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洩的塵世樂園|獨身者

作者羔子
日期08.12.2016

在與她一同生活 23 年後,今日,我決定做一位獨身者。一個獨身的男人,禁慾者、守貞者。

我想離開一切。正好,她也決定了,要離開我。這其實可說是,一件再好不過的事。

曾經,「獨身」這一件事對於信仰或社會,都是一種特殊的存在。這麼說來,一個人類決定以一個獨立的個體來生活,竟是一件可能被投射奇異眼光的事情,似乎有點弔詭。對我來說,獨身不是一種選擇,在我與她生活的日子裡,倒也沒有覺得非常困擾或受限,在我心中,我本是一個獨身者。在今日,我決定徹底實踐,不論生理或心理,不再違背或勉強任何一絲絲的自我。

獨身不是神話或現代寓言。在雜誌週刊中,不會有我的匿名訪問,「我更快樂了,屬於我自己!」我也不會這麼說,雖然,我偶爾仍是那些刊物的讀者。

在我成為獨身者,即將守貞的第一天,我仍興奮地難以入眠。終於,我的情感將不再波動,已無任何事物可以將我擊垮。在放棄暴力與追逐時間盡頭之後,我將豁然成真,成為真實、自我的真實,再不因一物痛苦。不過,這都是我的預想、想像,沒想到,我確實成了一位「守貞」者──守著對她情感的忠貞。

我的腦海中只剩下她對我的情感、或我對她的感情,或者是對宇宙萬物的一份統一唯一的情誼──那樣的情感讓我平靜、安好,彷彿若有歸屬。我不如原先願想的是孤身一人,在肉體、情感上都不是,幾些日子過後,我再度開放與他人的身體關係,這一切竟也未讓我混亂,反而彌補了難以言述的那些部分;走在路上,我覺得我是一個真實的人,我有肉體、情感、理智,以及剩下混沌的那些,我覺得我有。

我可以幻想,並且擁有金錢。吃喝不多,獨居一室。

在這一室,宇宙偶爾顯得多餘、偶爾又太燦爛。我瞇起雙眼,不知道外面有什麼可以吸引我,也不知道外面有什麼機會、什麼可以改變。

在我藍色的獨室,灰藍色床單上,只散佈著我自己的體毛。我撿起這些彎曲難以清掃的毛髮,因為彎曲,散聚各處,容易囤積更多灰塵。我的體毛四散,我身上的一部分散在各個角落;這一屋寂靜,就只有我這個恐怖的主人。

再會,那曾經熟悉的,好像每個人都必須擁有的情與愛。當謀殺不再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我可能會去嘗試殺人;當人可以幾近完全掌握自己的生命,我或許反而會選擇久留苟活。走在路上,我再度明白其實我對生活仍充滿渴望;我被我自己的信念惡整,我背叛了它、又仍遵從著它,我像狗一般好奇,甚至更好奇,想躺在路上爬或舔,被車輾過,我想嘗試未嘗試過的事。

我對我自己的情感忠貞,在我選擇獨身之後;一切都是那樣美麗,好像連醜陋都是其中之一。獨一的同時,也是解放。

我是一位守貞者,我被我活潑的思想擊敗,獨好於自己安美又不斷矛盾的世界中。

想要擁有幸福的心情無需害臊、並不可恥,對那些低小又矮小,為生活理想不斷規劃、畫格畫圈捕風捉影的人們,我一點都不想看輕他們。手伸出來,想掌握握得到的東西,是每個人的本能。

今天,路上有一隻黑狗好像快樂地看著我。走過一個街角,又有個鼠籠囚禁著一隻肥大的老鼠,牠眼神閃爍,看起來有點驚恐,轉了幾圈又彷彿閒逸地趴下了。我發現我無從分辨動物的情緒,就離開了。陰天的黃昏是灰藍色,下一條街,我回到我的獨室中。

下一篇:處子

【羔子】
台北人。喜歡從男孩的視角來寫,也寫女、慾望、生活。

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lamblin.novel

#羔子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羔子
攝影羔子

早洩的塵世樂園|處子

11.04.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幼女

11.04.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國王的兒子

21.07.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伊底帕斯的姊妹

21.07.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A}、{阿珐隆與畢馬龍}

21.07.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地獄一季.生魚

09.10.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