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童乩知多少(二):
童乩的魔法世界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8.03.2017

1973 年以驅魔為題材的好萊塢電影《大法師》成為恐怖片經典,近年來溫子仁導演的《厲陰宅》系列再創恐怖片新高峰,同樣也以驅魔為題材。歐美信奉基督的社會,遇到科學不可解的超自然現象,仍然求助於宗教的神祕力量,驅魔一事於是提供了影視文化無限的創作素材,不斷吸引全世界的人一探這充滿未知的世界。

正因為超自然現象不分地域,所以全世界各民族幾乎都有「驅魔」的文化存在,有被惡靈纏身的人,自然也就有驅逐惡靈的人。臺灣民間社會裡,童乩正扮演驅魔的角色,他們的工作項目包括驅魔、收驚、牽亡魂、補運祈福⋯⋯等,許多臺灣人遇到人力難以解釋、處理的疑難雜症,往往找上童乩,希望透過童乩獲得神明的啟示和庇祐。近年來許多學者透過田野調查,發現童乩不僅為人們除邪治病,有時甚至扮演心理諮商者的角色,指引求助者如何排解眼前的難關。

由於社會上不時傳出童乩等宮廟神職人員騙財騙色的消息,讓童乩的社會形象和評價相當分歧,這與好萊塢驅魔電影中的驅魔人,多以正派立場出現非常不同。其實童乩及其文化淵遠流長,早已衍生自成一格的系統,並非只要臨場念咒畫符、披頭散髮持刀持劍跳舞這麼簡單。要成為一個法力高深的童乩,可沒那麼容易,而是需要經過一番修煉,經過重重考驗,才有可能成為眾多鄉親眼中的神明代言人。

大部分的童乩都不是生來就決定當童乩的,童乩就像職業一樣,屬於後天的一種選擇。然而,很多人之所以深信童乩的法術,在於童乩幫忙治療久病未癒的身體。許多童乩的成乩之路,也都跟疾病有關,他們往往都是生了一場找不出原因的怪病,在尋遍名醫仍藥石罔效之後,不得不求助於神祇,嘗試所謂的「民俗療法」,結果「奇蹟似」地康復。很多人從此以後便具備了靈異體質,可以感受神靈附體傳達旨意,這或許是一種冥冥中的緣分,因此決定一生都要替神明及鄉親服務。

當然也有童乩是因為天生具備敏感體質,從小就發現具有成童的潛能。有些廟宇會定期舉辦「採童大會」,由老乩童敲打法器邀請神明降臨,過程中若有人發生「起童」現象,就是與神明有緣的人,未來或可從事童乩的工作。不過,具有敏感體質,並不代表可以直接上陣起乩為人消災解厄,還必須經過一番法事的學習鍛鍊才行。尚未學習法事的乩童稱為「生童」,修煉完成的童乩則稱為「熟童」。

「生童」要成為「熟童」,首先必須經過「坐禁」的程序,用更通俗的說法,就像是「閉關」。「坐禁」的日期從七天到四十九天不等,甚至有些人達上百天。生童必須在宮廟中某一密閉空間中靜修,不准言語、不准和外界接觸,每日僅食用水果和極簡單的乾糧,過程中除了冥想,就是熟讀法事的相關書籍。「坐禁」對於童乩的身心修養是一種考驗,考驗童乩是否真的能靜下心來,與鬼神連繫,成為神靈附體之人。

通過「坐禁」的童乩,還必須跟隨老童乩和道士學習執行各類法事,就像學徒向師父學習一樣,等到舉行各類儀式都可以獨當一面,才算真正可以開壇做法的熟童。一般人對童乩的印象,大致有兩種,一種在神壇傳達神諭,偏向靜態,一種持刀劍跳舞,偏向動態,這是「文乩」和「武乩」之別。基本上童乩都可在神壇做法誦咒起乩,但並不是所有童乩都需要執行「操五寶」的法事。五寶分別是七星劍、銅棍(狼牙棒)、鯊魚劍、月斧、刺球,武乩起乩時會用五寶劈打自己身體,透過流血彰顯神威驅魔除邪。

五寶皆是斬妖除魔的法器,七星劍乃是五寶之首,上有北斗七星的裝飾,是民間信仰中最重要的法器之一,被視為擁有最強力量。銅棍狀似狼牙棒,上有一百零八支鋼片或釘子,象徵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鯊魚劍上的齒數也須符合吉凶之別。月斧和一般的斧頭形似,上頭也有北斗七星裝飾,用以驅除邪魔。刺球又稱紅柑,上有五十至一百餘支釘子,釘子尖端纏有紅色絲線。童乩操五寶屬於相當神聖的活動,事前必須要「淨身」,讓神明降駕於潔淨的身體,使用五寶替人間驅除邪魔。

童乩宣說神諭的方式也有兩種,法力高深、經驗老道的童乩,即使起乩仍可以口語表述神意,有時會以歌仔戲等傳統曲調唱出,但有些童乩起乩時無法言語,必須使用輦轎或手轎之桿為筆,在沙盤或淨香盤內寫下神諭。沙盤寫字多數潦草,一般人難以辨識,需要由宮廟或神壇中的「桌頭」代為抄錄、進行解釋。「神明」透過童乩下達的旨意是否真有助於艱苦的人們改善生活呢?不妨來看看實際的案例。

文史工作者黃俊文在臺南後壁區民安宮調查童乩做法的近八十個案例,發現多數是上年紀的長輩為長期病痛而來,但是也有其他年齡層的人來詢問事業、風水、課業、感情等。他歸納出幾種主要形式: (1)43 案屬於年紀較大的長輩,患有長期慢性病(如肝腎、糖尿病等),童乩透過把脈,解釋致病原因,進行「靈療」(如焚金紙、唸咒語);(2)17 人分布各年齡層,病情大多輕微,童乩先把脈再解釋病因,最後開符水、藥單。(3)12 案以中青年、學生居多,詢問事業、學業等問題,童乩會雙向溝通,並提供改善之道。(4)9 案例是兒童小孩為主的收驚,童乩也是先把脈,再收驚,給予符水或建議改善方法(註 1)。

黃俊文發現,童乩解釋致病因時,往往連繫到當事人的人際關係,說明身體病痛和內心鬱結有關,因此建議當事人調整不當的處世方法,或是多多為善積德,方能改善身體和運勢。童乩勸人以「為善」作為療癒身體的途徑,喝符水雖是必要的環節,卻並非是唯一的解藥(註 2)。

童乩是可以穿梭天人之際的人,服務之對象包括神、人、鬼三者。奉祀陰司主管的東嶽大帝或地藏王菩薩的廟宇,會請童乩執行特別的打城法事。漢人民間傳說生前不正常死亡之人(災禍、自殺),死後怨念深重,靈魂不得投胎轉世,只好被困於枉死城。除橫死之人,未出世而死亡的嬰兒,沒有後人祭祀的孤魂野鬼,枉死城都成為他們的暫居之地,尤於怨念未解,這些亡靈作祟在親族身上,使其災禍連連。童乩舉辦打城法事,便是要替這些孤魂超渡,幫助他們順利走入六道輪迴,轉世再生。

從心理輔導諮商的角度來看,打城法事主要是替生者、亡者消除內心遺憾,可以不再糾結於過去的錯誤,勇於面對未來。生者展開人生新的階段,亡者亦然。不論是操五寶斬妖除魔、沙盤寫字揭示神諭、開符水治病消災、打城救亡靈,在在可見童乩在民間信仰中扮演重要角色,在於他們往往實質解決庶民生活中的疑難雜症。

註 1|黃俊文:〈民俗醫療(童乩)——以民安宮保生大帝為例的訪查報告〉《中正歷史學刊》4 期(2004 年 12 月),頁 143-167。
註 2|黃俊文:〈民俗醫療(童乩)——以民安宮保生大帝為例的訪查報告〉,頁 157-162。

#文化 #宗教 #臺灣 #童乩 #信仰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莊祐端
圖片提供YELLOW Mao | 黃毛 - Photographer Taichung, Taiwan(CC BY-NC-ND 2.0)、王梨(CC BY-SA 2.0)、g(CC BY-NC-ND 2.0)

臺灣童乩知多少(一):
他們的小歷史

07.03.2017

臺灣童乩知多少(三):
女童乩的生命華光

08.03.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