吟遊的地球人│如果戒不掉就一口氣飛回去

作者達達
日期10.03.2017

過了好幾天,我已經不確定這種必須要戒的念頭是怎麼闖進我的腦袋裡的。好像身體裡原本有一個空房間,但忽然被一群人闖入,他們說要把這裡當成會議室,說完擺了桌,就召開一場叫做「勒戒委員會」的會議。各種長得像是法官的人齊聚一堂,有鬍子,有茶杯,人人手上都有一支大槌。他們各自闡述理念後,由一個黃鼠狼臉孔的猥瑣人物在底下為他們交換紙條,最後委員們在我的大腦裡達成了協議,大槌落下:「本席宣判,犯人直送勒戒所,接受地球現實教育。」

從此以後,野草星的事情,我不能再用力地想,拼命去回憶了。我得接受自己的飛船已經被偷走的事實。我必須進行各種努力,比方說與一些人類成為同盟,與更多人產生連結。委員會說:「癮的反面是關聯,與誰有關,就不會對幻想成癮。」他們警告我,你不能再處於那種,回不去野草星又不願意加入群的孤絕狀態裡了。

自從這種現實教育灌進我腦袋裡以後,我天天都在想辦法讓自己死心。

其中有一天我去參加朋友的婚禮。

新娘穿著白色的禮服,露出光滑的肩膀還有硬擠出來的乳溝。她的臉被抹了很濃的妝,進場的時候她笑,笑得我完全不認得她是誰。那是一場二十幾桌的婚宴,圓桌上的人我通通都不認識。桌上擺著女方親友的紙牌子。我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桌子中間有個可以旋轉的大托盤,菜在旋轉,我的腦袋也旋轉。我不能吐,我必須習慣。我要當一個好地球人。

這種嫁娶的儀式真是殘酷,爸爸說完話,覺得自己失去女兒。新郎接過手,覺得自己有了新的身分。女兒進場的時候笑,馬上又哭,眼睫毛都黏在一起了。與我同桌的女方親友不是善類,有人竟討論起自己失敗的婚姻,抱持著看戲的心情來。有人希望自己也能結婚,這樣包出去的紅包才能回本。我夾了一顆紅色的花生粉炸湯圓,嚼嚼嚼,吞下去,再夾了一顆白的,嚼嚼嚼,吞下去。

趁著新娘去換下一套衣服的時候,我逃出婚宴會場,雖然沒有到不能喘息的程度,但已經不想再回座了。

我好想回野草星,回去找我的朋友。自從來到地球以後,我們就失去了聯絡。如今他在哪裡做著什麼事呢?他是不是又獨自面對什麼苦惱,想要一個人平定內在的亂局,從無到有全部重建自己呢?他在哪顆星球,遇見了好人還是懷事呢?他那邊有沒有婚禮可參加,有沒有炸湯圓呢?我想去找他。

只要找到他,我們就能去爬山,挑個奇怪的山洞躲起來生火,在火焰旁把影子烤暖烘乾。我喜歡跟他說話,我們聊不同的星球如何形成不同的生態圈,他會模仿單腳蜘蛛跳舞的節奏,我說大陸飛船要用哪一種燃料才能夠更穩定地升空。聊到深處的時候我們會變得很小心,仔細地為彼此設計隱喻,然後試著把心中想要告訴對方的事,用一張薄薄的紙網子撈起,再輕輕捧著彼此的金魚,把它放進腦海裡最溫暖的洋流裡。野草星人最美好的地方就是能把模糊的事用溫柔的方法圈養起來,在特定的時刻獻給所愛的人。

但現在我不能接觸他了,他也要被戒掉。

所有的現象都是症狀。小雲朵被風吹得好痛,破了一個洞,卻下不出雨來。六線道上有救護車衝來衝去,警笛聲隨著車速遠離而變調走音,綠燈,閃爍的黃燈,紅燈,綠燈。我腳下是水泥地,用盡全力踏,水泥地還是水泥地,沒有裂痕,沒有聲音,沒有腳印。我飛不起來,我還在原來的婚宴會場外。雲解體了。我好睏,我好想再夢見野草星,但我必須戒掉。

我必須回去婚宴現場。我已經包了紅包,我必須要吃飽。我該給的祝福已經給了,該被奪走的也已經被奪走了,好好吃完這頓飯,撐過去,我就是一個好地球人。

好地球人必須覺得所有正確的事都是對的,不要太多疑。好地球人為別人著想,也為自己努力。好地球人珍惜生命,也付出愛。就算你的愛只有一點點,你也要去哪裡貸款,跟別人借一點,或者去騙一點,以愛滾愛,你就能變成一個很有愛的地球人。

做了幾次腹式呼吸,我已經感覺到戒斷症狀減輕了,我背脊上的小洞逐漸癒合。那個小洞是我野草星的肚臍,是母星傳遞能量給我們的通道,它像耳朵一樣可以聽見植物的低語。我還記得有些樹唱搖籃曲,有些樹講道理,有些樹只是單純地發出固定頻率的聲音。為了成為一個乾淨的地球人,我只准自己聽別人聽得到的東西,所以也要戒掉這個小洞。是感應到了我的決心,所以它才自己閉了起來吧。就像耳洞,因為太久沒塞耳環,被肉填滿。我很快就會好起來,我已經是準地球人了。

然後我要一份工作,我要住在公司附近。

我要租屋,平常一個人吃飯,偶爾和同事一起喝酒。我的房間門上有個號碼,像旅館那樣,我的隔壁住著跟我一樣的人。我住的地方有一條很長很長的走廊,走廊的一頭放著兩三台洗衣機,另一頭則是飲水機。逃生梯的出口上了鎖,下雨的時候會聽見鐵皮屋頂發出巨響,我有灰色的地磚,白色的牆壁和棕色的門。夏天極熱,冬天極冷。

我要去上班,上班有薪水,薪水拿來買回我的生活。除了吃喝與房租,我還要聽音樂,讀很多書。我也會像個地球人那樣偶爾問自己,你的時間就這樣被別人買去,等於你的生命被定價了,你不會覺得難受嗎?我會冷靜地回答,那只是個數字,數字越高,可以支配的東西就越多。我的工作是替別人解決問題,我面對機械,我調整設計圖,我生產最新的設備,我讓客戶能夠用更少的能量得到更好的成果。

我要對星期一有感覺。

星期一我要連出門呼吸都覺得累,人類說這叫 Monday Blue,星期一藍,藍色是憂鬱。星期一我會想起無人的海邊。星期一我閉上眼,在腦海裡我不必開口,不必對誰解釋自己的行動。星期一我穿過意識的防風林,木麻黃的葉子掉了滿地,像地毯那樣鬆軟,每踩一步就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我喜歡沙灘上走路的矛盾,明明踩得那麼深,一陣風吹來腳印就馬上消失。星期一在意識的海邊我坐在漂流木上回頭看,自己走過來的腳印逐漸模糊,那些腳印一路從野草星跟著我過來,但我已經無法順著腳印走回去了。只有在星期一我允許自己偷偷思念野草星。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每個地球人都來自不同的外星球。每個人都離開自己的母星,在這顆可怕的藍色星球打拼,只是大家都不肯提起那些往事,反正也回不去了,講了又能如何。於是胎記消失,大樓拔地而起,爬上爬下幾次,逐漸知道什麼可行什麼不行,找到了自己的樓層,連夢囈都變成了地球語。所有人都來自外星,不甘心的不只是你。

再見了野草星,我下定決心要加入地球人的行列。我呼吸地球的空氣,說地球語跟地球人打交道,無論我的工作是什麼,寫的說的唱的是什麼,我都必須合乎地球的意義與價值。在地球就該追尋地球的夢,面對地球的現實。

我回到婚宴現場,拉開自己的椅子,坐下來,把杯子裡的柳丁混芭樂汁一口氣喝掉。同桌的女方親友們開始打包,有人搶到了佛跳牆,有人包走了番茄和西瓜,有人摸走了沒開瓶的酒。我坐在椅子上享受著散場。

婚禮總算結束了,現場收拾的工作人員把塑膠板凳疊起來,變成一座又一座高高的,紅色的塔。我帶走一個還沒拉開的拉炮,即便只有一點點,也要開始蒐集燃料。要參加的婚禮還有這麼多,總有一天我能存下到足夠的量。如果勒戒失敗了,我就把這些拉炮來拿來當火箭推進器,一口氣飛回野草星。

 

【吟遊的地球人】
地球是個隱喻。地球繞太陽轉,一年一圈。太陽又在銀河系裡頭轉,所以地球的軌跡是個螺旋。如果你看得見時間和尺度造成的相對關係,便不會覺得自己在兜圈子。我們探索地球的方式,也是我們認識自己的方式。偽科學,寫牢騷,地球不只是個隱喻。

 

【達達】
本名李勇達,台北出生,住在台北。朋友對我說:「當你很認真地在思考的時候,看起來很笨;但當你看起來甚麼都知道的時候,就是在唬爛。」自我介紹偏差實在太大了,我也還沒獲得顯著的頭銜或標籤足以供人想像。暫時只能告訴你,我爬過黑乎乎的火山,也看過亮晶晶的極光,曾在荷蘭搭上輾過臥軌者的慘兮兮列車,但我已經放棄思考其中的關聯,現在看起來還是很笨。我有個部落格,叫做【毫無用處可言的旅行筆記】。 

#達達 #吟遊的地球人 #李勇達 #野草星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達達
攝影達達

吟遊的地球人|最終侵蝕基準面

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以你看不見的速度,山拔高,河切割,谷隱沒。在感知之外的地方,還有更多力量尚未被命名與詮釋。兩種力量改變著地形的樣貌,一股來自內在,一股來自外在 ...

09.03.2015

吟遊的地球人|雲裡彼此的名字

也許你記得一些臉孔。西裝頭的那個是早上同一班公車的上班族,短裙高跟鞋的那個是同一層公寓的鄰居,綁辮子的大叔是那間咖啡店的常客,他就著電腦,坐在窗邊的角落。你認得 ...

21.04.2015

吟遊的地球人|石頭上

石頭比人類懂得時間。巨岩被東北季風磨尖,這段海岸沒有圓潤的曲線。季風方向穩定並且持久,石頭又待著沒辦法走。各種季節的風從不同的角度吹來,雖不若東北季風那樣強勁, ...

18.05.2015

吟遊的地球人|得要重複著什麼才能抵達花季

今年花季我去拜訪一棵四季分明的花樹。她習慣在秋天葉黃,冬天枯枝,春天來臨前徹底休眠。天暖了抽長新芽,雨來了再展綠葉,她總在初夏冒出花苞。雄花量多命短,整朵從枝頭 ...

17.06.2015

吟遊的地球人|盆底人的颱風後

颱風過後河岸的夏夜空氣鬆散,涼爽地好像遠遠就能看見秋天在那準備著。在堤下走路,像水流一樣,方向清楚但不一定需要什麼明確的座標。流速改變著,溫度改變著,細細的蒸氣 ...

21.07.2015

吟遊的地球人|專屬於厭世者的小逆流時刻

我家在河邊第三條大馬路,退一步想是水岸第三排的感覺,從樓梯口走到水門口,只要五分鐘的距離。因此河濱接納了我的成長。成長總是彆扭難堪的。

25.08.2015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