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音樂故事館】你的嚎哭,沒有人聽見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07.06.2018

李奕樵點播:Planescape Torment〈Smoldering Corpse Bar〉

 

你穿越諸界而來,來到冒煙屍體酒吧。

店裡的火爐,是沈醉在己身無盡火焰的活屍,它的精神恍惚,肉身焦脆,在空中旋轉。你試著走近它,但被驚人的高溫逼退。你環顧四周。店裡的人與惡魔與概念與信仰都在飲酒談笑,它們的眼中都沒有你,都只是碰巧來到這裡,但很奇怪地,與此同時,你知道它們都在等待你。矮胖的酒保認出你,你的前世在這裡用一顆眼球抵債。

輪迴是一件多麼美的事。徹底地遺忘一切,又還是自己。

每經過一張酒桌(上面佈滿各種器具的刮痕,新舊不一,有些像是尾巴尖刺的軌跡),你的時間感就像是踢飛了沙漏般地瘋狂旋轉。在店內繞了一圈,你幾乎忘記之前的自己了。被這個世界的想像沖刷得很遠。

「無知是真理的濾鏡。」你聽到有聲音這麼說。但你見不到說話的人,甚至那些話,也不是用你所知的語言組成的。但那些語意確實存在,而且⋯⋯甚至存在兩種矛盾的印象,你可以感覺到說話的人有一種輕蔑的笑容,但它同時又是誠敬的。

你環顧四周。你的身邊並沒有其它酒客,也沒有一個人試圖與你進行視線交流。你注意到那具燃燒的屍體,它的灰燼隨著上升氣流穿過酒吧屋頂被燻黑的煙囪。

 The Nameless One -「你在對我說話嗎?」你對著空中問。

「如果您聽到的話。那麼我『算是』在對您說話。」你聽到對方回答,但這個回答的同時,還疊有另一個聲道:「真是不入流的問題。您。」而當你回想剛剛聽到的東西的時候,又發現在這兩個回答底下,同時還有一聲長長的嘆息。在那之下,彷彿還有一些什麼,但你已無法分辨了。讓你感到困惑的是,這一切訊息是如此恰當的被疊加在一起,銘刻到你的記憶之中。但即便如此,你還是知道自己遺漏了很多訊息。

The Nameless One -「抱歉,可以再說一次嗎?」

然後你發現那聲長長的嘆息居然一直延續。甚至連你的問題都包覆進去了。

「為什麼呢?完全的重複是缺乏生命的。」對方在他的嘆息之上回答。但這個回答的同時,還疊有另一個聲道:「真是不入流的要求。您。」雖然你聽到這些話語的內容,但是你同時又發現有某種東西是重複的,某種主題的重現。像是──

The Nameless One -「我彷彿感受到⋯⋯某種純淨與喜悅,那是你做的嗎?」

你聽到一陣笑聲。在漫長的嘆息之上。神奇的是,明明是完全一樣的嘆息聲,承載的情感不知何時已從遺憾轉變為舒暢。但在相對單純的聲響中,某種懸念仍在持續。基於直覺,你猜想你需要在正確的節拍問出正確的問題,才能延續這場對話。你細數笑聲的長度,在結束時等待一定長度的空白。然後問出你想到最簡單的問題。

The Nameless One -「你是誰?」

「我是稍縱即逝的。」「是不精準的。」「同時肉欲且靈性的。」「是在真理之外最接近真理的幻象。」「是物理學、數學與生理學限制之下的巧合與奇蹟。」「是正弦波型的無限疊加。」「我是無限時間跨度的。即便沈默都能述說的。」「我是無限音階。」「我是無限複調。」它說。雖然你感覺自己的腦子被同時響起的聲音塞滿了,但你很清楚地知道,那些同時響起的聲音,都來自同一個存在,甚至,來自同一組發聲器官。

The Nameless One -「⋯⋯好吧,我就叫你無限複調。你在這裡幹什麼?」

無限複調發出一種奇異的樂音,某種憂傷的吟唱跟質地豐富的打擊樂器。你集中精神去聽,發現那都是貧民窟的聲音,妓女的呻吟與喪親者的慟哭,車輪在泥濘的路上顛簸前進,產婆的房門在雨中開闔。殘缺的行乞者將頭磕出聲響──

你發現自己淚流滿面。

「我蒐集 / 組合 / 誘發凡人的聲響 / 情感 / 幻象。」無限複調說。

The Nameless One -「你沒辦法停止那樣說話對不對?」

「就像凡人不願用嬰兒 / 野獸的嚎哭 / 咆哮來傳遞訊息。您。」無限複調說:「我們其實並無差異。」

The Nameless One - 開始學狗咆哮。

像是在展現自己的幽默感般地,你聽到無限複調也開始模仿狗群對天長嘯。一開始一隻,然後兩隻,然後三隻⋯⋯,你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每隻狗的位置,還有牠們的嚎叫聲是怎麼穿過建築內外的各種材質,反射、繞射、穿透而來。當狗群聲音的數量來源你已經數不清的時候,不知不覺間,那些建築物的遮蔽感也都消失了,在聽覺上,你驚覺自己身處在一個空曠的荒野。即便你的雙眼所見,依然是冒煙屍體酒吧的內部空間,而且沒有任何酒客對這些聲音做出任何反應,談笑自若,你知道只有自己聽到這些狗群,不,應該是狼群的叫聲。但你無法說服自己,那些狼群與曠野都是假的。你開始發抖。然後,你聽到其中一匹狼踏雪走近的聲音。你聽到牠在你耳邊低吼。好像你下半身被埋在雪土裡,你的頭顱與狼吻等高。

The Nameless One - 「等等,我覺得這玩笑開夠了,我們來談談其它的──」

然後你聽到自己的頭顱被啃食被撕咬的聲音。你的腦殼甚至可以感覺到那些震動。你想要擺脫那些聲音,但是完全做不到。你在地上打滾,試圖用大吼掩蓋聽到的聲音,但完全無效。你依然聽到自己頭皮被撕裂,眼球被狼爪刨出,頭蓋骨被奮力啃碎的巨大聲響。最後,你聽到自己的腦漿在兩耳之中,被狼吻急促地搗碎掏出。你無法忍受,開始發出慘叫。

聲音終於停止的時候,你躺在酒館的破敗地板上,毫髮無傷但精疲力竭。沒有人注意到你的誇張失態,好像你之前的崩潰嚎叫也沒有任何人聽到那樣。

【二次元音樂故事館】
二次元本來虛擬,配上虛構故事,那些在現實中不能安置的情感於是有了歸屬。在哥的少女時代與姐的血氣方剛時,這些音樂是成長中重要的A面第一首。我的主打歌,有點哈扣有點邊緣但很深情:熱血青春的卡通配樂、戰鬥力十足的電玩音樂、BL 與百合動畫。我的二次元戀情,前奏用來幻想,尾奏用來相愛。

#文學 #電玩 #李奕樵 #二次元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專題統籌李姿穎 Abby
撰稿李奕樵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設計黃詩婷
模特兒黃梵真

【二次元音樂故事館】放手,讓你的月亮皇后獨自戰鬥

01.03.2018

【二次元音樂故事館】與你締結契約的小櫻命令你,封印解除

01.03.2018

【二次元音樂故事館】宇宙的希望碎片,任誰都想一輩子擁有吧?

01.03.2018

【二次元音樂故事館】百合情誼是全世界最溫暖的魔法

31.03.2018

【二次元音樂故事館】我是先迷戀上女孩子,才開始喜歡女孩子

31.03.2018

【二次元音樂故事館】男孩們的身體碰撞,比起夢想更想握你的手

31.03.2018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