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時代的遺憾,方得見人性真善的《燦爛時光》

作者公共電視
日期22.01.2016

每個人的生命中,或多或少都帶著秘密吧!而秘密有多沉重,靈魂便有著相應重度的孤寂感。

當一個沒人了解的靈魂與另一個寂寞的靈魂相遇,彼此因相似的秘密相知相惜,一起經歷了大時代的波濤洶湧與人生難解的傷痛,除了秘密成就的義氣,更需要人生理念與信仰的堅持吧!而時代造成的遺憾,也因為人性的真善,讓灰暗世代出現一絲光亮的可能,這是近期看公視《燦爛時光》時,經常湧上的感觸。

在《燦爛時光》之前,其實不大看連續劇的,老覺得連續劇難道只能講家族利益間的勾心鬥角、或是誰愛誰,誰又不愛誰,主角永遠男帥女美、不食人間煙火之類千篇一律的劇情嗎?因著朋友的強烈推薦,加上此劇導演鄭文堂一路走來,作品特質的一致性,彷彿託付般的心情,我進入早聽聞知曉卻仍顯陌生的年代與世界。

《燦爛時光》講述 1945 年與 1980 年前後兩個世代的故事,以父子間全然不同的時空背景,但相近的社會氛圍與覺醒牽引出故事。戲劇除了講一波波動搖政府的社會事件,如 228、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等外,感受得出導演用心鋪陳角色間的情感,傳達所有情感都是建立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上,有「月儒」對「明強」的同性愛慕;「明強」對「月儒」的兄弟情誼;「明強」與「美琴」堅定的愛情;還有「月儒」與「文淑」,雖非男女情愛,但因著命運的聯繫,相互信守秘密結為夫妻,真心誠意養育故友的孩子「天明」,他們之間更是一種美麗深刻的愛,構築出既柔美又壯闊的意境。而這些各式關係讓戲劇不只著墨沉重的社會事件,也豐厚了其間人性的深度。

此外,無論是時代的歷史進程,還是波濤洶湧的社會事件,甚至看似庸俗的兒女情長,都在導演的堅持下,恰如其分的呈現事件的原始面貌與人物們的性格,看得出這份堅持,試圖顛覆一向被重口味肥皂劇所摧殘的觀眾們的感受,希冀人們重新領略戲劇本質中最純粹的親情、愛情與友情,某部分也完成呈現史實的使命信仰。

在自由的世代,回望大時代的波瀾萬丈,現在看來或許瀟灑精彩,但當時代兒女的無奈喟嘆,似一方印記,雖漸淡去卻真實存在過。可無論如何,錯誤時代的遺憾,在某些人身上,越加顯現出其人性的光采與耀眼,那也正是值得被後世傳承與記取的意義所在。

我們終其一生都在尋求人生答案,但人生並沒有標準答案,戲劇反映的人生,有時像是一記重擊。透過戲劇反觀生命本質,亦輕亦重、亦緩亦急,我們可以懦弱、可以勇敢、可以平凡、可以冒險、可以逃避、也可以選擇坦然面對,只要己身所信仰的價值,在你某日回望過往歲月時,不曾感到一絲猶疑,那麼,便是屬於自己的燦爛時光了。

燦爛時光》自 12/28 起,每週一至週三 21:00 於公視播出。

#鄭宜農 #燦爛時光 #電視 #滅火器 #白色恐怖 #金鐘獎 #公共電視 #鄭文堂 #二二八 #台灣史 #巫建和 #黃尚禾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鎖心(文字工作者)
圖片提供《燦爛時光》

拆毀與重整的《燦爛時光》──我們反叛有理的青春

23.12.2015

時代的不忍心,無邪無辜的《燦爛時光》

30.12.2015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