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選書|
該換女人養性愛機器人了吧?《荒謬生活的可能解答》

作者BIOS 選書
日期08.02.2018

編按:關於空氣娃娃伴侶與機器人伴侶的故事,不少電影與電視劇都拍過了,但是似乎很少人好奇,如果女人能養成一個能滿足慾望需求的專屬機器人,那是多好的事。

 

《荒謬生活的可能解答》是一本成人版的伊索寓言,站在陰性的位置觀察發生於「家庭」場域裡的各種關係:假如我的靈魂伴侶在另個星球、假如三人婚姻合法化、假如城市裡充斥著「我」的分身⋯⋯作者提出大膽假設的狀況劇,試探人們的不道德底線、在親密關係裡的邪惡與機智。有時她直白的冷幽默讓人頭皮發麻,盡是一些讓人感受「好噁、好爽、好賤」的場景,那些讓神經發酸發疼逼近髒話的潛台詞,其實並不荒謬,一直在生活裡慢慢發酵。

 

本文節選自〈可能的解答〉(Some Possible Solutions)一章。

專屬男神

我不是會把專屬男神藏起來的那種人,比方收在臥房、浴室這類最可能互動的地方。我喜歡他坐在廚房平台上。我喜歡他躺在白色皮革沙發上。

不過,大家確實會因此用不同的眼光看你。朋友來家裡小酌時,看到你的專屬男神坐在白色皮革沙發上不免要說:老天啊,有必要這樣嗎,饒了我們吧。

即使你剛開始會替自己辯解,即使你把朋友的反感部分歸因於嫉妒,大家酸你酸夠之後(哦哦哦,他還真的一絲不掛),你還是會把他打發走。他起身,臉上一抹永久不變的淡淡笑容(非常神祕,而且妙不可言,微張的嘴唇剛好能讓女人把舌頭伸進去),晃呀晃地穿過走廊,挺著永遠處於勃起狀態的大陰莖,藍色的運動員結實身材不時撞上牆壁(天啊,誰叫他的腿又長又壯!),因為步行功能還不夠理想(不是我要抱怨好嗎)。

之後,你的朋友終於可以坐下來喝杯馬丁尼。你的孤單寂寞對他們似乎毫無影響。

那些人真好笑!我那麼愛專屬男神是有道理的。他堅挺的藍色陰莖上有個突起,可以抵著我的陰蒂震動。那是我從來沒有過的體驗。他永遠不會軟掉,永遠不會累,無聊更不在他的設定裡面。買下他之後的幾個月,我們一天做三次、四次、五次。做愛對健康大大有益,你知道。說真的,光看就看得出來,主要是皮膚。你應該看看我的臉。

除此之外還有他的眼睛。那兩面小鏡子把我反射回自己的眼底。最近幾個月,我發現了一個很棒的附加優點:我先是在他的眼中看到我自己,接著他把沒有睫毛的眼皮一眨(模擬真人每四秒眨一次),我又看不到自己,等他再張開眼睛,我又看到了自己。

還有他的手臂。我說的是他的手臂!他的手。那宛如雕刻的塑膠肌肉,連手腕到手肘的粗厚血管都清楚可見。這種塑膠跟我以前知道的塑膠都不一樣,有種特殊的柔軟質地,軟得不得了,比皮膚的觸感還要好。

辦完事後他從後面抱住我,我的屁股貼著他涼涼的平坦腹部。如果我又有感覺,只要把身體再滑回他的陰莖上面就行了。這麼說吧。他們一定訪問過好幾百個焦點團體。想必有好幾個生物學家團隊投入研究,不然怎麼會拿捏得那麼恰到好處,面面俱到,連對話考慮到了。甚至連用海綿清洗他的老二都是一種享受。

「你喜歡上我嗎?」我或許會問。
「我喜歡上你。」用低沉平板的聲音回答是他原來的設定。
「你想過來這裡嗎?」我會說。
「我想過來這裡,」他會回。
「我不累,」我會說。
「你不累?」他會回。
「我先去沖個澡,」我會說。
「你先去沖個澡?」他會回。

專屬男神是第一代(對,我喜歡跟朋友說,那筆錢剝了我一層皮,卻讓我得到了兩隻手和兩隻腿)。新的一代當然會改變,功能會再進化,我不否認我大概會是第一個排隊去把專屬男神更新升級的人。

不過,專屬男神還有另外一面。幾天前他開始有點故障。當我問「你喜歡上我嗎?」他回答「你要去上廁所?」還停在我的上一句話。驚悚的情緒平復過後,我亂感動的,甚至沒把說明書拿出來看。

當我說「我現在要去吃早餐」,他會答「我們去睡覺」。晚上我跟他說「今天上班累死我了」,他會說「你現在要去吃早餐?」

到最後,我漸漸感覺到有一股意志透過他說出的話在脈動。我出去幫他買了一些衣服,品牌牛仔褲和喀什米爾毛衣,但專屬男神的比例不適合穿人類的衣服,想也知道他最適合什麼都不穿。牛仔褲最長只到他的修長大腿,他的二頭肌快把毛衣撐爆,更別提拉鍊那裡某些無法克服的問題,最後當然只能讓拉鍊開開。

我忍不住笑他。

「行不通,對吧?」我說。
「你買了衣服給我?」他說,敷衍我幾句。
「你太帥了,衣服配不上你!」我對他說,是真的。他的五官毫無瑕疵,上面頂著完美的大光頭。比尤.伯連納(註 1)帥一百倍。
「我想試穿看看,」他說。
「你害我笑到肚子痛,真的,」我對他說,已經在想像這些話過不久又會丟回來給我。我太帥了,衣服配不上我?我害你笑到肚子痛,真的嗎?
「先試毛衣嗎?」他問。

拉他坐在床上,扯掉他下半身的牛仔褲時,我提醒自己:我不需要其他人需要的東西。我不需要手牽手在街上或沙灘上漫步,讓陌生人嫉妒我們真是天造地設、幸福恩愛的金童玉女。那些老娘都幹過了,各位鄉親父老!跟一個人黏在一起太久,你都會開始討厭你自己。我愛過我休掉的每個男人。問題在於隨時善解人意、體貼另一個人的各種心情和狀況真的很難。

但你知道什麼很簡單,而且是超級簡單嗎?專屬男神再度一絲不掛地躺在那裡時,幫他口交個一兩下。他永遠不會抓住我的後腦杓,往他的那話兒裡按;他永遠不會在我停下來時哀哀叫。

你有點⋯⋯走火入魔,我朋友喜歡這麼說,邊說邊一臉刻薄地磨著臼齒,呼嚕嚕吸著亞麻子鳳梨口味的冰沙,手抓著他們的紅棕色大包包。你可以比這樣更好,他們說。你那麼瘦,皮膚亮到金光閃閃,沒人猜得到你已經年過四十,又那麼會賺錢,大家都想抱你大腿,再說一穿上那件霓紅色比基尼,你整個人艷光四射。幹麻要把黃金年華都浪費在專屬男神身上。

他們常以為我跟著他們一起笑,其實我是在笑他們。有天他們或許會找到自己的解決方法。也許會,也許不會。

而我需要的是:一個藍色的男人、一間白色公寓、一排棕櫚樹、早上冥想,還有高潮一次接一次的夜晚。

不過呢,以上只是要說,此刻我卡在一個荒謬至極的情況下。幾分鐘前我從一個春夢裡醒來(夢中的惡魔舔掉印在我兩乳中間的液體,沙灘上的獅身人面圍繞著一個針筒緩緩移動),準備好跟專屬男神再戰一場。但伸手去開他的開關時(一語雙關),卻發現他那平滑的塑膠身體沒從後面夾住我。他不見了。我一慌,慌得有點過頭,既擔心他,也擔心我在他身上的投資。我光溜溜衝下床,驚慌失措地跑上白色走廊,發現他人在廚房裡,坐在光滑的白色平台前的白色高腳椅上,體內刷刷刷發出不對勁的細小聲響,手肘靠在平台上,整個人垂頭喪氣,像極了一個疲憊頹喪的丈夫。

所以現在我們才會站在這裡——但我的反應是不是,嘿,箱子在哪裡?可以退貨嗎?我到底把收據丟到哪裡去了?我是不是理直氣壯地覺得他的語無倫次其實表示這個專屬男神內部有問題?是不是覺得自己拿到了瑕疵品?

可憐的傢伙。他說的話沒有一句不是我丟給他的話。

「你很傷心嗎?」我忍不住問,雖然明知道他會怎麼回答。就如同我知道當我說「你還好嗎」、「怎麼了嗎」、「別擔心」之類的話,他會怎麼回答。

我應該把他退回去,我知道我應該這麼做,我相信我會。我一直都是勇敢捍衛自身權益的消費者。

但我們就這樣三更半夜並肩坐在光滑的高腳凳上。他慢慢地、疲倦地抬起頭(我突然發現那是所有動作裡最像人的一種),我心裡一震,打從一開始他那個神祕的淡淡微笑原來是苦笑。當我看著他的眼睛時,我驚訝地發現(應該是因為晚上很黑)那不再是反射我的鏡子,而是阻止我進入他內心的黑牆。

「我來了(註 2),」最後他說。「我很悲傷。我沒事。」

接著,他做了一件我從沒在說明書的設定裡看過的事。他讓右手臂的下半截掉到平台上,掌心朝上,手指攤開。

「不太對勁,」他說。「別擔心?」

我心裡想的是:唉唉唉。我心裡想的是:又來了。即使是擁有完美老二的東西也會出大問題。即使是聖潔修女也會愛得死去活來。

註 1|Yul Brynner,美國演員,代表作是《國王與我》。(本書皆為譯註)
註 2|原文為 I am coming,也有達到高潮之意。

《荒謬生活的可能解答》


作者:海倫・飛利浦斯(Helen Philips)
譯者:謝佩妏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18.1.11

#選書 #臉譜出版 #荒謬生活的可能解答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李姿穎 Abby
攝影蔡詩凡
資料提供臉譜出版

二月選書|
因為疼痛,所以存在:《絨毛兔》落淚的那瞬間

29.01.2018

二月選書|
失明前給世界的彩色絮語:賈曼《色度》

02.02.2018

二月選書|
用三十年失去,《我們的島》還能呼吸多久?

08.02.2018

二月選書|
腐屍味裡的確幸,看見底層的《慈悲》

08.02.2018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