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鐸・安安您配角系 EP4|《櫻桃小丸子》裡有幾種堅強?關於美環,以及她曾考慮剪掉的那頭長髮

作者趙鐸
日期03.06.2021

如果是從小看《櫻桃小丸子》電視劇長大的讀者,或許可以感受出動畫版在情節取向上明顯的轉折。和後期每一集都把角色臉譜化相比,第一季的《櫻桃小丸子》更散發出從大人/旁觀視角重新梳理兒時回憶的感動/傷氛圍,以及對大人世界犀利卻又逗趣的童言童語:

「所謂的暑假結束,就是會出現一些怪人的時候。例如:根本不知道那個勞作是什麼東西,可是當做的人,裝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在說明時,就會發生這種事——因為作品就這樣毀於一旦,而哭泣的人。或是,做『黴菌研究』的人,而將發霉的麵包或飯,帶來學校的人。隔天,『黴菌』就成為這傢伙的外號。也有人 8 月下旬的家族旅行碰上大塞車,而無法在 31 日趕回來,終於連 9 月 1 日也就自動放假了。」——小丸子

動畫版將角色臉譜化的手法乍聽可笑,但也成功從另一取逕刻畫出細膩而且善感的小人物。例如善良又害羞的藤木被營造為「軟弱」的「卑鄙」小人(卑鄙其實不是精準的翻譯,原文的意思更偏向懦弱),然而他那舉棋不定的怯懦形象卻又彰顯另一種深刻的人性。

連軟弱也無法堅持:藤木

有一集,暗戀藤木的小綠送了藤木一份巧克力,藤木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所以接受了;後來小綠邀藤木去她的生日派對,藤木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所以答應了。好友永澤見狀說:「你收了人家的巧克力,後來又答應對方,這不就是釋出訊息說你也對人家有意思嗎?」聽到這句話的藤木掙扎很久,最後臨時跟小綠說他不參加派對了。事後藤木開心地跟永澤報告他終於硬起來順從內心的想法,永澤卻反唇相譏:「你一開始答應,現在卻又反悔,你這樣做比一開始拒絕還要狠毒。」

藤木一角的深刻之處,不在於他軟弱的舉止本身,更在於他意識到自己的軟弱而想要有所作為,但他的作為或因不夠徹底,或因來得太遲,卻反過來坐實了他軟弱沒擔當的事實。而軟弱這件事的本質不就正是如此嗎?軟弱是一個沒有原則性的弔詭存在,如果一個人堅持軟弱到底,其實也是另一種有原則了;但真正的軟弱,正在於他的時軟時硬,他的東倒西歪,他的把持不定,他的隨風飄蕩。藤木既無法貫徹他的軟弱,同時也無法守著他的堅強,所以才成其為軟弱。

「反正這是個充滿背叛的沙漠
 所以我才總是第一個跑」——藤木《卑鄙之歌》

IMAGE

拒絕承認徒勞的堅硬:小綠

另一邊,因為長相而自卑的小綠擁有比藤木更高的自尊心,甚至可以說也有更強大的堅定——她不會像藤木一樣,買送給自己心愛女生的花時還在意零用錢不夠用——但是她也堅守不住這份自恃與自傲,總是忍不住地因屈辱而崩潰。她心知肚明自己的弱小而感到心虛,她會因為盲眼貼臉譜的遊戲最後貼出來的醜臉意外像自己而痛哭,她每次哭泣都重新意識到自己與理想之間永遠跨不過的鴻溝,這也是為什麼小丸子和小綠相處總是感受到強烈的無力感:必須一再違背自己的意願去繼續支撐她的幻夢,否則妳知道她將會粉身碎骨。

小綠沒有堅強到操持「我就爛」的精神對抗世界暴力認定的「好」,反而因著一次次的挫折疊加上「為什麼自己是如此脆弱的一個人」的焦慮漩渦。小綠不會喜歡上自成一格的大野或是杉山,那是「堅強」的美環與冬田才有本錢進行的角力。小綠喜歡的是會為著別人著想而沒有自己、那個軟弱的藤木(他們的相遇,正好是藤木溜冰時扶了跌倒的小綠一把)。而藤木的軟弱,讓自己永遠無法咬下牙根不去回應小綠對他的期待。故事最後,懷抱著拒絕小綠的愧疚感,藤木順手摘了河堤邊滿天星回送小綠,恰巧是小綠最愛的花:一個美麗的錯誤,卻也成為兩人剪不斷理還亂的惡夢。

IMAGE

獨自入戲的堅強:美環

但在《小丸子》裡頭,我最心疼的一種堅強,則是美環。有一集,教室裡的花輪正在看雜誌,大家問他在看什麼,花輪一派瀟灑地回答,這是現在最美麗的女星奧黛麗赫本。美環見狀湊過來,發現奧黛麗赫本有俏麗的短髮,竟一反張狂積極的常態,黯淡離去⋯⋯寶愛自己長髮的她,開始默默盤算是否要剪跟奧黛麗赫本一樣的短髮。

雖然美環平常極盡所能糾纏花輪不放,讓我們感到習以為常,但在這段轉折裡,我卻為她的這個念頭感到心碎:當花輪根本不可能喜歡上美環是事實,美環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有她自身的特質來維護她存在的尊嚴。這一刀剪或不剪,攸關的根本不是花輪究竟會不會愛她,而是美環究竟還是不是美環。

長髮代表的是一種最後餘地。情感上她可以告訴自己只要剪了,花輪就會愛上我;理智上她可能也明白,其實無論剪不剪,這一切都沒差。保留這個最後的餘地,是對自己的一種溫柔和肯定,如果連這最後的餘地都揮霍掉了,那我們要怎麼面對曲折自身所有給對方、最後仍舊被對方棄之不顧的自己呢?

只要還留給自己一份餘地,就仍能保持著自欺欺人的空間,創造出獨屬於自己的理解模式,玩著仍能滿足自己的遊戲。就像美環第一次登場時,她硬逼小丸子飾演魔鏡,演出一場自己是最美麗女人的戲碼。那是她的自欺,卻也是她堅韌的生存之道。

IMAGE

弱小所能安頓的

「幾年前,開始想著:『總有一天要把這些故事變成作品』就這樣,自己安慰自己。所以,現在的我鼓起全部的勇氣,公開了少女的重要秘密。和『自言自語劇場』一樣,每次想這些點點滴滴的回憶,胸口就充滿了溫馨。」——作者櫻桃子

回到漫畫,《櫻桃小丸子》前幾集在後段都有個夫子自道的「小劇場」,情節上與《櫻桃小丸子》幾無二致,只是換成作者自己的故事。裡頭有個讓人會心一笑的橋段:櫻桃子得了盲腸炎而被迫拖稿,編輯打到家裡後聽到媽媽的聲音後,說「原來妳就是那個角色」,害媽媽亂尷尬一把(她媽媽應該也心知肚明自己會被寫成怎樣)。

有趣的地方是,櫻桃子以為自己會因為盲腸炎死在家裡(戲劇化的個性到長大還是一樣),趕忙把當年高中時的暗戀日記以及相關畫作銷毀。這個小小的橋段可以借題發揮的,不僅是「櫻桃子從高中時候就有將生活給作品/敘事化的習慣」,同時更意味著「櫻桃子一直以來都是自己的作者/櫻桃子在小丸子中得到了意義的安頓」。那些生活中點滴的紀錄與評註從來都不僅僅只是紀錄,而是創造一個敘事/語言的空間,來安頓這些或許對大家來說根本不值得一提,卻讓自己的心靈天崩地裂的事情。

在另一次「櫻桃子朦朧小劇場」中,她講述當年因為分數算錯而害自己的隊伍以一分之差落敗的、只有她自己知道的「罪行」;這個故事的結尾,她戲謔地畫下自己正在畫這個情節的模樣,並碎碎唸道:「幾年前,開始想著:『總有一天要把這些故事變成作品』就這樣,自己安慰自己。」

櫻桃子筆下的角色大多雖然不是強者甚至有點無能,可是他們同時也善感而且脆弱,他們不需要一個驚濤駭浪的故事、曲折離奇的抉擇去強調他們搶眼而不拔的人格,在旁白櫻桃子/小丸子的回憶與評註之中,善感與弱小可以作為他們自身而自在存在。

我們終於明白,原來動畫裡頭吐槽小丸子的旁白,就是她自己。

#櫻桃小丸子 #漫畫 #動畫 #日本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趙鐸
設計郝御翔
圖片取自 bokete.jp
責任編輯蕭詒徽

趙鐸・安安您配角系 EP1| 《遊戲王》裡最傲嬌,海馬瀨人:不戰鬥就沒有安全感

尊力量為優先,身邊沒有朋友。為得到青眼白龍虐待老人、為奪取神之卡封鎖市區,然而,他的胸前始終掛著當年在孤兒院下棋時的兄弟合照,照片裡是相依為命的弟弟乾淨的笑。

26.02.2021

趙鐸・安安您配角系 EP2|魔人啾啾教英文課的那一天,我發現小鎮村比他更邪惡

《飛天小女警》的反派其實並不是真的想要成為「超級大壞蛋」,而是他們找不到指認自己的詞彙,只好像是抓著浮木一樣用「超級大壞蛋」來試圖為自己匱乏的狀態撐出一個可能性 ...

25.03.2021

趙鐸・安安您配角系 EP3|殺人很簡單,只要忘記砂糖的味道:浦澤直樹《怪物》

人類的性命究竟是不是等價的?《怪物》故事的開頭,在西德行醫的日本籍天才外科醫師天馬賢三,某天在院長的指示下,不顧入院的順序,先行對較晚入院的知名聲樂家進行手術; ...

10.05.2021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