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 8 歲的自己|一個人走出風景:又仁、吳子霏、叮咚、dato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26.02.2019

BIOS monthly 八週年特別企劃——給 8 歲的自己:你還記得自己八歲的模樣嗎?若能夠選擇,你想送給八歲的自己一個份什麼樣的禮物? 我們邀請了八位雖在不同領域,卻都樂於與他人分享生活點滴與美好感受的人們,參與我們的八週年創站特別企劃。透過他們獨特的選片與選樂品味,看見活著的無限可能與各種姿態。

又仁|全方位藝人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反差的小孩子,我媽說我很容易跟鄰居相處聊天,但私底下又很安靜。我是上台會緊張,下台之後會立刻胃絞痛的那種,可是我又很喜歡舞台,很想把握住每次上台的機會。這個狀態也持續到現在,我雖然在人前是很活潑的形象,可是私底下很怕吵,來台北十年了,連夜店都沒有去過。一個人的時候就是寫書法、畫畫,動一點的就是去騎腳踏車,也許是開始表演之後,我會想把力氣放在舞台上,平常就不想要浪費力氣。有時我會默默想說,退休以後我想要當老師、過規律的生活,到偏鄉去教小孩子或是回老家都好,就不用在那邊拋頭露面,你就知道我私底下有多孤僻。我前陣子回家投票,在雲林附近走走,就覺得那邊房價好便宜喔、好清幽喔,再過幾年真的好想回家好好做點事情。

 

我想選《舞動人生 Billy Elliot》這部電影送給八歲的自己,我大概是十歲左右看到這部片的,至今仍無法忘記當年首次觀賞時對我的衝擊多大,重複看了許多次。我喜歡這部片以男主角的名字為名,像是符號、不帶任何預設給觀眾;以英國礦業史上政策改變引發的大型罷工事件為背景,帶出工人運動和階級差異,而 Billy 這位男孩在此環境下對拳擊無感、愛上芭蕾,拋出「身體」、「性別」等議題,這對我 19 歲正式開始從事表演工作有極大影響。那年,我原本還在大學念觀光,決定休學之後就跟劇團一起排練、巡迴,後來才跟我爸媽講,先斬後奏。我爸大傻眼、整個掠狂,我說我選了這條路,我要去台北從大一開始念起。他們後來可能也覺得我長大了,可以決定自己的事情,就讓我去做。

從劇場開始,今年也是我身為演員的第十年。去年,我演出了電視劇人生劇展、回劇場演出、也創作與企劃了音樂作品發行並拍了 MV,對我來說做了許多事;2019 年一開始就馬不停蹄排練音樂季現場演出和舞台劇,是舒服也充實的開始,我想提醒自己把握空檔休息、練功的時光,把身體再練得強壯些、重新檢視自己,並想將自己這幾年的劇本、插畫整理成冊,於每個領域都能持續沉澱好才能有更大的能量。

吳子霏|演員

由於家境因素,八歲的我已經是一個很獨立、想著長大之後要如何賺錢謀生的小孩了。從現在的角度回望,我會很想用《楚門的世界》鼓勵當時的自己:長大以後,你會發現世界可能不是你所想的那樣、會有很多虛假的事物會讓你迷失。希望妳能像楚門一樣,以開闊的心胸包容妳在環境下遭遇的一切,勇敢面對自己和他人。
 
我們成長在智慧型手機、社群媒體快速興起的時代。這些縹緲的雲端物事,其實就很像《楚門的世界》裡刻意被營造出的美好社會。以前身在其中,我很緊繃地在意流量、讚數這些數字,卻又故作坦然、不願意面對真實的情緒。直到後來誠實看見自己的焦慮,反而讓我想開了:我的工作是演員,應該花心思在精進自己表演跟內涵,社群的初衷就是分享,我不會再把它看得太重,喜歡我的粉絲,自然會留下。

 

 
也因此,我把「靜」這個字當作我對未來自己的期許:2018 的前半年我的心其實相當浮躁,不只是來自對社群的焦慮,還有在工作上要與其他人磨合等等。到了後半年,我逐漸變得比較放鬆:在發生問題時,我會試著靜下心來,讓自己從狀況中抽離,如此一來,更能看清事情是怎麼發生的、應該如何處理比較好。
 
之所以有這樣的體悟,其實是來自 2018 年,我為一個角色所做的準備:當時我讀了很多心理學相關的書,漸漸發現,每個人想事情的方法都各自不同。比如當我看見虐童案的新聞,那刻真的非常非常憤怒激動:他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你很難想像一個人會對小孩做出那樣的事,而且還不只一次。然而冷靜下來之後,我開始思考:這個人為什麼會想犯下這個罪?他的思維邏輯是什麼?唯有找到問題的根本,才能真正將問題解決。
 
所以我覺得,演員真的是一個非常幸福的職業:除了沈浸在角色裡發洩情緒的快感之外,我們還能透過角色,將另一種角度的思考帶給觀眾。像一滴水落在池面,濺起的小水花會激盪出更多的漣漪,一部影視作品可能會在有形無形之中,改變了觀眾的既有想法,因而解決一些膠著的問題。我本來就是一個喜歡分享的人,表演讓我的分享變得更加有意義,這讓我更加珍惜現在擁有的工作。

叮咚|攝影師

小時候我很乖,父親是公務人員,母親家管,我一直以為循規蹈矩的世界是對的。直到來台北上大學遇到一群瘋狂的同學,玩團玩到去報名春吶,我去看他們表演,才因此認識閃靈,就覺得,哇~幹!有這種東西喔,還會撒冥紙。就從那個場景開始,讓我發現原來有很多可能,不然我原本也是應該去當公務人員的(笑)。

所以如果要推薦給八歲的我一部作品,那時在嘉義的我也不懂獨立音樂、唯一能接受到的外界資訊是電影,那一定是推薦《成名在望》。主角威廉也是生在保守家庭,但他卻因為喜歡搖滾樂、因緣際會幫滾石雜誌採訪跟著樂團上路巡迴。搖滾樂讓他踏出原生家庭,看到不一樣的世界,我想傳達這樣反叛的精神給當時的自己。

我年輕時的理想旅行,也是真的跟樂團一起搭巴士去巡迴,雖然沒有成真過(笑)。我最一開始拍的樂團是 1976,單純因為我是他們的 fans。有次他們環島一周巡迴,我跟到台東。那時候我還不是攝影師,是因為他們去,我就跟蘑菇拜託讓我去拍採訪好不好~~就這樣開始上路,後來拍了有七八年之久,也真的和他們成為朋友。

踏入這行一開始也不是我能預期的。我是在三十五歲才成為全職的接案攝影師,剛開始也很痛苦,因為我也沒師傅啊,很多時候很辛苦,你也不知道怎麼做,只能慢慢調整。那時候我甚至還沒有數位相機,每次都要拍才去借,當時和媽媽說想借錢買相機也被拒絕,至今仍然感覺到那股撕裂帶來的傷害。

但也是在這條冒險的路上,讓我漸漸察覺到自己的本質是喜歡接觸新東西的,只是一開始會被很多外在的聲音阻擋以求安逸,沒辦法聆聽自己內心。現在有的案子來我會覺得很新鮮,反射給客戶提案的東西會很好,這是剛開始接案的我沒辦法想像的狀態。

 

2018 年我做了一個新的系列叫 wawakids,拍十組有孩子的家庭的週末早晨,這是我私心最喜歡的企劃。我們的生命裡面,其實都沒有人教我們怎麼去生活,但有了小孩之後,你的生活會被打回原形,會跟著小孩子去走,又會衍生出另外一個樣子。我覺得那個一起磨合出來的新生活樣態滿迷人的,拍的時候都有點像在學習欸!看見大家生活的步調。

去年對我來說重要的事情也是重新思考我攝影的本質。一直以拍攝為職業,拍到後來我會想要先設定好、把所有東西、光的角度都算好,也會想控制模特兒,去達到自己的想像。但經過一段迷惘的時間,現在都會盡量讓自己拿相機是自由的——要強迫自己,不要把你要的東西放進去,要讓自己出來。

像這次我拍滅火器,台北場我把正常的鏡位拍完,高雄場就逼自己相機一定要放胸前,然後台北場站過的鏡位絕對不站,用限制來讓自己自由。結果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想拍甩火旗散開的那一剎那都沒拍到,這次衝進去,就真的拍到了。直到現在,音樂現場都還是很容易讓我熱血沸騰,音樂裡感覺比較可以挖掘到自己,影像是有點不一樣的。我都邊唱邊拍,現場不看片,回來一次看三四千張,像是拆封驚喜包。

2019 年我給自己的一個字是「寫」,也是因為我的想法太發散、從不做計畫。新的一年,期許透過逼迫自己將想法寫在一張張字條上,來一件件去完成!

dato|作家

我八歲的時候,就是人事不知的鄉下孩子,八歲應該很難有人知道自己在幹嘛吧?加上住在南部,環境因素加上很難有新的資訊進來,讓我知道有哪些事情可以做。《白日夢冒險王》是在說一個普通到根本想不到可以如何介紹自己的人,卻因為要去找一個人而開始了他漫長而巨大的壯遊,我想送這這部片給小時候的自己,這個突破自我、追求夢想的故事,也許可以在當時 push 一下我即早確認長大後的方向,讓現在的生活更豐富。因為我回想,我高中好像就會組團帶同學們去玩,幫大家訂好旅館、車票、接駁車等等,六、七個朋友一起去綠島玩,也會揪團去參加夏令營,從小就有的旅行leader 魂,造就現在的我。

我小時候的夢想是當專欄作家,因為喜歡聽音樂,也喜歡看侯文詠、小野的散文,就覺得如果能寫一些跟音樂相關的東西也不錯。所以我會看報紙的專欄,或上網參與一些論壇,雖然那時的討論都很淺薄,什麼「我真的好喜歡徐懷鈺喔」之類的言論。國小就已經很喜歡聽流行音樂,聽劉德華、張學友、林志穎,稍微再大一點就開始聽 J-POP 到現在,聽音樂能聽到從事相關的工作,我自己也滿訝異的,可能我就是會順著自己的喜好一直去鑽研的那種人,我認為得聽這麼久這得多才有辦法寫東西,能一直有稿子能寫,非常感謝大家賞飯吃。

我是水瓶座個性,對於沒有興趣的事就是比較難有特別的想法,但如果是很喜歡的東西,我就願意做到 105 分。像旅行這件事,過去我很常一個人去日本旅行,但現在覺得勇氣已經累積到一定程度,可以去遠一點的地方,我前年開始陸續去了西班牙、芬蘭、瑞典等等,今年還計畫要去葡萄牙,我期許自己能每年至少有一趟遠行。我覺得自己一個人旅行很專心,而且可以專注跟自己相處,這個講起來很假掰但是是真的。跟朋友出去一樣很開心,沿路搞笑幹話超歡樂,像前陣子我跟 Soac、豬大爺 他們一群人去清邁,整趟都很好玩,但因為太多人一起胡鬧,我帶去的底片根本沒拍完。今年男子休日委員會也有全新企劃,我們計畫要分開旅行,各自帶回不同的風景,大家敬請期待。

#又仁 #吳子霏 #dato #叮咚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採訪BIOS monthly 編輯部
攝影王晨熙 hellohenryboy
責任編輯李姿穎 Abby

給 8 歲的自己|關於一些歪掉的人:曼達、章廣辰、楊芷涵、張藝

26.02.2019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