站,會看見穿堂大廳淡橘色的天花板,在天花板的空隙間則閃著淡藍色的燈光。這樣的配色,乍看之下沒什麼稀奇,但是假若回到三百年多前的鹽埕埔,就知道其中隱含深長的意味了。

現在的鹽埕區,雖然已是商機脈絡的行政區,平時人車不多,但是走在五福路沿線的大街小巷中,從為數甚多的中小型飯店,到銀樓街、集合式商場、有點老派的西餐廳,不難察覺到這個區域曾有過瞬息繁華。雖然建築物舊了老了,卻難掩富貴之氣。

向北來到中正四路,有一座淺綠色的建築矗立在這裡。它有著四角錐形的中式屋頂(攢尖式),以及精緻的斗拱、浮雕、壁飾,外型乍看下有點像中國古代的宮殿。這棟建築是高雄市歷史博物館,前身是高雄市政府的所在地,日治時期的高雄市役所,是台灣少數代表性的帝冠式建築,背後隱涵的意識型態正是軍國主義。

鹽埕埔的高雄市役所完工於 1939 年,也正是日本發動東亞戰爭後的那一年。濃厚的東洋建築風格,大不同於殖民初期,官府大多採用英國維多利亞風格。戰爭期間,日本有意發展屬於自己的建築風格,展現自己的文化與政治主體性,形成了東方宮殿式的建築,但淺綠色的外牆卻是軍隊的象徵,帶來戰爭的消息。

三○年代,鹽埕成為整個打狗地區的精華區域,日本將原設於哈瑪星的高雄市役所搬遷至鹽埕埔,此時的鹽埕甚至有「銀座」的稱譽。戰後數十年,鹽埕仍是高雄的都市核心,最繁華的時代,小小不過 1.4 平方公里的面積,竟然住了八萬多人,打狗大部分的有錢人都住在這了。

然而,三百多年前的鹽埕區不是這樣的。位於愛河口的鹽埕區,就只是一片河流匯流入海所沖積出來的沼澤溼地,濕地上是一灘灘鹹淡交雜的水窪。這樣的土地無法耕種任何作物,理當是沒什麼經濟效益的土地。但是人類的飲食不能少了最基本的調味料──鹽巴,因此河口溼地也有它最有效的經濟利用模式──製鹽。  

明末士大夫沈光文宦遊至臺灣,在〈平台灣序〉中寫道:「鯽魚潭,可饒千金之利,打狗澳能生三倍之財;曝海水以為鹽,爇山材而為炭。」(註)已看出打狗海邊可開發的資源。明鄭時期的參軍陳永華就在此開闢小規模的鹽埕,但並不是有計畫的開墾,所以附近是一片原始的荒涼沼澤,此時只有沙州北端的旗后山下有幾戶人家組成的漁村。

三百多年前的打狗地區,還沒有港口可言,海岸是由沙洲所圍繞形成的潟湖,但是康熙晚期(約 1720 年),清廷轄下的鳳山縣治看中愛河口的濕地適合曬鹽,於是向漳州府南靖縣招募鹽丁趙元、蔡媽為、黃孔等人。繼福建漁民之後,福建的鹽丁也移民來打狗了,雖然只有二十餘人,但足以將愛河口西側的沼澤地開闢為一畝畝鹽田,穩定地產出鹽巴。看似不起眼的鹽巴,竟成為鳳山縣最重要的稅收來源,佔了當時的三到四成。鹽埕埔的鹽,對鳳山縣來說,幾乎就跟黃金沒有兩樣。

但是製鹽卻仍然受限於氣候,成為一種季節性的產物,南部的夏日多午後雷陣雨、颱風雨,此時根本無法從海水中曬出精良的鹽巴。無法曬鹽的夏天,居民只好將鹽田轉作為養殖魚塭,或是到潟湖中捕撈漁獲。雍正十年(1732 年)準許移民攜眷來台,更多福建鹽丁來台發展,打狗的鹽埕埔逐漸興旺起來。鹽埕有一條與五福路垂直的街道叫作瀨南街,這裡有許多歷史悠久的在地小吃,瀨南一名便是來自清代鹽埕埔的瀨南鹽場。

「鹽埔曉鷺」曾是傳說中的打狗八景,指的是一百多年以前的鹽埕,清晨時的朝陽照映著鹽田閃閃發光,還有許多白鷺鷥飛翔其上。這樣的景象,一直到十九世紀末都沒有太大的改變,當時瀨南鹽場的產量竟然佔全臺灣最大,甚至供過於求。日本統治臺灣十餘年後,各項現代化硬體建設開始如火如荼進行,鹽埕才整個改觀。殖民政府需要更多土地擴大高雄港的機能,於是從 1908 年開始大規模的築港清淤計畫。將濬深港口的泥沙拿來填平海埔溼地,原本遍布鹽埕區的沼澤、鹽湖被逐一填平,重新規劃為一般的建築用地。全新的土地,殖民政府在此劃設了格局方正的街區,命名為堀江町、入船町、鹽埕町、榮町、北野町等。

不只有港口建設,鐵道建設也在同時進行,1908 年縱貫線鐵路完工,北起基隆,南至高雄港畔,也就是現在鹽埕埔與鼓山哈瑪星之間的鐵道場站。最南端的車站設於高雄港邊,這樣的設計,自然是為了方便將來自外地的人貨轉運至臺灣內地,同樣地,也便於讓臺灣的資源外銷。殖民政府將臺灣南部平原上各鄉鎮生產的蔗糖,透過縱貫線鐵路送到高雄港,用貨輪載回母國。高雄北邊的鄉鎮橋頭,正是因為製糖發展起來的聚落,主要聚落恰好就在縱貫線旁邊。

來往高雄港的各國貨船、郵輪改停泊至鹽埕埔旁的碼頭,鹽埕埔成為貨物的集散地、人潮的轉運站,因為交通樞紐的地位,很快就發展出商業聚落。這裡可以看到來自世界各地各種新奇古怪的事物,各種異味美食,各色人種。日治時期鹽埕,可是打狗最國際化的地方。當時最著名的商場莫過於 1936 年開始營業的「銀座商場」,空間為長廊式的商店街,販賣百貨及各式衣飾,專門吸引貴婦採購,戰後更名為國際商場。原本鹽埕閃耀的銀色光芒是鹽粒,如今換成一件件珠寶首飾。

二戰末期,鹽埕埔遭受美軍嚴重轟炸,史稱高雄大空襲,但這些傷痕沒有留在鹽埕多久。鹽埕因為美軍而毀滅,卻又因美軍而重生,歷史的戲劇性就在於此。戰後美軍因為韓戰、越戰協防臺灣,大批美軍艦隊以高雄港為補給據點,美軍下船時被規定只能在鹽埕區活動,使得鹽埕彷彿不曾經歷過改朝換代,仍舊是一派歌舞昇平的氣息。美軍為鹽埕帶來另一波繁榮,鹽埕也因此誕生很多美式西餐廳、酒吧等娛樂場所。不過隨著美軍撤出臺灣,高雄新市區的擴張,七○年代人潮開始轉往高雄車站前新興區消費,鹽埕埔的商機逐漸沒落,不復它最富麗堂皇的時代。

回到高雄捷運吧,鹽埕埔站的天花板結合了淡橘色和淡藍色,正是要展現鹽埕的意象。淡橘色是鹽埕的泥土田埂,淡藍色則是海水蒸發時逐漸清晰的鹽粒,簡單的配色,描繪的卻是鹽埕埔長達三百年的風景。這樣的風景早已消失於現實世界中,只剩下歷史文獻中可堪追尋。或許現今走訪台灣西南部海岸,尤其台南鹽埕七股一帶,還能依稀想像兩百年前的鹽埕。

註 1|轉引自曾玉昆:〈鹽埕區之拓殖及演變歷程之研究(上)〉《高雄文獻》 4 卷 2 期(1991 年 12 月),頁 2。

#高雄 #歷史 #日治時期 #鹽埕埔 #旗后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莊祐端
圖片提供billy1125(CC by 2.0)、indy.liu(CC by 2.0)、佶子熊(CC by 2.0)

戀戀鹽埕風華(二):
老派優雅之必要

07.09.2016

戀戀鹽埕風華(三):
紙醉金迷下的暗影

07.09.2016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