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

後來才發現,在最初,我就遇到了最好的女孩。

一直是短髮的妳,慢慢地留了一頭長髮。去年冬天,妳和每個人一樣,將身子縮瑟在大衣中,總用黑色圍巾圍住頸部。有點紊亂的,妳不在意,髮絲毛亂飄盪。

前幾日放晴,妳突然將長髮盤起,紮了隻俐落的高馬尾。

穿了件白襯衫搭配黑色毛衣,不知道為什麼,清秀出落的馬尾,在當時,竟比長髮放下如黑瀑的日常模樣,顯得更嫵媚。

她們也說:「妳變了,但還是美。」

當時我一直百思不解,為什麼試圖拒絕性別的我,卻難以拒絕妳的女性魅力。雖然後來,我發現有幾個人和我一樣,特別著迷妳那幽豔的女性氣息;即使妳的舉止有時顯得陽剛,那樣堅毅不搖。

妳是剛正的,修長的身形,令妳更顯得突出於人群。一切都是感官性的,看見妳,就可明瞭。

我猜,妳其實還是有意圖地讓髮變長。曾經歷試圖拒絕性別過程的我們,常有這樣的轉變。但長髮意外地適合妳,當妳發呆、妳跑步,妳試圖和長髮融洽相處,那還有些笨拙的異樣美感,讓人投入妳令人困惑的魅力中。

曾經,我曾夢想懷抱著妳的身體入睡,撫摸妳的腰線、胸乳。在夜晚,我想著妳的身形自慰,在夢中,妳是帶領我前進的女人,妳了解我們的同與異,可能和我在找尋一樣的東西。

妳是正直、現實的,妳不曾說過什麼幼稚的言語,在妳心中,未來非遙不可及,更不是一蹴即成。

在妳身上,我學到許多。妳教會我許多事情,妳教我游泳,讓我游地更好、更不費力,妳不曾和我說過太多困擾的言語,也許,妳並沒有覺得我那麼親近。

但是,我在身體和心靈上親近妳,而妳也發現了,我們的身形無法真正重疊,最後,就是這樣了。

妳的美那樣蕩漾心神、如沐春風,在我們年輕的日子裡,沒有人不多看妳的體態一眼。

和煦溫美的同時,又是兇悍、自我的,不知不覺中,妳當然是我們這一輩的領袖。人人都臣服於妳,忌妒的、厭恨的,當然也不少。我的世界繞著妳旋轉,無奈地是,我知道還有不少人的世界也是如此。妳曾說過,妳不重視他人,只要有彼此,後來發生了什麼事,也不重要了。

髮短的妳,特別精神;髮長時,顯得慵懶,事實上,確實是懶散了。最好的女孩又那樣慵懶回去了座位,大概,正想著晚點去哪邊玩吧。事情到了妳身上,總是不急不徐,妳太聰明,我難跟上妳的腳步。

最好的女孩,從我的座位這邊,悠悠蕩蕩,轉回了自己的座位。在她的眼下有個新的世界正在進行,充滿那樣靈敏又機動的色彩。之後,就是我不知道的事情了。

少年

每個男人都曾經是少年,但有些男人,可以一直說是少年。
這麼說來,美其名說是少年,其實,又總讓人想在背後幽幽喊一聲:「少爺!」
沒錯,你沒看錯,少爺像是上個世紀或者穿越劇中的男主角才有的稱謂,但是,有些男孩,就是活脫脫地擁有少爺的不凡氣質和命運。當然,也有人只有那個氣質,而沒有那個命運。
確實,就像初中二年級那樣,永遠都患有中二病徵,永遠,無法真正老去。
我就認識這樣一個少年,而他應該是我認識的少年中,病徵最明顯、也最持久的。最初,我確實愛戀著他,我總是那樣又譏又笑的,其實,依然疼惜著他們。若一個男孩沒有任何中二的性格,說真的,還可愛嗎?那就是完全沒有豢養夢想的人吧。
這樣說,還是有點苛刻。其實我並不想說什麼夢想夢想的。當然,那時,他是一個有夢的男人。
我遇見他時,他其實已經從男孩來到男人。在群體中,他意見是有點多的,整體來說,他是顯眼的,也彷彿得到了一種地位。可是在不知不覺中,人們厭倦了他的長篇大論,少年總是囉嗦地、不厭倦地鋪陳他的心事。人人慢慢不了解他,覺得他好事愛出頭,恰巧,他家境是富裕的,即使他大方地和朋友分享,仍給人炫耀之感。到了最後,他已經沒有什麼朋友。
這樣的少年,我總是放不下心。也許是一種喜歡疼愛弱勢者的變態心理,我試圖關愛他,我是不可能忽視憂鬱少年的。少年對我既是拒絕、又是接受,在幾封短訊寥寥幾字、默默無回音;幾個黃昏散步談心,欲言又止後──我知道少年並沒有選擇我。
至今我也無法想像若他選擇了我,在我心中,他還是那個永恆的少年嗎?那樣傲美,態度有時冷冽、有時又熱情如冬陽,那樣可愛、可怕,令我覺得愚昧又眷戀不捨。我知道,我可能會忘了這個少年,但無法,不愛上下一個少年,我們總被混亂吸引。
他就是我所遇過的,我心中那個最正宗的少爺了。說到「少爺」,無法不提夏目漱石的作品《少爺》,雖然在書中的這位少爺似乎是單純熱血的。但我覺得漱石作品中的男主角許多都可說是我愛慕的「那種少爺」,總是遊手好閒、愛好文學,一如「高等遊民」的少爺。可惜,如今的社會已不歡迎這樣的少爺,若沒有生產,是難以在這個世界混下去的。我的少爺如今從事什麼工作,我已經不太知道了。他已離我很遙遠,有時出現在我夢中,在陽光閃爍的街頭。
多年過去,獵捕少年的活動仍持續進行。或者說,少女對於獵殺少年的眼光仍擁有野心。
事實上,我確實是想誘引全世界的「好的男孩」。只是誘引,只是想獲得他們的目光,想讓他們覺得,我是,「酷的女孩」。
每個少年都患有中二病,其實少女也可能患中二病。少年的背影是那樣修長傲立,永恆在我心上豎立。又最近,我的新目標是一位「邁入中年的少年」,這樣的少年還能不可愛嗎?每每嘮叨著生活有多失敗,在凌晨三點,還上線聽音樂。我試著和他做朋友,從朋友做起,但是,絕不只是做朋友;我想要進駐他的心,陪伴著他、與他生活,要從一開始就有這樣的暗示。少年需要少女的愛慕,需要我的愛與熱情。
少年少女持續過著混亂的生活。少年也不是沒有自知之明,他們的幼稚、淺薄和日復一日的魯蛇生活──魯蛇和少爺性格也是不衝突的,少爺也可以魯,甚至是懦或孬的,可是,仍需要愛人照顧,且不能放棄幻想。
每當我無聊又困惑時,少年,你不會相信,你們是這樣一次又一次地拯救了我。
我愛少年,少年是正直、純粹的。我試圖將他們閃爍著金光的肖像刻印在腦海,或用文字來形塑、愛戀他們。這樣深刻依戀,舊愛新愛都放不下心──至少在我有生之年,少年們,也別放棄我吧。
 
【羔子】
台北人。喜歡從男孩的視角來寫,也沒有什麼特別原因,也寫女、慾望、生活。
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lamblin.novel

撰稿:羔子

攝影:羔子

羔子 性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