瀕死的電影系列該怎麼救?這句話去問 J.J.艾布姆斯(J. J. Abrams),他大概是全世界最有心得的人。2009 年的《星際爭霸戰》(Star Trek)是我至今念念不忘的科幻靈光,無懈可擊的空戰張力、色調鮮亮的視覺、令人心愛的角色們、和這個「團隊」內部的化學效應……要我說多少遍都可以,它是我心目中科幻商業片的範本之一。
而我帶著這般期待進場看《星際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看完沒有不喜歡,但未見巨大的創意亮點,其實默默地失望了。
於是我在第一時間寫下:「劇情元素未脫原作的格局,但人物的立體感和鮮活大增,看得出是一張多方協調後的安全牌,站在非粉絲(所以無法辨認出太多致敬/彩蛋)的角度,我給八十分。」在這堪稱史上最巨大的電影救援計畫中,我期待看到大膽的突破,徹底地翻玩,將一整個文化生態系推向更高的層次──然而看完發現,不只在風格上,JJ 比我想像的收斂,這整個結構明顯映射第四集《曙光乍現》(A New Hope),那機密任務、追捕、迎戰、潛入、大爆炸等等線路安排,也是濃濃「經典」氣質。只在一些細節面,我看到了預期的新世紀手痕。
不過,也是據此思考下去,我稍稍釐清自己,再默默釋懷了。
《星際大戰:原力覺醒》讓我第一個喝采的鏡頭,是開場沒多久的運輸小艇,兩排帝國暴風兵屏息著,畫面裡,艙內燈光不規則閃爍,高矮不一的暴風兵沈默著,而這般「寫實」的臨場感,讓我感受到有別於原作的目光。接著一如預告所揭露的,本片男主角芬恩(Finn)是個不願再為惡的暴風兵,這「惡也能生出善」的意涵,瞬間洗淨了一/二/三部曲讓人倒盡胃口的(沒完沒了的)「墮入黑暗」。原先只像玩偶,或人形活靶的暴風兵,捱了四十年終於「成人」,無人性者有了人性,正如《星際大戰》來到這一集,終於也有了「神」和「魂」。

但繼續看下去就發現,除了芬恩以外的暴風兵,仍然多數是單細胞,無面容也無血肉。意即《原力覺醒》終究繼承了系列的特質:一方面對「善/惡」相生相容的特性念茲在茲,一方面卻透過卡通式的「純然惡」的塑造,來映襯殺人、炸船、轟掉整顆星球都不眨眼的軍武英雄式的善。只是,問到這我不禁想:若真的一切都要有「溫度」,有複雜性,這擁有三十多年歷史的科幻系列,有多少場面將根本進行不下去?
至此我才恍然,一個龐大系列的接棒者,必然要承受某些限制:徹底翻新不見得不對,但移離傳統越遠,即使離作者更近了,距離系列的魅力核心,似乎也必然要偏離吧?

所以接下來我準備爆雷了。在這特效早已發展得熟爛的時代,本片的科幻視覺固然無可挑剔,華麗美妙無比,但沒有太新的亮點也是事實。故談這片終究要回到劇情面:《原力覺醒》的主要任務是在一一召回舊人團聚的同時,讓出舞台給新人物,讓他們塑形、發亮,這部分的確辦得相當好。新角色首推女主角芮(Rey),那融合納塔莉波曼和奧莉維亞王爾德的乾淨面龐,每每笑起來 90%激似琦拉奈特莉,一場在拷問台上用眼神演的戲,一舉超越雪琳伍德莉,直逼珍妮佛勞倫斯的平凡少女英雄光芒。
除此之外,機器人 BB-8 無疑是亮點,說情表意的工具比瓦力(WALL.E)還少,精(明)靈(巧)指數卻從頭到尾極高。值得一提的還有新反派凱羅.忍,《原力覺醒》用心經營這個極度害怕光明面「誘惑」、脆弱不堪的高壓迫角色,既奠定了穩固的根基,也道出人生路就是和自己的不穩定性永無歇止的戰鬥。這主題,我們才剛在《怪物的孩子》看過,但在此受助於豐富的系列背景,當老邁的韓索羅成為兩個新主角的「歐比王」,最終成全了另一組對照和致敬:安納金/凱羅忍必須殺了師/父,才能完成所謂的修煉。

然那場驚心的死,畢竟還是廉價了些。就如同角色會在中途突然退縮,「我無法承受這一切我要一走了之!」,《原力覺醒》即使已把劇本從「星際大戰等級」一口氣拉高好幾米,仍有讓人皺眉之處。這也是為何,我說它是多方妥協的成果。初看那天,我一如所有粉絲自始就在期待路克(Luke)登場,行至半場或三分之二,越發相信他的突入是拯救這劇本的最佳(甚至唯一)機會,孰料一路落空到近尾。但我也承認第二次看,拿掉這不切實際的幻想後,印象真的好很多。
於此同時,我才意識到自己中計了。這下子真的非常期待第八部曲啊!或許一個系列的重生能做到這點,已經功德圓滿了吧?

張硯拓
1982 年次,曾任資訊軟體工程師、產品企劃師,現嘗試寫作。經營部落格【時光之硯】多年,文章以電影心得為主;信仰:「美好的回憶就是我的神。」  

撰稿:張硯拓

圖片提供:博偉迪士尼

張硯拓 電影 星際大戰 星際爭霸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