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未去過香港的林貓王,去年本來買了香港 Clockenflap 音樂節的票,結果陰錯陽差之下又沒去成,把票賣給了別人。不能去就算了,不過去年英國樂團 New Order 在演出現場致敬 Joy Division,「很多機車的人那邊打卡,一直被閃很痛苦、很生氣」。於是今年看到名單之後,「超想去、一定要去。好幾個朋友都在說,這次沒辦法,只好買了買了。」對其中每個樂團如數家珍的貓王說,因為裡面有三、四個樂團都是該曲風的代表,「資深樂迷如果喜歡那個曲風,不去看定義那個曲風的樂團,感覺有點說不過去。比如說 The Chemical Brothers 定義了 Big Beat,George Clinton & Parliament Funkadelic 定義了 P-Funk,或是 Sigur Rós 它本身就是一個曲風。」

談到音樂節,林貓王說,「對我來說最迷人的是遊樂園的感覺,在裡面可以玩得很爽,像小孩掉到糖果屋裡面一樣到處亂走。」如果只有一個又一個的舞台,那只是多個演唱會串在一起的演唱會,但例如 Clockenflap 音樂節又串連了藝術節,加入馬戲表演、迷幻雜耍、還有精緻美食、親子教育活動等等,聽覺享受之餘,視覺震撼也囊括其中。

在林貓王眼中,香港人和台灣人做音樂節的想法很不一樣,也許因為票房考量,台灣大多邀請較符合文青口味的樂團,可是香港 Clockenflap 音樂節口味偏向西方,比如 George Clinton & Parliament Funkadelic、The Sugarhill Gang、M.I.A.,「很多你覺得台灣根本不會去敲的樂團,他們都會敲。跳舞元素多很多,因為外國人很喜歡跳舞。」儘管在說著相同語言的台灣參加音樂節是貓王的最愛,但「在台灣經營的是回憶,在國外經營的是放得開。」

到了國外較沒有包袱,於是更能擁抱異地文化,讓想像力奔馳。香港既聚集了異國文化,卻又是說著中文就可以到處遊走的城市,短短兩小時的飛機旅程就彷彿到了另一個世界,一個週末就可以暫時拋開煩心瑣事,和所有樂迷一起瘋。親臨音樂演出現場的必要性,對林貓王來說,就如同到電影院看電影,「被電影螢幕佔滿眼球的感覺很爽。就算自己是 DJ,在家裡放歌就是跟去外面聽不同,因為在台灣你可能在家裡音響開稍微大聲就會被鄰居抗議,但去外面聽到自己熟悉的歌,就是爽啊,心情感覺就是不一樣。」除了名單中的樂團,林貓王也非常期待 Silent Disco,在無聲環境所有人戴著耳機,一起聽 DJ 放歌,盡情跳舞。「我常常在國外看到,但還沒有體驗過。因為它真的蠻蠢的,想要拍個照留念。」

其實以前他一直很好奇為什麼有人要去國外的遊樂園玩,直到之前去芬蘭,「也是為了看一個芬蘭當地樂團 French Films,當時他們就在當地的 Linnanmäki 主題樂園演出,於是我終於第一次去了國外遊樂園,才發現哇真的很好玩,那個好玩是你可以感受每一個人開心的表情跟感覺,路上的小朋友看起來都好開心喔,長得很小隻很可愛,被快樂的感覺整個包圍住。不只是那些遊樂園器材所造成的,而是去那邊的人,因為可能被那些五花八門的東西所吸引住了,所有人都可以相信這是一場幻覺。也許音樂節要營造的就是一場幻覺。如果營造不出來那個幻覺的話,它就只是換一個形態的演唱會。」

在音樂節中,對資深樂迷來說,貓王反而覺得不需要去看最大的團,「在音樂節裡面好玩的反而是,莫名其妙走到一個舞台,莫名其妙喜歡上,那種感覺是資深樂迷特別想要追求,尤其是我也是。像比如近幾年,我也不想要一直顧在那個主舞台,這樣多無聊,那去看專場演出就好,還可以看到更完整他們的表現。但對於剛開始接觸的樂迷,就是去看頭牌阿,因為看頭牌才會有被震撼的感覺,比如看 Sigur Rós 或 The Chemical Brothers,聽說 Sigur Rós 一定要在戶外看,The Chemical Brothers 則是在戶外比較 high,因為他們就是可以控制幾千個觀眾那種型的,我覺得第一次去看音樂節就要看這種。」

今年的 Clockenflap 樂團名單中,聊到最喜歡的樂團,貓王毫不猶豫的說是 Yo La Tengo,「這輩子最愛的樂團」。與 Yo La Tengo 的相遇是在廠牌結束營業的特賣會上,因為當時接觸這類音樂不多,他們迷人之處在於「一張專輯可以滿足你多重感受,是像綺果彩虹糖一樣,可以吃到不同的口味。一張專輯裡面有 Shoegaze,有後搖滾,有鄉村民謠,有 Indie Pop,全部都有,甚至還有一些Funk 之類的。他們就是一個各種東西可以玩的,又玩得非常有自己特色的樂團,所以很難不愛他們。」

除此之外,貓王也很期待名單中的其他樂團,像是近年開始喜歡聽 R&B 靈魂音樂的他,第二推薦的就是作為 P-Funk 樂風宗師的 George Clinton & Parliament Funkadelic。至於其他,像是帶有靈魂樂風格的 Shura、Blood Orange;流行 Chillwave 曲風時愛上的 Sun Gillters,有點夏末、夢幻感;在荷蘭看過現場演出非常喜歡的 Pumarosa,絕妙歌喉的女主唱和讓人想跳舞的電子曲風;在西班牙看過現場動感十足的 Foals;偏噪音流行曲風的香港樂團 Fantastic Day 和 Tux;「仔細挖一些名單裡的驚喜,比如迪斯可與嘻哈老將 The Sugarhill Gang,翻唱了 Lou Reed 到 Amy Winehouse 的牙買加雷鬼團 The Jolly Boys,都讓我深深覺得這個音樂節非常 Groove。」

貓王&Clockenflap 音樂節特選歌單:

「歌單安排從電子 / 迪斯可 / R&B,一直到各自精彩的獨立樂隊,共 17 首私心愛歌。特別因為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安排了第九首 Fantastic Day / The End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美國末日),以及第十首 M.I.A. / Borders(邊境移民議題)相呼應。」

1. Shura / Touch

2. The Chemical Brothers / C-h-m-i-c-a-l

3. Crystal Castles / Crimewave

4. Parliament / Give Up The Funk (Tear The Roof Off The Sucker)

5. The Sugarhill Gang / Hot Hot Summer Day

6. Blood Orange / You're Not Good Enough

7. Fat Freddy's Drop / Flashback

8. The Jolly Boys / Perfect Day (Lou Reed Cover)

9. Fantastic Day / The End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10. M.I.A. / Borders

11. Foals / Birch Tree

12. Lucy Rose / Our Eyes

13. Pumarosa / Priestess

14. Sun Glitters / Too Much To Lose

15. Sigur Ros / Glósóli

16. José González / Open Book

17. Yo La Tengo / Ohm

受訪時林貓王非常熱情的分享了很多張專輯,特別介紹反映香港文化豐富多元的音樂,也分享英國樂團 Blur 在香港錄製完成的專輯《魔鞭》歌詞本鉅細靡遺描繪的香港特色。這次 Clockenflap 音樂節中每個樂團有多精采,在這篇短短的專訪裡面恐怕還來不及讓貓王暢所欲言,只能期待他另起一篇專文介紹,或是到音樂節現場之後於臉書放閃。不想被閃的讀者們,就快跟著他,在陌生又熟悉的香港,白日裡按圖索驥 Blur《魔鞭》歌詞本,或是一一尋訪王家衛電影裡的場景,黑夜裡到Clockenflap 音樂節裡跳舞吧!

Clockenflap 2016 完整音樂陣容出爐 Full Lineup Announcement!

人齊!Clockenflap 2016完整音樂陣容出爐,立即去片睇吓有咩最新追加,跟手上我哋官網睇埋演出時間表啦 : bit.ly/2eJkaxI Our full lineup is out now! Check out our video to find out more, and visit our website (bit.ly/2eJ8nN0) for the complete schedule! #clockenflap2016 #人齊

Clockenflap 貼上了 2016年10月27日

【關於 Clockenflap】
Clockenflap 是亞洲首屈一指的戶外音樂及藝術節,亦是香港的年度文化盛事。Clockenflap 旨在培育及宣揚創意思維,匯聚本地和海外的文化人才,期望透過一個無與倫比的音樂及藝術體驗啟發每一位參加者。作為一個國際級的文化盛事,Clockenflap 提供無數經精挑細選及多元化的活動,並鼓勵所有人放開胸懷,共同擁抱文化及想像力。2016 年將於 11/25(五)~11/27(日)於香港中環海濱舉行,詳情請見官方網站

撰稿:王顥燁

資料提供:林貓王

音樂 現場 演出 Clockenflap 香港 音樂節 藝術 林貓王 Yo La Tengo José González Sigur Rós The Chemical Bro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