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劇《麻醉風暴》帶出台劇新風格與方向,一舉奪下 2015 年金鐘四大獎後,公視《麻醉風暴 2》將於 2017 年強勢回歸!3 月甫自約旦戰地殺青的黃健瑋出席金穗獎影展活動。提及事前買好保險、寫好遺書,戲裡戲外難忘「蕭政勳醫師」赴海外的拍攝經歷說:「是我從影來最激烈的時刻」。

格局更宏大,製作規模更勝第一季的公視《麻醉風暴 2》已全劇拍攝完畢,目前正進行緊鑼密鼓後製階段。公視特別與金穗獎合作,於影展期間首度公開《麻醉 2》精采片花,片中更收入上個月黃健瑋甫自約旦拍畢殺青片段,以及其它演員精采演出,也讓影展觀眾直呼對戲劇萬分期待。

影展活動以「台灣類型戲劇的新趨勢」為主題,邀來演員黃健瑋、導演蕭力修、洪伯豪與製作人湯昇榮等人應邀出席影展座談。

黃健瑋表示「去約旦前參考朋友經歷,也上網搜資料」。也表示要去之前,剛好是農曆過年,有藉機會多跟父母、妻兒相處,他說:「讓他們知道,這次去的拍攝現場是比較兇險的」。他形容出發前的沉重,「也加買二千萬的意外險,還特別研究保險公司,這家是如果遇上恐怖攻擊、意外喪生,可以全賠。」

相較其它伊斯蘭國家,黃健瑋表示,約旦相對較開放,但因為鄰國都在戰事「街上的警察都配長槍,巡邏警車上是機關槍」,遇上異國臉孔「警察會從上到下打量你一番」。

他也分享拍片意外插曲表示,飛到當地才發現行李卡在杜拜,還因為沒帶行李,在機場被安檢人員搜身。今訪談現場,黃健瑋作勢向蕭力修全身上下用力摸透,笑說:「我超欣賞那位安檢給我搜身的一板一眼神態!」

劇組拍攝辛苦,製作人湯昇榮表示「早上四點集合,開一個多小時到約旦薩爾特古城(As-salt)城郊,六點開拍、拍到晚上六點,且工作人員只有台灣的三分之一」。黃健瑋也說:「在約旦拍了四天,但緊湊的程度相當於台灣近兩周的工作量。」

身為台灣第一個赴約旦拍戲團隊,導演蕭力修則表示,海外拍攝變動大,且事前人不在現場,當地的進度無法掌握,其實出發前仍忐忑不安「演員、場景、道具會不會出現?」結果還真遇上原先的動作指導、前約旦軍人嫌工作時間太早臨時開天窗。「我跟黃健瑋當過兵,只好權充動作指導,教臨演們怎麼拿槍才像真的軍人。」

拍攝現場遇到無法掌握的天候,劇組行程也常變動,常常要有多套應變方案,蕭力修說「我常跟副導開玩笑說,要玩 planZ 的計畫」。蕭力修形容「原先預定的爆炸戲,特效人員已全用 3D 模擬過,現場藍幕、人員定位都好了」,結果遇上約旦大雨,只好全部取消、改在室內拍,「但後來發現效果出奇地好」,也欣慰地說「每個意外都讓戲變得更好。」

拍完,蕭力修也表示「收穫最大的地方是,我跟健瑋體驗到,在時間緊湊下,每個環節都要認真搞清楚,連配角都主動提問,非常精準切清楚,才能因應無法預測的狀況、不斷改變。」

黃健瑋也形容畢生難忘的拍攝經歷:「因為現場要收工,我們必須在 11 分鐘內完成了特殊化妝、架好攝影機小搖臂,現場放煙跟小碎石,然後我妝一化好,立刻撥開人群衝到鏡頭前,他們往我身上噴血漿,然後拍了 3 顆鏡頭」,他形容「這應該是我從影來最激烈的時刻」。

「蕭政勳醫師」上身的黃健瑋說:「就在這個時候,很清晰地『體驗到了蕭政勳』,而不只是執行一個演員的工作。他受了傷,其實從來沒有好過。第二季就像是在利用自己的剩餘價值,死亡的陰影從第一集就一直跟著他。」《麻醉風暴》首播時,曾有醫界人士以為黃健瑋即是醫生本科出身。現《麻醉 2》拍畢,黃健瑋也說:「我要告別蕭醫師,重新做人。」

對與吳慷仁、許瑋甯、黃仲崑等原班人馬再聚首,殺青後黃健瑋也說:「有種惺惺相惜感覺吧,在這圈子有一樣衝勁的人,是值得慶幸的。」

資料提供:公共電視

黃健瑋 麻醉風暴 公共電視 公視 金鐘獎 金穗獎 約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