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機就是抵抗世界惡意的武器:專訪女性主義影像團隊 WOM DOCS 導演李英

作者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日期21.10.2016

「上帝永遠都不會原諒同性戀!」

「同性戀者等於愛滋」

「人權指的應該是那些困在北韓、受欺壓的人民,同性戀憑什麼高喊人權呢?」

「因為你們少數人,就要犧牲我們多數人的權利嗎?」

聲嘶力竭地喊著,南韓的反同志團體在路邊宣講、躺在地上阻擋同志遊行進行,這些都被南韓女性主義影像團隊 WOM DOCS 記錄在電影《誰在找麻煩》中。

紀錄片《誰在找麻煩》並置了同志與反同志團體,南韓及日本的同志訴說他們的生活,光譜的另一邊,則是對同志表達強烈反感的團體,急急防堵所有同志現身,並指控同性戀是北韓的間諜,將會摧毀南韓。

走出櫃子 開出花

當看見反同志團體充滿恨意的言論,更讓人佩服《誰在找麻煩》另外兩組同志,願意在這樣仇恨的環境中站出來說話。其實,導演李英在同志影像紀錄上投入多年,因此有許多同志朋友都認識她、認同她,並認為「影像」可以是同志運動的重要推手,也願意勇敢「現身」。

有趣的是,導演李英透露,來自日本的女同志情侶,原先對於自己女同志的身份和認同,是有一點猶豫和疑惑的,但透過在鏡頭前一次次的訴說,反而重新釐清自己的思緒。每一次錄影,就是每一次重塑自己。

結束《誰在找麻煩》的拍攝以後,Non 跟 Ten 這對情侶,甚至加入了一個名為「Out in Japan」的攝影計畫。「Out in Japan」拍攝日本的性少數族群,包含同志、酷兒、跨性等,在網路上發布照片並舉辦攝影展,希望建立一個對「出櫃」友善的社會。Non 跟 Ten 從原先的困惑,到現在勇於入鏡,她們是被攝的對象,同時鏡頭也反射一道光照入她們心中,越發越亮。

殘酷影像 化為光

「影像」對於社會運動會有何影響?李英導演提到,2014 年在南韓的酷兒遊行,同志及支持的參與者約有一萬人,於此同時,反同志的團體也有一萬人來阻止遊行的進行。在《誰在找麻煩》中,可以看到非常激烈的衝突畫面。但也正是因為當時的衝突,被媒體強力播送,引起許多同志及支持者的不平之鳴。隔年的酷兒遊行,支持者的參與人數暴增到五萬人,就是因為擔心去年的充滿敵意的行為重演。而來圍堵遊行的反對者人數,則下降到去年人數的三分之一,於是整場遊行算是順利進行,比起前一年,同志總算能在這一天,抬頭挺胸地走在街上。

「這就是記錄的重要性。」導演李英溫柔而堅定。

這也是為什麼,即使借錢拍片到現在都還沒打平,即使有很多時刻都氣得想丟開攝影機,直接衝過去抵擋反同志團體對同志的攻擊;但李英和 WOM DOCS 團隊每一次都咬著牙撐過去,緊緊抓著攝影機。

因為她們深深瞭解自己的使命。

不導演員 導觀眾

美國紀錄片大師懷斯曼(Frederick Wiseman)曾說,攝影機應該「像一隻停在牆上的蒼蠅」,這是許多紀錄片工作者心中的鐵則;隱去自己的存在,所有電影的安排,都是要凸顯被攝者。

然而在《誰在找麻煩》中,導演李英卻是直接與出現在鏡頭當中,有時與人談話,有時被反同志團體攻擊責罵,還一度搭著火車去找日本的女同志情侶 Non 和 Ten,一起吃食與看海。積極地介入,是出自於李英非常清楚明確的創作概念。

「我要讓觀眾知道,這是一部『女同志』視角的紀錄片。」

李英的「現身」帶有兩層意義,一是身為紀錄片導演,她拒絕「隱身」,而是與被攝者頻繁的互動;第二則是,身為一位女同志,她的現身,就是一種「出櫃」。

觀眾彷彿跟著李英一起展開旅程,跟著攝影機,一起認識更多的同志朋友,一起對抗惡意。這一次導演不導演員,她導的是觀眾。引導觀眾,用女同志的視角體會世界。

獻身於影像,也現身於影像。女性主義影像團隊 WOM DOCS,用自己的存在,一步一步尋找溫柔社會的可能。

導演李英

WOM DOCS團隊
#同志 #電影 #性別 #LGBTQ #女性影展 #誰在找麻煩 #李英 #Out in Japan #WOM DOCS #酷兒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何孟璇
圖片提供台灣國際女性影展

把一座城關進電影,無法逃離的現代性:若綺卡・歐貝羅伊《孤島程式》

06.10.2016

愛與黑暗揉合,召喚最深層的痛:赫敏‧海莉《愛到卡慘死》

06.10.2016

遺忘的運動,記憶的工程:鄭明河《遺忘越南》

06.10.2016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