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承認,第一次在公車上看到預告片和片名時,打從心底以為《聽說桐島退社了》是一部懸疑驚悚片,而「桐島」可能是某個神祕謀殺事件之下的冤魂,直到接到試片通知,向同事提起:「怎麼辦,我覺得它好像很有意思,但又有點不敢看耶。」「為什麼?」「它不是恐怖片嗎?」「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啊!」於是便放心地去看了。

 

榮獲 2013 日本奧斯卡最佳影片、導演、剪輯等獎項,撇開這些客觀的、亮眼的獲獎事實不看,觀賞的當下便能清楚感覺到,它是一部質地如此乾淨的電影,像是一個透明的玻璃杯裝著白開水,在心上打翻後慢慢地暈染開,讓人原本乾燥無感的心,逐漸浸濕在青春的溫柔午後。是的,《聽說桐島退社了》完全不如它的片名那般帶著恐怖的懸念,雖然校園裡的風雲排球隊隊長毫無預警地退出球隊,確實引人疑竇,但是約莫在導演第一次平行剪接同一個時空、故事之下的另一面向時,心裡大概就有了準備:無論桐島退出社團的原因是什麼,它不過是個引子罷了。
校園裡的明星排球員桐島,在沒告知任何人的情況下退出球隊了,連他的漂亮女友梨莎(山本美月飾)和帥哥好友宏樹(東出昌大飾)也不知原由,甚至還與桐島失去聯繫。這樣的騷動擾亂了週五下課後原本祥和平靜的社團活動時間,校園裡互不相干的各個階級群體也因此有了交集。正當大家憂慮桐島的去向時,在學校裡宛如賤民般的電影社社長前田(神木隆之介飾)只是一心想違逆指導老師的意見,拍出屬於自己的活屍電影,卻不斷地間接或直接遭到「桐島退社事件」的干擾,個性溫和忍讓的前田,終於也有了反抗。

線性的敘事往往僅能呈現一個故事的單一觀點,而導演吉田大八交錯採用平行、順序、倒敘的剪接手法,便使得電影中各個角色的形象都鮮活了起來,校園裡的無名小卒在這樣的形式之下,也有了當主角的空間;風雲人物畢竟是少數,尋常你我的故事才更值得著墨。整部電影彷彿將一段青春歲月刨成許多透著光的切片,一場事件的細部紋理和相關人物的心路刻痕,在不同時序的影像畫面之間,因而得到了適切的注目,無論是美麗的校花憂心男友下落,還要面對他人的質問;因為隊長退社,而被迫趕鴨子上架比賽的隊員壓力極大;不想聽從老師意見拍攝純愛電影的電影社社長,偷偷地與社員在校園各處為真正想拍的活屍電影取景;暗戀班草的管樂社社長,不敢讓對方知道,只好故意在對方會出沒的校園角落練習吹薩克斯風,企圖引起他的注意……全都是不容忽視的重要小事。

 

也因為這些細緻的切片,我們得以發現,光鮮亮麗的人物背後,不總是如常人所想的那般完美,他們的痛苦和茫然可能因為不得不的隱藏,更顯得巨大,反倒是尋常小卒沒有旁人關注的光環壓力,而更有了實踐的勇氣;成長的路上,我們或多或少都曾欣羨過他人的人生,不免忽略了,自己可能活得比誰都要更好。無論你是否經歷過那樣晃動無措的青春,在《聽說桐島退社了》裡頭,你必然能從某一個角色的遭遇或心緒,找到一條回溯個人記憶的路,你以為那段時光的煩憂和酸澀不再,卻沒想到自己仍有被撼動的可能。2013 年 6 月 14 日,讓退社的桐島領你回去,看一看那段迷離光陰裡的自己。
 

撰稿:周項萱

圖片提供:傳影互動

聽說桐島退社了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