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聲樂團有著細緻華麗的獨特曲風,絕佳的舞台魅力,搭配主唱柏蒼時而妖嬈魅惑、時而厚實有力的嗓音,每每沐浴在他們樂音之下,被駕馭的身心只顧跟著節奏搖晃並跳動,之於每首直擊心臟的歌曲本能地做出反應。自 2010 年《處女空氣》專輯,他們告別了昔日陰鬱哀愁的風格,以清新明亮的新風貌,席捲台灣樂壇。

2011 年起經歷了三年半的時間,回聲樂團完成《獻給生命中的純粹》這張新專輯,其中結合搖滾、迷幻、電子等多元風格,每首歌都詮釋了靈魂最純粹的回聲。帶著這張探索人心深處力量的作品,他們將在九月底回到最初發跡的地方——清華大學,舉辦演唱會。在這個炎熱的夏季午後,團員在木柵的頂樓工作室,跟我們談起這份再相遇的感動,以及年少的種種珍藏回憶。

(回聲樂團團員,由左至右:鼓手春佑、吉他手尹均、貝斯手小邱、主唱柏蒼)

Pub 演唱累積經驗,組團表演為錄音室籌錢

回聲樂團的團員多數是因為清大「迴聲社」而結識的,柏蒼說最初開始玩樂團是升大三那年的暑假,平時不甚用功的他留在學校暑修,剛好有朋友在一家 Pub 工作,要找樂團表演,便和幾位迴聲社社員組了一個團。他們準備了幾首伍佰的歌去 Pub 面試,卻被老闆嫌「俗氣」,「老闆是個燙著山本頭的黑道大哥,我心裡想:『你才俗氣吧』!」
因為老闆希望能多表演一點西洋音樂,他們練了披頭四、齊柏林飛船、The Cure、Radiohead 等團,才通過面試。位於清大成功湖畔的迴聲社,環境很舒適,一群朋友每天中午吃完飯便練團到晚上,玩團過程相當愉快。後來,他們陸陸續續唱了其他間 Pub,累積了許多表演經驗,在密集練團下有了很大的進步,對表演也更有自信。
那年夏天,擔任社長的春佑向學校爭取到了十萬元的經費,再加上社員們組團表演籌錢,一共湊到二十多萬,就為了在社團蓋一間錄音室,「我們還去唱了選舉的場子,因為能賺的錢最多!」柏蒼笑著說,當時組成的樂團中,其一就是草創時期的「回聲樂團」。有了錄音室後,創作風潮興起,社員們都想要錄製自己的作品,便做了第一張社團合輯,當中亦收錄了柏蒼和春佑的創作。


數位音樂網站推波助瀾,一步一步走向搖滾路

1999 年對回聲來說是個轉捩點:當時正值數位時代的來臨,跨縣市的音樂祭也相繼出現,臺灣的獨立創作風氣愈發興盛,帶動了後來十年的發展。「滾石可樂」是那時最早出現的音樂網站,回聲把最早做的四首歌:〈感官駕馭〉、〈瞬間〉、〈晚宴〉與〈限度〉上傳到網站,反應非常熱烈,其中〈感官駕馭〉還維持在排行榜上很長一段時間。
「我們就是第一代樂團爆炸潮之一啊!」柏蒼說。後來回聲受閃靈主唱 Freddy 之邀站上「野台開唱」的舞台,也愈來愈常在臺北演出,逐漸進入了音樂祭與 live house 的圈子裡。接著亦認識了當時擔任 PA 的阿義老師,因而錄製了第一張專輯《感官駕馭》,「便一步一步走向搖滾的不歸路⋯⋯」


重回清大辦演唱會,沈澱自己、回饋新竹

春佑說每一次回去學校和社團,便會把當下很雜亂的事情都拋開,「想到那時的自己就算遭遇困難,卻依然那麼執著,總是能讓我找回初衷與勇氣。」小邱則說這是一種「回饋」,希望能鼓勵大家多多參與音樂社團,為自己的青春留下不一樣的東西,「十年前在學生時期做過的事,會影響你現在是什麼樣子。」柏蒼也認同「回饋」的概念:「這是第一次在新竹做比較大型、專業又完整的演出,想藉著自己的能力,為當地的表演環境帶來更好的風氣。」
柏蒼寫的第一首中文歌曲是〈瞬間〉,當中最後一句歌詞「當我和你再相遇」,剛好切合這次演唱會「初始」與「重遇」的概念,連柏蒼都忍不住說:「這是非常奇妙的巧合!」從最初寫下〈瞬間〉到現在經過多年,回聲再次回到最初發跡的地方舉辦演唱會,邀請許多老朋友、老歌迷一起參與,是他們再次的相遇、亦是久別重逢。


新專輯製作卡關,柏蒼拜師學唱歌

《獻給生命中的純粹》與上一張專輯之間間隔了約三年半的時間,「歌曲其實很快就寫完了,專輯開工半年大概已經完成一半以上的歌,但後來漸漸覺得某些地方不夠好,想要再加強、改進。」尹均說。這次的製作人秀秀從《處女空氣》就開始與回聲樂團合作,對團員們更加熟悉的他,亦希望可以激發出他們最佳的表現。
在製作過程中,秀秀覺得柏蒼唱歌的方式應該去適應這張專輯中多元的曲風,於是提議大家一起去唱KTV,聽聽不同的唱歌方法,「當天是聖誕節,原本團員都要一起去的,但春佑跟小邱卻臨時有事,只剩我跟柏蒼⋯⋯」尹均笑著說。但因為唱完之後並沒有太深刻的感悟,秀秀便建議柏蒼去跟專業的老師學唱歌。
「一開始對於學唱歌這件事很抗拒——我覺得我唱得夠好了啊!」柏蒼開玩笑說,但在製作人的堅持下還是跟著他去找老師,一學就學了半年。「其實最大的改變不是唱腔和聲音,而是發聲的方法,例如怎麼樣能持久地唱完一場演唱會又不傷到喉嚨,或是在唱跳之間保持呼吸的方式與聲音的力道,這是自己摸索不來的。」


使盡渾身解數之後,下一張專輯再嘗試新挑戰

在這之間,其他團員也持續在秀秀的督導下為專輯做調整,他一方面讓團員們成長、進步許多,一方面又讓他們重新思考到底要不要繼續做音樂。「一言以蔽之:我們用三張專輯的精力做了一張專輯。」小邱說。在這過程中,秀秀與四位團員深入了彼此的內心、看盡了對方的喜怒哀樂,從相互大吼吵架與不住痛哭流涕,到最後終於做出所有人都一致認同的成果,彷彿經過了一次靈魂的交換。
談到樂團接下來的作品,小邱說:「將會很不一樣、也會更有趣,如同柏蒼先前講的,做法會愈加嚴謹,而變化也是一定有的。就像你吃了十年的蛋炒飯,也會突然想要加番茄啊!」春佑則表示她希望嘗試加入更多其他團員的創作。而柏蒼說因為《獻給生命中的純粹》是一張非常多元、巨大的專輯,已經使盡了渾身解數,接下來他傾向專注在某一種風格上做更深入的嘗試,「我現在已經開始閉關了,這樣才能累積較多的創作量,製作專輯時則從裡面挑選想要做的東西。」


創作初衷始終不變,態度只有更加嚴謹、認真

成團十多年的回聲,從前兩張專輯《感官駕馭》和《巴士底之日》,整體氛圍偏向陰鬱、沈重,到《處女空氣》與《獻給生命中的純粹》,歌曲較為清新、正面、陽光,有些老歌迷覺得很不習慣。針對這點,柏蒼認為寫歌最基本的出發點即是自我的表述與轉達,而他們曲風的改變,不外乎是人生的演進歷程。「以前也覺得十幾歲時聽的樂團,到後期的歌曲和表演方式都不太一樣,但等到自己開始做音樂,才發現這是一個很自然的過程。」
例如許多早期的歌迷聽不慣上一張專輯《處女空氣》中的舞曲〈Dear John〉,柏蒼則說:「如果你們仔細去看我寫的歌詞,會發現其中有許多隱喻和暗示,關於約翰藍儂的身平,以及對於搖滾樂相關的聯結與想法,並不只是一首單純的『綜藝歌』!」而這首歌的製作過程中,連編曲上也做了很多次的調整,柏蒼個人非常滿意,認為是回聲樂團一個「很經典的呈現」。
回聲始終抱持著他們對於創作的初衷:想要做出好音樂來表達自己的想法,並與世界溝通。「我們寫歌、編曲的方式跟態度並沒有改變,甚至是每一首歌都更加認真投注自己的情感和想法在裡頭。」而在音樂風格與歌曲內容的轉變之下,他們希望大家能跟著回聲一起走過生命的每個歷程。


通向夢想的唯一道路:多看、多唱、多練習

作為曾經走過難關並成長的樂團,回聲亦給現在正走向音樂之路的年輕人一些建議:上個月去了 Fuji Rock 的小邱要大家多多看 live,「我回來之後,做的事情都不一樣了。一定要多看,看了便會有很多想法,會更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了解是不是真的想要走音樂這條路。」相對於多看,春佑則說也要「多唱」 live,「要累積舞台經驗,這跟上傳創作歌曲到網路上是不同的。愈早開始學習面對觀眾愈好,因為台上的呈現除了樂器練習很重要之外,還要懂得怎麼用你的音樂和台下的觀眾溝通。」
而尹均說:「要多練團,並自主練習。在台上把音色、拍子控制好,雖然是玩音樂的基本門檻,但要做到是沒有捷徑的,必須花一定的時間去練習。」柏蒼則說要勇於創作,「我第一次寫歌的經驗,是高中參加救國團的音樂營,那時我寫了一首曲調與 Suede 相近的歌,叫作〈臺北的生猛海鮮〉。雖然當時完全被組員忽略,但我沒有因此而停止創作——就算知道很爛,還是要繼續寫啊!創作必須不停地練習,要趁著學生時代這個最佳的時機好好來開發腦力。」


聽你的心,當青春正歌頌

最後,團員們從回聲的作品中,選了幾首歌送給這些朝向夢想之路的年輕人:
春佑:「《親愛的我》,希望大家莫忘初衷。」
尹均:「我要送《陀螺》,因為這是我跟柏蒼一起創作的歌曲,呼應柏蒼說的要多多創作,我要跟大家分享我的小孩!」
柏蒼:「《一萬種迷惑》,每個人都會有很多迷惑,但要學著勇敢地面對或放下,去追逐想要追逐的夢想。」
小邱:「我覺得不一定是哪首歌,因為每個人喜歡的都不太一樣,但 live 的氛圍是無可取代的,所以請來我們的演唱會感受!」
 
2014 回聲樂團〈當我和你再相遇〉演唱會 Echo Hometown Gig
9 / 27 (六) 新竹清華大學大禮堂
主辦:口口音樂
協辦:清華大學迴聲社

採訪:姜利瑩

撰稿:姜利瑩

攝影:蔡劭涵

回聲樂團 吳柏蒼 獨立音樂 音樂 樂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