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粉紅的故事:席捲時尚與經濟的輕盈革命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14.04.2020

2017 年 Gucci 創意總監 Alessandro Michele 打造出的粉紅幻境至今令人難忘,男模特兒穿上粉紅色毛衣後,粉紅色斑斕地爬上各種性別的身體。在粉紅色大軍中,「千禧粉紅」(Millennial Pink)尤其受歡迎,這也是台灣製造口罩的顏色其一。

粉紅色 口罩

BUSTLE 有篇報導說明了人類迷戀千禧粉紅的原因。世界最著名的粉紅色研究,是 1980 年代生物社會學家 Alexander Schauss 在海軍牢房中以 Baker-Miller Pink(相近於千禧粉紅)的油漆粉刷牆壁,實驗結果顯示這種顏色大大降低了牢房內囚犯的血壓與攻擊行為。這個結果是否也加深了文化內涵認為「女性等於照護者」這樣的印象,將粉紅色透過溫柔、平靜與女性形象締結?後來也有諸多研究試圖驗證「使用粉紅色的某項製品,是否可以讓事情進展更順利?」比如有人用粉紅色的問卷紙、試圖招攬更多填答者。不分性別地,人人都對粉紅色好奇,正因為粉紅色難以被定義。

粉紅色 口罩

粉紅色 口罩

在父母害怕男童戴粉紅口罩被嘲笑的近期,我們回憶十年來粉紅色如何展現它的頑強與多樣性。粉紅色的狂熱無關性別,它宗教式地、儀式性地侵入人類生活,粉紅色令人想起《V怪客》引用反戰女性主義者 Emma Goldman 那句「一場不能跳舞的革命,是一場不值得的革命」,因此粉紅色以狂歡逗弄的姿態,笑著笑著就革命了——

2007 年瑞典時裝公司 Acne Studios 開始在購物袋使用粉紅色(你能想像在這之前品牌並不接受粉紅色?)。

粉紅色 口罩

2013 年 10 月, Carven、Céline 在巴黎時裝週上展示了粉紅色外套,Suzy Menkes 在《紐約時報》分享:「漂亮的粉紅色正在出頭。」

2014 年 Wes Anderson《布達佩斯大飯店》大量的粉紅色引起討論(建築外觀靈感來自捷克的布里斯托宮酒店)。

粉紅色 口罩

IMAGE

2014 年,#palepink 成為 Tumblr 上最受歡迎的粉紅色相關標籤,用戶在這條標籤下分享有關於粉紅色的一切。

2015 年蘋果推出了玫瑰金的 iPhone 6s。

2015 年,饒舌歌手 Drake 使用全粉紅作為《Hotline Bling》專輯封面。

粉紅色 口罩

2016 年,Pantone 選擇 Rose Quartz 粉、Serenity 藍為年度代表色。Pantone 表示:「這種顏色代表了強度和柔軟度的平衡。」

2016 年,Rihanna 擔任 PUMA 創意總監推出 FENTY 系列,其中一件粉紅色奇花異草的緞面男裝一上市便售罄。接著 GU、H&M、ZARA 等品牌也推出許多男性粉紅 POLO、T-shirt、西裝、襯衫⋯⋯。

千禧粉紅也差不多在此時成為大勢。千禧粉紅的成長與復刻,有美國人對童年記憶「獨角獸、奶昔、粉紅小馬、充滿幻彩泡泡的卡通」的深刻好感,原來千禧粉紅早就大量存在在我們的共同回憶裡。2017 年巴黎時裝週上幾乎所有設計師系列都帶至少一件千禧粉紅、以及 NIKE 在同年推出 Chrome Blush 千禧粉紅系列運動服裝。同年,千禧粉紅也成為 Pinterest 最熱門的搜尋顏色。

Feize 曾刊登〈玫瑰金與千禧粉紅的暴政〉談論「粉紅色」如何成為一種經濟的顏色、而非性別的顏色,粉紅色的語境象徵著時髦、現代主義、商業新美學。過去許多設計師強調:「我們不該壓抑女性的氣質,我們歡迎粉紅色。」直到如今粉紅色更搶手,設計師們說:「這應該是適用所有人的顏色。」即便爭論不完「粉紅色讓性別模糊、得以性別解放」或是「擁抱粉紅色的陰性特質」,粉紅色都覺得不干它的事,粉紅色因為是粉紅色而快樂。

從千禧粉紅帶起了玫瑰金,現在我們都厭倦、連夜市裡各種 3C 周邊都是滿滿的玫瑰金,不過你知道 Pantone 公佈的 2020 年度色中,其一仍是粉紅大軍中的珊瑚粉紅(Coral Pink)嗎。粉紅不死,接下來,也是粉紅色的時代。

粉紅色 口罩

粉紅色 口罩

粉紅色 口罩

【粉紅色小教室】

粉紅色 口罩

 

粉紅色 口罩
#Pantone #時尚 #文化
參考資料
DIGIDAY Aaron White THE CUT PPG BUSTLE Design Paper How To Spend It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李姿穎 Abby Lee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