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Wish:是枝裕和的《奇跡》

作者電影啟事
日期22.03.2012

 

中文片名叫「奇跡」,英文片名叫「I wish」,主角兄弟檔的豬頭哥哥最後拯救了日本,電影海報上每個角色都在微笑,看完電影我覺得好有力量,立馬就去腳踏車打氣然後衝河堤。

導演是是枝裕和(是是是),從橫山家之味到空氣人形,怎麼拍我怎麼哭,現在又來個親情無敵超級療癒系的公路電影「奇跡」,到底是有多準啊他根本就是帶了 Novak 的準心,一記重拳猛 K 到涕淚縱橫。

說是公路電影好像不太對,「鐵路電影」才對。故事圍繞著剛開通的九州新幹線打轉(好像是受鐵路公司委託所拍攝)。主角是一對因父母離異,分住日本兩地(鹿兒島和椎名林檎的故鄉福岡),還在就讀國小的兄弟。有一天,住在鹿兒島媽媽娘家的哥哥,聽到同學說「當新幹線兩輛對向列車交會的剎那,會發生奇跡,許願都能成真喔」,懷抱著讓家人團聚夢想的他,跟住在福岡的弟弟約定一起去看列車交會,還抓了兄弟各自的好朋友一起圓夢。哥哥的朋友是兩個臭男生,弟弟則是三個很可愛的女生(應該是因為弟弟跟小田切讓住在一起的關係)。一群小朋友帶著自己的夢想,有人想當明星,有人想跑步很快,有人想要變成鈴木一朗,像是海賊王微服出巡一樣,他們搭火車跑去離家好遠的地方,福岡跟鹿兒島中間的某個城市,為了看剛開通的九州新幹線,希望奇跡發孫。

如同我的超級愛片「小太陽的願望」,劇本的梗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哭點親像是片中不斷提及的鹿兒島名產甜點「輕羹」,綿密又有著朦朧的甜味。電影才開始沒多久,就可以想像自己會在哪個點爆炸(就是火車交會那個點啊!!!!還用說!!!而且那個點還硬是配著催淚歌曲拉好長哭好爽!!!)。不知道接二連三經歷地震火山爆發核災的日本人,看電影會是什麼感覺。導演不偏不倚,勇敢把鏡頭對準面對鹿兒島門口那一座正在噴發的大火山,所以都市景致都霧濛濛的,一點也不美,人們好像從骨子裡就開心不起來。主角的外公不時舔一下手指伸向天空幽幽的說「今天又會有火山灰」,看了都為他們心疼。故事裡的大家,面對夢想都有點手足無措,守舊的外公想要把握新幹線開通之前,把自己拿手的輕羹推廣到鬧區,等到觀光客來了之後就可以大賣。但他完全不想為了年輕人改變口味,堅持要做傳統米白色淡甜輕羹,「不要粉紅色」,結果大家也不太支持他,愛吃不吃,他超不爽但畢竟是日本老頭,只能鬱鬱寡歡在家門口抽悶煙(片中她和孫子一起做輕羹那段,超級感人)。外婆則是一貫日本片中樂觀開朗的角色,一邊照料家裡一邊跟女兒去學民俗舞蹈,可能是片中成年人最有朝氣的一個吧。 媽媽在超市上班,老爸則自顧自玩著不紅的地下樂團(弟:地下樂團是什麼?兄:還需要更努力的意思吧?),一家人就是兜不起來。

好險這對小兄弟有一群很酷的朋友,還有很正的長澤雅美當老師。他們一起幻想跟老師結婚,去哪裡都要用跑的好像非得讓汗臭飄到臺灣才過癮,洋芋片一定要把屑屑吃乾淨,跟老爸的搖滾樂團一起放煙火,還有畫畫,什麼都畫。難怪日本卡通很喜歡畫場景發亮晶晶,真的就是這樣啊穿越火山灰朦朧之中的一絲光線,就像是小時候買新球鞋準備上場,就像是小時候在夜市撈魚,有一瞬間會覺得,這就是全世界啦。

哥哥的願望是「希望鹿兒島火山爆發」,因為這樣他們就會搬家,兄弟兩邊就能團聚了。最後,他放棄了這個願望,因為玩搖滾樂團的老爸曾對他說「我們不能只在乎自己的生活啊,還有世界」「你以後就會懂了啦」,後來老爸就跑去車站門口的「新世界」打小鋼珠了,但哥哥卻把這句話記在心頭,反而阻止了火山爆發拯救了日本(真的是這樣就變金剛戰士了),只能說劇本寫的太好太好!

另外,配樂的是曾經多次來台表演的團團轉樂團,主唱岸田繁在台北 legacy 表演後,在個人網誌上寫著「觀眾真的太棒了。雖然聽起來像開玩笑,不過如果我以後喪失了自信的話,就來見台灣的樂迷吧」。所以,說不定是懷抱著想見到臺灣歌迷的心情,才寫出電影中超級催淚動人主題曲,想著我又要哭了,連看預告片都好好哭!

另外,片中演阿公好友,一直在玩臭襪子的國寶級演員原田芳雄,抱著癌症病體拍完電影,出席了在日本的首映後沒多久就過世了。這樣說可能很奇怪,但,要是換個角度看,說不定這也是一場奇跡喔。

而且片中沒有人玩智慧型手機,小朋友在等火車的時候都在玩彼此的臉。 

 

 

#電影 #奇跡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陶維均
圖片提供http://www.youtube.com/watch?v=_3KiZMRLrI8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