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地方|難以抵達,因而值得抵達——與路咖啡

作者BIOS monthly
日期30.09.2020

咖啡研磨聲原來會是咖啡店裡最有存在感的聲音,但在這裡不是。火車煞車、與鐵軌的摩擦聲,大約半小時出現一次,火車進站時,店裡面所有人會同時轉身,望向慢慢停下來的火車,與從火車上徒步下來的人們。

那些人,通常也是要來這裡喝一杯咖啡。

與路咖啡比鄰大華車站旁,大概就像這個站名,雖然同在平溪線,但比起十分、菁桐,你沒事不會去注意他。甚至,這是一個只有站牌名稱與遮雨之處,沒有「車站」的一站,火車停下,走出門廊就是出站,踏下樓梯就是鄰里,僅僅五六戶人家。

到底誰會喜歡這個樸華無實過頭的車站。

或許是,已經看過許多裝潢設計很有味道、走遍日系韓系咖啡店,只想坐下來喝一杯不錯的咖啡,心思有能力專注在自己身上的人。

IMAGE

IMAGE

IMAGE

店裡的地板與吧台桌由木頭組成,那種木頭自然不是 IKEA 拼接傢俱,店主找尋木工師傅,細心商量店內想要的樣子。

與路店內沒有冷氣,窗戶打開,大門打開,山城的風吹進來。小貓小狗隨處亂晃,只要有前庭的地方都是牠家。倚鄰山腰,隨時會有一陣雨。

這裡的難以抵達,也是值得抵達的原因。

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多時間,來這麼遠與不便的地方喝一杯咖啡?

因為山來的風經過原木傢俱吹出了森林的氣味,讓人想學習耐心。

因為小狗撿了一顆球來到你的腳邊。

只是因為那天在喝第一口咖啡的時候聽到了何欣穗的〈我們快樂的向前走〉(the Birth),像 2002 年陳冠蒨〈欲言又止〉這麼久遠的歌,可以擱淺在這裡,是一件令人感到幸福的事。很高興除了我,還有其他聽眾在意著。

IMAGE

有時我們願意花更多時間,走更長的路,去一個沒有見過的地方。我不會說這是一趟浪漫的路程,也並非秘境那樣讓人想拍照打卡,但本能性對僻遠咖啡店感興趣的人,也會喜歡尚未抵達的時間裡,積累的更多時間。

店主也曾在其他咖啡店工作過,回到原鄉,回到他還在意的地方,開一間菜單選項不多的咖啡店,就住在咖啡店樓下的空間,生活沿著店的痕跡與週邊展開。飽和的咖啡店市場裡,眼花撩亂的宣傳策略,但與路的粉絲專頁一個貼文也沒有。有人願意深耕單純的事。

做咖啡店,有人在意的不是如何做宣傳,而是早晨起來,耐心測杯,測量咖啡機的刻度與今天的濕氣溫度,在意客人們今天會喝到什麼樣的咖啡。

店裡有兩個座位面向闢開的窗戶,外面的景色只有山,巨大的山,看顧這裡。

僅僅五六戶人家,仍然留了一個站名給他們,儘管人煙稀少也開燈,那也是與路。

IMAGE

IMAGE

 

#咖啡 #咖啡店 #小地方 #與路咖啡 #平溪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李姿穎 Abby Lee
攝影李姿穎 Abby Lee
責任編輯溫若涵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