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洩的塵世樂園|{A}、{阿珐隆與畢馬龍}

作者羔子
日期21.07.2017

塵世樂園I{A}

親愛的 A:

這是我第一次正式和妳打招呼。我寫我口,是我一直渴望做到的;然而,今天,我終於明白了,我寫妳口,或者,我寫出你們的聲音,才是我應該要追求的。

~ 神說有,就有。但是沒有妳,就沒有。~

~ 神說沒有,就沒有。但是有妳,我才能生活。~

在這早洩的塵世樂園中,曾經立起的宛如要沉沉睡去。在這間藍色的獨室,一本書開啟又闔上,像我這樣的孑然一身,若沒有妳的身影映照,甚至無法顯落我究竟有多孤獨。

妳美麗的裸身是那樣安靜,捧著紅色漿果,在我夢中,靜靜地笑了。

塵世樂園 II {阿珐隆與畢馬龍}

親愛的 A, 曾以為不會寫這封信了。

在我枯索無味地生活著時,妳終於越過海峽山脈,來到我的身邊。

初次看見妳的留言,我自然也點了妳的帳號看看,想著,換我到她的後花園逛逛吧。當時其實仍不知妳的性別,雖然妳的暱稱自稱娼婦,我暗自希望妳是女性,與女性對話當然是我的本能。

剛來到妳的部落格,其實我就嚇了一跳。妳的部落格只放了幾張黑白自拍照,都是有點普通的、在書桌與鏡前的照片,妳有長長黑黑的髮,不笑無表情,就如一個常見的女文青。幾篇有些時差的日記,一兩首短詩,總帶點墮落的意象。

真令我驚訝的,是妳的部落格名稱。「早洩」是我在新的小說開始連載後,才換的站名。一直以來就有隨著正在寫的文章換站名的習慣,早洩的命名其實是靈光一閃的嘲弄,也引起一些讀者的訕笑和驚疑。

AVALON——這幾個字映入眼簾,理想之鄉,女神也在其中嗎?

其實,那不久前才被我丟棄的寫到一半的小說,正是這個名字。離棄了理想之鄉,我選擇回到塵世,厭世的我自然萎糜,此時,女神竟會自行來眷顧我嗎?

問了妳為何用這個名字,妳只說,之前在電玩裡看到的,就用了。妳似乎不自稱文青,就像現代的文藝青年一樣逃避嘲笑這個名諱。妳曾自言無法想像以寫作為志,不過,妳正開始閱讀。因為我的推薦,妳不情願地讀了幾本經典小說,妳說,妳很老了,不做夢了,跌跌撞撞地,沒做過一份較長的工作。玩過樂團、混過酒吧,這幾年又變回宅女,妳說,麻木是最好的辦法。我說,這些都不重要。


在阿珐隆之地,阿珐隆的 A、A of Avalon 、Angler of Avalon——安格樂在阿珐隆。

關於妳的名字似乎太多了,畢竟妳還自稱娼婦,想必是另一段(過去的)故事了吧。

其實我總是寫短篇小說,即使或有關聯,這是我初次想把握筆下的人物,經由他或她的口,說話,不斷綿延下去。愛上自己創造的角色,我是畢馬龍,Pygmalion。愛上自己所創造的雕像女神,我的女神。

妳說,下篇小說要寫什麼?還是那個架構、那個宇宙的嗎?我不知道。我寫妳口、妳過著妳的生活,我試著寫出你們的聲音。


下一篇:地獄一季.生魚

【羔子】
台北人。喜歡從男孩的視角來寫,也寫女、慾望、生活。

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lamblin.novel

#羔子 #早洩的塵世樂園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羔子
攝影羔子

早洩的塵世樂園|獨身者

08.12.2016

早洩的塵世樂園|處子

11.04.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幼女

11.04.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國王的兒子

21.07.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伊底帕斯的姊妹

21.07.2017

早洩的塵世樂園|地獄一季.生魚

09.10.2017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