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誠實的攝影師嗎?

1.你自己喜歡這張照片嗎?
2.你拍照根據自主意識決定,或純粹由於他人指定?
3.在攝影大量後製的時代,到底有多少是你的東西?

劇照師 V.S. 演員,拍角色還是拍演戲?

拍人在演戲的時候,劇照師會補捉到怎樣的畫面呢?
郭政彰認為,雖然已隔過一層層關係,別忘記拍攝對象是個演員,當這個角色變成他自己的時候就會很好拍,有些偶像劇演員流於唸台詞,「他們在扮演一個角色,而不是演戲」,這時候只能改由唯美的角度拍攝,好比90年代慣用的柔膠。
遇過哪些厲害的演員?郭政章提到三位:

◎陳明才

陳明才為劇場工作者、畫家,同時也是行為藝術家,2003年他在都蘭灣海邊留下一個紅色背包,裡頭放入大頭照、母親留下的項鍊、小手電筒,還有一封〈天佑都蘭鼻〉絕筆信,跳海自殺。在郭政彰口中,陳明才是個非常有才氣的演員,對生命也充滿疑惑和掙扎。
「陳明才有憂鬱症、躁鬱症,很多人叫他不要鑽牛角尖,他說我不鑽怎麼知道牛角尖外面是什麼?」
「他從畫家轉變成一個瘋子,喜歡挑釁別人的價值觀、道德觀,他可以從你最弱、最討厭的地方去挑釁你,叫你去反省為什麼會被綁住?增加對自己的認知,你可以一條一條去發現,但你不一定解決地掉。」

◎王玨

《孽子》幕後特輯截圖。
25、6 歲時,年輕的郭政彰在《孽子》拍攝現場見識了王玨演戲的深厚功力。
「他是個非常好的老人家。遠遠地看他衣服穿好、妝化好、開始讀本……,你會覺得他就是那個將軍,拍到這樣的人就覺得好精彩!很過癮!遇到厲害的演員,現場看比看電影更過癮。」

◎窪塚洋介

吳米森導演 2005 年電影《松鼠自殺事件》。
郭政彰表示日本人的敬業度很厲害,他指向工作室沙發上方裱褙的大幅《松鼠自殺事件》劇照裡的窪塚洋介,「輸出這張照片是因為拍這部電影特別累,翻班翻得快死掉。」「窪塚洋介很敬業,拍那部片真的很累!但他只要談到自己喜歡的,眼睛就會發亮,非常有熱情!」順勢問郭攝影師自己對工作有熱情嗎?「有啊!不然怎麼從 20 歲做到現在?」
拍照講究抓住瞬間。本照片在宜蘭拍攝,為 Timberland 形象廣告。

江湖訣竅:多讀本、多溝通、多旅行

郭政彰認為,一名專業的攝影師不管遇到什麼議題都要多次讀本並多溝通以增進理解,多旅行則能擴充眼界,拍出具生命力的畫面。
多讀本─多看腳本可以瞭解其前因後果,訓練思考邏輯,文字閱讀反而比影像閱讀是更重要的事。
多溝通─「沒有拜師之後功力大增這回事,灌頂沒有。重點是多聊天溝通,增加自己對攝影的認知,就像我不會只回答妳一條線,會從另一個地方思考,增加更多重新思考的空間。」
「絕對主觀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只要牽涉到收錢,就得考慮到絕對的主觀背後有經過什麼考量?尤其是商業攝影更要跟客戶溝通,不能因為是自己的專業就跟人家講不要管太多,要怎麼讓對方懂?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

2010 年 LV 腕錶影像展,四個男人表現四隻手錶。這系列共八張,但也拍得很辛苦,郭政彰認為構思表現方法是很累的事,商品有清楚的表現方法跟不清楚的表現方法,重點是引領氣氛。
「主觀背後是經過非常縝密的思考跟溝通的,溝通不一定是講話,人跟人之間的互動很多時候真的不是靠講話,你的一舉一動都是在做溝通的事情,你做你的、我拍我的,感受依生活經驗不同因人而異。」
「妳們採訪我,我希望我不要給你們太多的壓力,聊完天之後能完成妳的功課就好。」
多旅行─「你要到各地去旅行,感受不同人的生活習慣,不同生活習慣有不同生活美學,刺激你重新思考拍照這件事,在不知不覺間改變,拍照絕對沒有固定模式。兩天的小旅行,每個人都可以去。」
「曾經有人跟我講過一段話,我覺得還蠻受用的,他說現在人跟人之間都沒有那麼容易相處,為什麼?因為現在的人都很怕孤單,每個人自我意識又很強烈,人如果能夠學會跟自己相處,就可以跟別人相處,認識新朋友、新環境,那也是很棒的事情。」
2005 年在東藏卓千紀實攝影作品。
2005 年在東藏卓千紀實攝影作品,孩子清澈的眸裡還看得見郭政彰。
2006 年在東藏卓千。

當攝影師是非常浪漫的工作

「他們回家我也跟著他們回家,坐在卡車上。」
就是這句郭政彰語氣再平淡也不過的話,讓我意外感動。2005 年郭政彰到西藏擔任義工,替西藏藏傳佛教籌備蓋西藏藏醫學院、藏醫院的資金,一個月的西藏之旅他全程自費,共募得 400 萬人民幣。「做這件事情很開心啊,又有意義!」郭政彰看著筆電中的攝影一邊介紹,聽了心頭好熱。
「當劇照師很浪漫,他就是一個浪漫的工作,你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包裝一個極美麗的藝術,但面對的是一個極商業的環境,台灣對電影沒有保障,有沒勞健保再說,很多電影都用實習生,你什麼都不懂,你憑什麼要錢?你有什麼能耐?你有能耐熬個三五年就起來了,在電影圈講話是很直接的。」
「很多年輕人看見問題的能力沒有,製造問題的能力蠻強的,怕被罵、怕丟了工作。」
郭政彰 20120914 工作日誌-當代傳奇劇場。
郭政彰 20120914 工作日誌-當代傳奇劇場。

影像流水席時代,你記得住哪張好照片?

「如果是我喜歡的作品,我喜歡看輸出,一張一張看,看照片的本體跟看數位影像有不同感覺。」
「現在是影像流水席的時代,大量且快速,還沒嚐到味道菜就又來了。我問妳,今年以來妳印象最深刻的攝影作品是哪張?......每天花了這麼多時間在網路上,到今年九月都沒有印象,會不會覺得有點可惜?有點浪費時間?這是一個需要去思考的狀態。」
漢唐樂府南管古典樂舞團。
因為郭政彰總是能對每個問題回應豐富的想法和經驗分享,於是最後一個問題我便問他是否喜歡思考?
「喜歡思考嘛….是!不過妳說我喜歡喝酒還比較像(大笑),每次朋友來或談工作,大家都會帶紅酒來一邊喝一邊聊。」「我現在興趣很多,喜歡潛水、喜歡開著我的車跟一群朋友去露營,一起去聊天、喝酒。」
「人都會有面對死亡的時候,對我來說,最棒的死亡方法就是我手上還握著相機,因為這是我最喜歡的東西。」

 

郭政彰——政彰影像

採訪:蔡舒湉

撰稿:蔡舒湉

攝影:謝濬如

圖片提供:郭政彰

郭政彰 政彰影像 劇照 電影 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