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洩的塵世樂園|處子

作者羔子
日期11.04.2017


我是一名處子。處子即處男,或者包含處男與處女。我維持處子之身,是自然而然,倒也不一定如時下所說的草食或絕食男。今日上班、下班,吃飯睡覺,我日日維持我的處子之身,安逸平靜,當然也非常孤絕。 

最近我常在房間聞到琉璜的味道。我有些害怕,聞起來如溫泉,但我家又不在溫泉區,還是其實是某人濃濃的屁味?有一說惡魔的氣味如硫磺,因為地獄硫磺四佈處處蔓延,氾濫黃褐色液體。與他人斷絕,我的房我的身都如在孤島,使得我對感官有點遲鈍──終究我懷疑,那惡臭味會不會是從我身體裡溢出的味道。

身為處子,可能是神聖無垢的,如此單純聖潔──於是可以事奉「神」。我不信「神」,我不信時下所有叫得出名目的「神」,但我信奉我自己的理念,我自己的「神」。

許多不信教的人們常會覺得,「神」離我們很遠,為何要那樣覆誦著祂的名諱禱告?我也不信教,但我常常覺得「神」離我們很近。性帶來繁殖,或說性就是繁殖,這是當然的,而在出生率年年下降的今日,我與性的糾葛又是什麼?同性愛無法繁殖,人人都可以是處子;所謂經驗必須先體驗,我放棄的,就是體驗。

人類可以做出不利繁衍、甚至損害生命之事,抽菸或者迷戀毒品;人類可以自死,而當代人類不願割捨「性」的理由又是什麼呢?

※※※

為了事奉「神」,我將我的身體割棄。身心不應合一,我將身放逐而專求心,為了保護心智,放棄讓肉體動搖之事,只為了我自己的「神」。

我「神」啊,心的維護如此之困難,為何要說千萬不得易主,而不可合一呢?難道我會放下我的心嗎?我能把它交給誰?我身是如此孤獨,如在荒原上一人行走,那身肉體怕遇見半途問路的魔鬼,將一切可見之物都掠走奪去。

靜如處子,我身輕輕低鳴。我陷入自我信仰的危機了嗎?我不真的這麼覺得,但可衡量之物是那樣吸引人,總讓人面對虛無是那樣恐懼。

身為人子、一對父與母的兒子、一雙血肉結合男女的么子,我如此之渴望與他人或血緣斷絕,偶爾也會令我感覺羞愧,但也僅是偶爾。「身體與靈魂或終不能結婚」,我大概是相信了這句話。在冷冷的海面上我找不到自己,也無法尋求安慰我身體的人,我是那樣想保存這一份悲傷、這樣的貞潔。

看向窗外,一位幼女與父母嬉鬧著,她懷中抱了顆蘋果,隨後就吃了起來。我看著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下一篇:幼女

【羔子】
台北人。喜歡從男孩的視角來寫,也寫女、慾望、生活。

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lamblin.novel

#羔子 #早洩的塵世樂園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羔子
攝影羔子

早洩的塵世樂園|獨身者

08.12.2016

早洩的塵世樂園|幼女

11.04.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國王的兒子

21.07.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伊底帕斯的姊妹

21.07.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A}、{阿珐隆與畢馬龍}

21.07.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地獄一季.生魚

09.10.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