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記:一舖清唱《大殉情》聯合藝術總監伍宇烈專訪

作者香港週 2016@台北
日期07.11.2016

殉情可能是人類因情感而有的行動中最為激越的,羅蘭‧巴特認為戀人的禮物是一種正式表白:「通過這件禮物,我向你獻出我的一切。」毫無疑問,性命是戀侶們至高的、最後的餽贈。

作為文學傳統題材,這激越被不斷渲染、高舉乃至一代代流傳下去,古今中外,《梁山伯與祝英台》、《羅密歐與茱麗葉》等名篇皆屬之,可是,殉情者因何而殉?其所殉之「情」為何?於今日,殉情很容易就被解釋為追求自由反對封建,然而,用單一方式解讀不同時代、社群與宗教下發生的殉情,這樣究竟是高舉還是輕放了殉情?

彼時彼人不能復生,其人其事卻可借舞台重現。「一舖清唱」《大殉情》將眾人熟知的五對殉情男女統統搬上舞台──梁山伯與祝英台、羅密歐與茱麗葉、蝴蝶夫人、長平公主與駙馬周世顯、如花與十二少皆一躍而上,不嫌擁擠,反覺高手過招格外過癮。這份東西兼收羅、古今皆上榜的殉情名單確實大手筆,但召魂來此,卻並非為著讓這一對對痴男怨女照本宣科重演一回。《大殉情》另外擬了一份劇本:在此,《大殉情》巧妙引入近年來流行的音樂競賽真人秀概念,安排戀侶們參加《殉情不得了》選秀節目,人人拿麥克風唱作己身悲劇,獲評判團「中國好陰間」好評者可贏得輪迴大獎,得以返陽重續前緣,或另開新篇。

於是,苦情男女輪番秀歌舞搏命演出,基於戀侶們在各自原故事中早已殉情身亡,人人著黑衣、畫一臉死人妝以配合陰間設定,偏偏又要使出渾身解數爭競評判青睞,明明是悲劇卻搞得意外歡樂,如此弔詭又滑稽的表演本身已極具娛樂效果,何況,一組組挑戰者之間還穿插了各種廣告、詰問,熱鬧滾滾,逼真之餘也增加不少笑果。

「《大殉情》的『大』字一方面可以指『偉大』,但同時更扣合了『做大』。」「一舖清唱」聯合藝術總監伍宇烈解釋:「所謂『做大』,就是刻意誇大的意思。人們習慣以歌頌眼光來看待殉情,但殉情的悲壯究竟是生而偉大,還是後人做大了它?」《大殉情》作為重探殉情故事與本質的一次嘗試,不是出於反駁,也並非強行否定,卻試著帶領台上角色與台下觀眾一起重新梳理愛情與死亡面前的人性,「到底在死亡的當下,殉情男女們有沒有後悔?有沒有遺憾?有沒有別的可能性?」音樂劇中,可能性透過地獄音樂頻道的演出和評判漸次展開:愛或無愛,殉與不殉,固守樣板以及活出本真。

翻轉中不無批判,而批判之餘,更要顧及表演。《大殉情》拆解殉情的手法堪稱精采奪目,梁祝一組在評判質疑「化蝶」傳奇時愕然發現化蝶云云不過是場誤會,羅密歐與茱麗葉一組則在重演殉情中對死亡產生新的反思和疑問……藉後設解構情為何物,借死肯定生,這些讓人忍不住會心一笑又咀嚼再三的機鋒在劇中處處可見。

作為香港首個無伴奏合唱劇團,「一舖清唱」致力於推動香港在地無伴奏合唱藝術與原創音樂,無伴奏合唱(a cappella)為音樂表演的形式之一,抽去樂器和背景音樂,單就人聲和音、敲擊以凸顯人聲合唱。2014 年,「一舖清唱」邀請具有豐富音樂劇創作經驗的作曲家高世章和填詞人岑偉宗,夥同聯合藝術總監─合唱指導趙伯承及舞台指導及設計伍宇烈共同創作,這支新組合兼收兩家之長,推出既有無伴奏合唱又有劇情的音樂劇目《大殉情》。

粵語分九聲六調,一般狀況下講粵語對發音的要求標準很高,聲調一變,聽者就容易混淆誤解。《大殉情》卻巧妙地利用粵語的這個特性,和聲時將字彙本來的音調略作改變以增添趣味,故而演員的反應要夠快夠精準以應付雙重表演:一方面人身/聲即樂器,另一方面又兼任舞者之職。至此,原本已頗可觀,伍宇烈竟還另外加上一重難度:舞台上不過九位演員,但每位演員皆用唱腔來分飾多角,於是你方唱罷我登場,猶恐此身是夢中,「傳統上一個演員只演一個角色,不過這樣有點沉悶嘛,囊括多角對演員來說既富挑戰性又好玩,這一刻扮茱麗葉的家人,轉個頭又當起了評判。」人們說起伍宇烈好以「鬼才」形容,如此刁鑽奇想,倒也有幾分切中:「而茱麗葉是不是只是茱麗葉其人這麼簡單呢?通過不同演員扮演,茱麗葉或許其實是任何人。」啊,原來伍宇烈不只著墨於殉情故事和人物的可能性,還試圖將聲音造出更多可能哪。

既然劇情設定是音樂綜合節目,自然要力求多姿多采才能營造出輪番比拼的氣勢和張力,不過,無伴奏合唱帶來的限制之一就是既缺乏佈景又沒有樂器,只能依賴演員撐起全場,「這個戲其實是由演員的音效和動作,以及觀眾的想像共同完成。」伍宇烈提供了一個觀劇法門:「倘若你閉上眼睛聽《大殉情》,你會發現好像坐在電視機前聽湖南衛視、天津衛視一樣,有舖陳有起伏,有段落有廣告,非常完整。然後張開眼睛,你發現腦海中想像的情景和舞台安排竟不一樣,這差距自然造成張力,以及對劇本的另一層演繹。」配合《殉情不得了》的舊配對新劇情,膾炙人口的經典配樂也要跟著改編,要嘛填上了新詞,要嘛開頭似模似樣但聽不到一半曲風忽變,音效與劇情原本互為表裡。至於配樂和舞台安排兩者如何調度取捨,則是他的工作。

作為一個舞蹈人,伍宇烈這樣看待舞蹈和合唱的不同:「無伴奏合唱最先吸引我的是默契,人們一起呼吸、一起唱歌。在舞蹈裡這是很難看到的,《天鵝湖》人人爭著當主角,觀眾和舞者對群舞中那一圈天鵝配角們都提不起興趣,但唱歌不是,只要有一個人跟不上,立刻全都聽不見了。」幾年來跟「一舖清唱」的共同創作過程中,不僅頻頻擦出亮眼的創作火花,更啟發他如何看待身體。

無論對舞蹈、音樂甚或是文學,這無疑都是一場別出心裁的跨界作品,短短一個半小時台上台下穿梭古今,來回陰間與陽間,只為了反覆在劇、舞、樂中找尋新的平衡點;在經典與新編中打開新的視角,新中藏舊,舊裡翻新,簡直無片刻冷場可言。

是的,自始至終,《大殉情》從來不是為了再現,相反地,這是一齣變形記──經典的扭轉,殉情的重讀,A cappella 的新用。

《大殉情》首演於 2014 年香港新視野藝術節,今年十一月底,將在臺灣戲曲中心再度登場,雖然台灣觀眾對粵語掌握度較香港本地人低,但兩地語言偶有互通,意會與誤會之間是否可能達成另一種變形?好戲未開鑼,一切猶未可知!

重要通知:

香港週 2016 ─無伴奏合唱音樂劇場《大殉情》原訂 11 月 25-26 日於臺灣戲曲中心的演出,因場地設備關係,現由大表演廳改至小表演廳進行,成人票價改為 NT$ 800,不設劃位,其表演日期及時段維持不變。已購買本劇票券的觀眾,可依兩廳院指示方式辦理退票及重新購票手續。此票務更改必先以全額退票再重新購票。造成困擾及不便,深感歉意。

兩廳院網頁:https://goo.gl/FZNFus

如有任何票務查詢,可致電兩廳院售票系統的電話 02-3393-9888。

如有其他節目查詢,可致電
(香港) 一舖清唱,電話+852 2154-4233 或
(台灣) 中觀文化有限公司,電話+886 02-27372717
或發電郵至 info@yatposingers.org

#劇場 #香港週 #伍宇烈 #一舖清唱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栩栩
資料提供香港週2016@台北

當初的男生老了──回應與改變:《男生.男再生》伍宇烈、王榮祿專訪

那一年,男生在舞台上脫去鳳冠霞帔,展露出內裡一身挺拔的西裝,然後在《黃飛鴻 2:男兒當自強》的雄偉音樂中,跳起宛如芭蕾般優雅的舞蹈。那一年,香港即將回歸。從英國 ...

04.11.2016

香港人文之聲:
《月魄》世界首演在臺灣

香港小交首次「登台」香港小交響樂團(Hong Kong Sinfonietta)成立於 1999 年,在音樂總監葉詠詩女士的帶領下,短短的十多年內已是香港旗艦樂 ...

09.11.2016

以藝術會菁英:南音粵樂在臺北

由港臺文化合作委員會主辦的「香港週」系列活動:《南音粵韻》與《香江寄情》音樂會即將在 11 月中旬於臺北演出。兩場演出緊扣今年「香港週」的「菁」字主題,讓港臺三 ...

08.11.2016

促進交流、邁過斷層,《港台生輝─粵京崑戲曲匯演》:演藝青年粵劇團藝術總監洪海專訪

2014 年國光劇團曾經舉辦過一場《京崑迎大戲》,乍看名字以為是只有京劇和崑曲,但其實因為「粵劇」又叫作「廣東大戲」,《京崑迎大戲》即包含了三者。其實要讓這三種 ...

10.11.2016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