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選書|
漫畫人生的起承轉合

作者BIOS 選書
日期22.09.2017

之後,我在紙上畫了一條線段,線段上畫了三十二個刻度代表頁數。將刻度分成起承轉合四段,再細分每頁要畫些什麼。漫畫是這樣,作者可以去切割劇情裡的人生,規定何時出場何時領便當,何時愛上何時失戀,何時成功何時落魄。

第八屆金漫獎於九月中頒獎,阮光民以《用九柑仔店》奪下青年漫畫獎及年度漫畫大獎,可說是今年戰果最為豐碩的台灣漫畫家。然而早在金漫獎開辦之前,阮光民就已經是漫畫獎項的常勝軍,最廣為人知的作品《東華春理髮廳》甚至改編成電視劇。這一次,阮光民不畫漫畫,執筆寫下《阮是漫畫家》,主角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起:擔任漫畫家助手的那段日子

鮮少聽到當上漫畫家的人,是因為家庭期待或是社會背景發展而「不得不做」,反倒是出社會後在辦公室閒聊,無意間提到大家都曾有過漫畫家的夢。阮光民亦和大夥懷抱一樣的夢,不過他毅然決然地實踐了。在那個沒有專門教導漫畫繪製科系的年代(話說回來,現在這樣的科系好像也是少數),阮光民高職廣告設計系畢業,退伍後輾轉來到創作漫畫《小和尚》的賴有賢底下擔任助手,一做就是六年。

對於想自學或精進畫技的人來說,「模仿」究竟是不是個好方法?在阮光民的助手日子裡,因為必須要畫主筆不想畫或沒空畫的分鏡或場景,得去分析主筆的筆觸、營造氛圍的技巧,才能呈現出主筆的「靈魂」。這時候助手總是在臨摹中加入一點自己的思維作圖,阮光民說,那段時光改變了他看漫畫的方式。那麼,模仿有用嗎?或許見仁見智。但能夠確定的是,阮光民的漫畫家之路,就是從擔任助手的臨摹學習開始。

承:漫畫新人獎的肯定,點亮三秒鐘的燈

日復一日的畫稿工作中,阮光民不時會將閃過腦海的靈感記錄在完稿紙邊,下班時裁下帶回去,累積成他第一個漫畫新人獎的作品。那時網路漫畫還未普及,發表平台除了漫畫雜誌,就是報紙媒體。除非是透過漫畫家推薦,就只有參加比賽得獎才有機會曝光。在決定投稿漫畫比賽後,他除了下班立馬回家趕稿,也研究歷屆得獎作品並得出心得:那個年代,畫技凌駕一切。在書中,阮光民自嘲自己的畫技就如邊緣人一般,該如何突破重圍讓他煩惱不已。最後他運用了助手優勢:紮實地學分鏡與看各種漫畫的表演形式,以及貼網跟刮網貼的基本功。在純手工繪製漫畫的年代,這些就是最好的武器。

在得知自己獲得漫畫新人獎時,雖然並沒有預期的狂喜,但確實為阮光民帶來一些自信。不論是作為漫畫家,或是做任何事,我們都需要他人的肯定。雖然自信與自負就在一線間,但這樣的肯定仍是必要的,因為會讓我們檢視來時的路是否正確,未來的路又該往何處走:

得獎是這樣的,感應式的燈照了你一下,大家看了一下,你低頭確認一下腳下和抬頭看一下前方是不是你要走的路。笑一笑,繼續走。

轉:《東華春理髮廳》的創作分水嶺

擔任助手可以說是訓練基本功、潛沉的時期,如果想獨當一面,勢必得決定自己究竟要以什麼樣的「路數」行走江湖。這件事困擾阮光民許久:在工作室時,賴有賢曾要求助手們每週繳交人物設計圖做練習,對阮光民來說最不擅長的便是少年漫畫的設定。即便到後來曾創作少年漫畫《光與闇》,但最後仍偏離典型少年漫畫的模樣。或許當累積到一定階段想要再往前突破時,需捨棄之前已經擅長、熟悉的技能與風格。

《東華春理髮廳》便是阮光民擺脫過去助理時期所學,用自己的語法所說的故事。沒有那些熱血場面、沒有絕對的好人壞人,而多了現在漫畫迷對阮光民作品的印象:清新、溫暖。《東華春理髮廳》也成為台灣漫畫史上少數改編電視劇的作品,讓更多人認識到阮光民這個名字。

合:學習咀嚼「無奈」,消化然後排出

漫畫能夠「造夢」,因此吸引了許多人想要投入。然而實際上畫圖的過程不比夢一般熱鬧,經常得面對孤單。漫畫並不是畫得用心、畫技不錯就能保證成功,一路上有太多自我懷疑的時刻:當市場反應不佳時,還有勇氣再重拾畫筆,繼續走下去嗎?這是每個創作者需要面對的挑戰。對阮光民來說,讀者願意看他所畫下的故事、甚至掏錢出來買,這些都是「朋友」才會做的事。能擁有這麼多的朋友,面對創作似乎就不那麼灰心挫敗。

身為漫畫家的阮光民,能夠決定故事該往何處發展;而作為《阮是漫畫家》的作者,他也讓「阮光民」的故事繼續走下去。

《阮是漫畫家》


作者:阮光民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2017.08.28

 

#漫畫 #大塊文化 #阮光民 #東華春理髮廳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史比野塔
圖片提供大塊文化
攝影蔡詩凡

九月書摘|
沒有名字,也無所謂快樂不快樂

〈無所謂快樂〉平庸是幸福。照這個邏輯,我活在一個幸福的時代。再沒有一個時代比我的時代更大眾化,庸俗,無名,零碎,人人活得面目模糊,躲在面板後頭過日子,汲汲一生尋 ...

19.09.2017

九月選書|
學會怎麼穿衣服,比去補習數學更重要

人們最常問的兩個問題,一個是「你真的愛我嗎?」,另一個則是「今天該穿什麼?」《衣櫥裡的人文學》作者金弘基認為,這兩個問題之間其實是息息相關的,因為我們總是期待心 ...

27.09.2017

九月選書|
手握一杯卜茶,伊斯坦堡五十年晃蕩而過

閱讀奧罕・帕慕克《我心中的陌生人》時,腦海裡不時浮現張愛玲《傾城之戀》。倒不全然是同社會動盪成就了白流蘇的愛情一般,軍事政變或政治不穩定並不完全是《我心中的陌生 ...

27.09.2017

九月選書|
不在「厝內」的公共灶咖:鄉鎮裡的老雜貨店

「企彼位,甘哪咧行阮叨灶咖同款」(去那裡,就像去我家廚房一樣)。聽到這句話,在小城鎮長大的人會會心一笑:鄉間的雜貨店,應該就是最常榮登那個「不是自己家灶咖的灶咖 ...

29.09.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