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鼓山區哈瑪星的渡輪站搭船前往旗津,是許多人旅遊高雄的基本行程。經過約五分鐘的船程,橫渡高雄港,旅客來到旗津區最熱鬧的商圈旗后。廟前路上的海產店一家接一家比鄰開著,往往是外地人對旗津的第一印象。旗津是吃海鮮的天堂,這裡的海產大多由當地漁民捕撈而來,鮮度絕對沒問題,而且能在海產店一級戰區生存多年的店家,通常品質不會太差,所以總能吸引饕客不惜跨越港口前來大快朵頤。除此之外,搭配砂糖醬油的番茄拼盤也是旗津別具特色的小吃。

海產、沙灘、夕陽、腳踏車⋯⋯彷彿成為旗津觀光業的主角,但如果來旗津只是戲水、看風景、吃海鮮,就太可惜了,旗津是高雄港最早開發的地區,它真正的寶藏是它的歷史。對歷史人文稍感興趣的遊客,一定不會錯過旗津三大歷史景點:廟前路上的天后宮,以及旗后山上的炮台、燈塔。這三座古蹟串連起旗津的發展歷程,分別代表不同面向的旗津。三座古蹟中,特別是廟前路的天后宮,見證旗后由中心而邊緣,由興盛而衰敗的命運起伏。現在所見的天后宮,硬體修建於日本大正年間(1926 年),但這座廟的歷史,卻可以追溯到清代康熙年間,與旗津最早的漢人移民有關。

目前可考的記載,旗津最早的漢人移民應是福建人徐阿華。康熙十二年(1673 年),他來到打狗附近海域捕魚,這裡漁獲豐富,尤其每年冬季定期洄游至此的烏魚,可是價值連城的水產。徐阿華於是在旗后山下搭建草茅,再將家人帶來定居。後來陸陸續續有其他福建漁民跟進,在旗后山下形成旗津最早的聚落。

靠海謀生的漁民,必須每天面對變化莫測的海象,海上工作充滿不確定性,不僅每天的魚獲量不見得穩定,有時候就連能不能順利回家都是問題,所以特別需要宗教力量來支持。他們將原鄉的信仰帶過來,徐阿華聯合其他移民興建旗津最早的媽祖宮。

他們在旗后天后宮所立之開墾契約文,就記載上述這段歷史:「立開墾旂後庄人徐阿華,於康熙十二年,自置一小漁船,住眷捕魚為業,船因颱風,外入旂港,該旂一帶砂汕,並無居民,華覩此山近海,捕魚深為簡便,先搭蓋一小草寮,暫避風雨,後則邀同漁人供應⋯⋯共計十餘家⋯⋯既有建庄住家,未免建立廟宇保護,四處捐緣,集腋成裘,隨置媽祖宮一座。(註 1)」

幾戶窮漁民,只能用茅草土石搭建簡陋的小廟。直到 1860 年,一切都改變了,清廷簽署天津條約,開放台灣的安平、滬尾兩港通商,此外還有打狗、雞籠作為附屬港,從此旗津正式被納入世界貿易體系的一環。

旗津作為打狗港邊最早成形的聚落,又位於港口的出入口,順理成章成為十九世紀打狗的首善之地,臺灣南部盛產米糖,貿易商紛紛進駐旗后,這時的旗津可不只有海鮮餐廳,還聚集許多洋行、酒館、旅舍、店鋪。這可能是旗津歷史最輝煌的一頁,旗后突然成為高雄人口最稠密、最繁華的地區,不少漁民轉向貿易而致富。1887 年洋商張怡記大規模重建媽祖宮,改名為「天后宮」。大正年間第二次整建,奠定現在天后宮的樣貌。

旗后的天后宮三百多年來,日夜守護居住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守護那些在海上乘風破浪勇闖生路的移民記憶,代表庶民的旗津,古典時代的旗津。旗后山上的砲臺與燈塔,則是軍事的旗津和經濟的旗津,也是旗津進入「現代化」的象徵。

1874 年,日本藉口琉球人遭牡丹社人殺害,兵進台灣,清廷這才意識到臺灣的軍事價值,派遣沈葆楨來臺鞏固海防,建造了一座雄踞旗后山頂的砲台。砲台最有特色的地方是大門匾額上刻有「威震天南」四字,表示砲台武力壯盛,但是本來肅殺的軍事重地,大門兩旁卻用紅磚砌出兩個筆劃不同的「囍」字,趣味之外不免顯得有些弔詭。兩個「囍」字的用意如今仍沒有定論,或許正是要營造吉祥喜慶的氣氛。砲台的大門朝南,從旗后沙灘看過去更顯氣勢雄渾。

清廷斥巨資建砲台,說明旗津的重要性不可同日而語。其實早在兩百多年前,旗津已是海盜競逐勢力的戰場,明末海盜林道乾埋金打狗山的傳說,仍在當地口耳相傳數百年。臺灣恰好在東南亞與東北亞之間的航道上,本身就是東亞海上貿易的絕佳據點;南方的打狗地區,打狗川(今愛河)等河流沖積出長條型沙洲(今旗津),形成面積寬廣的天然汐湖(高雄港前身),這些條件都讓打狗成為臺灣最佳的港口之一。

可惜的是,明清的權力中樞並沒有海洋思維,直到清末列強入侵,才開始被動回應世界變局。當外國對於臺灣虎視眈眈的時候,清廷也只意識到臺灣的軍事價值,忽略臺灣的經濟價值。開放國際貿易後,出入打狗的船隻不再只是漁民三三兩兩的小舟楫,更多的是體積日漸龐大的貨船、郵輪,港口的管理和硬體建設越來越重要。日本統治台灣以後,開始進行全面的港灣建設,1916 年在旗后山上建設現代化燈塔,打狗港可謂正式走向現代。

身為十九世紀的高雄首善,高雄最早的教堂(馬雅各醫生興建)和公學校都在旗津。日治初期,打狗區役場(區公所)即設在旗津,由當地仕紳葉宗祺擔任區長(註 2)。海外的沙洲,竟是整個高雄港的核心,對照現在的都市發展,變化何其巨大?

然而旗津終因地形過於狹長,可供使用的腹地太少,因此新來打狗的洋務、港務機構移往旗后的對岸,在今天鼓山區哨船頭一代開設辦事處(註 3)。如今可在西子灣的山上看到英國領事官邸,在山下可以看到英國領事館。二十世紀初,高雄最熱鬧的商圈移往哨船頭一帶,日本人於是在哨船頭及鹽埕區進行現代化的土地重劃,將沼澤地填平為可建地,畫設棋盤式的道路,新興的高雄市於是誕生。

商圈轉移後,旗后漸漸回歸到它純樸的樣貌,一個以捕魚、養殖蚵仔為主的漁村聚落。戰後因應遠洋漁業的興盛,旗津造船業日漸發達,成為旗津最主要的工業,二十世紀的旗津,即是臺灣從農業轉向工業社會的縮影。而在大型現代化貨櫃碼頭完工之後,旗津彷彿是一個被遺忘的邊緣地區,各項生活條件都相當落後。一直到九○年代末期,旗津的觀光潛力才被發掘,政府開始挹注資源發展這裡的觀光產業,期望讓它重新回到一百多年前的繁華。

註 1|施家順:〈高雄市旗津區(旗後)的發展與變遷〉《高雄文獻》30、31 期(1987 年 10 月),頁 146-147。

註 2|施家順:〈高雄市旗津區(旗後)的發展與變遷〉,頁 152-155。

註 3|施家順:〈高雄市旗津區(旗後)的發展與變遷〉,頁 156-159。

撰稿:莊祐端

圖片提供:騏睿 Qi-Ray(CC by 2.0)、Jimmy Hsu(CC by 2.0)、sun_line(CC by 2.0)

圖片來源:1 2 3 4

高雄 旗津 歷史 天后宮 砲台 旗后 鹽埕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