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世界|攝影計劃:美國夢在台灣

作者汪正翔
日期03.08.2012

 

 

 


去年我們長期在苗栗山區拍攝,發現山谷中坐落一個由農地所打造的「高級社區」,負責規劃的人幫助有意於此居住的人購買農地,區分族群以及興建仿美式的木屋(名義上是農舍)。他們稱呼這裡是「夢想新家園」,猶如一場中產階級對於理想生活的試驗。

拍攝工作結束後,我前往波士頓攻讀攝影,發現當地也有很多別緻的木屋,但對美國人而言卻只是平常的建築,甚至在 Mission Hill 這個社區,木屋多為中下階層的居所。(Mission Hill 是波士頓社經地位較弱勢的人所居住的地區,有許多少數族裔,如黑人、華人與中東人。)

起初我們對於兩者在「階級」與「地域」的差異感到好奇,於是開始拍下兩地的木屋。但是當我面對兩地的木屋,卻不自覺地採用了不同的拍攝方式,這讓我對於觀看方式與文化之間的連結產生更大的興趣。
 

在美國由於建造木屋的技術已經相當成熟,比例與結構都讓視覺感受愉悅,所以我們會刻意不拍攝這些顯而易見的美好特徵,因為太過於普遍。在這當中,我們又對於線條特別排斥,所有美國的木屋都是以幾何的線條為基礎,它表現了ㄧ種合理而平等的精神。因為每一個人在這個幾何的空間中都得到了一個穩定的位置。回顧目前我們在美國所拍攝的木屋,幾乎沒有一張試圖捕捉這種特徵。反而大多呈現一種隨拍的風格,看起來「混亂而日常」。

然而,當我們在台灣,卻會盡可能表現木屋的幾何結構,譬如牆壁與柱子所形成的線條,在構圖上他們大多位於圖片的中央,很明顯地佔據了一個空間,以至於人造的部分與自然景物產生「對抗」的關係,而顯得齊整有序。但其實這並不是台灣木屋真正的特色,台灣的木屋在表現幾何線條上並不成功,大多數的木屋欠缺這方面的意識。觀者可以很明顯的感覺那就是幾片壁板與屋頂拼湊而成的空間,而不像波士頓的木屋,大部分的材質都隱藏在形式化的裝潢之後。

在某個程度上,我們不自覺地把美國的木屋拍得像台灣,把台灣的木屋拍得像美國,即使它們並不適合這樣的方式。

我們試圖解釋這樣的做法,我們可能希望藉由這樣做,讓兩種美學觀(強調形式與秩序 / 隨機而混亂)平起平坐。換言之,我並不相信那種文藝復興以來的重視幾何形式的原則,是一種比較高的藝術理念,這跟當代西方藝術家反省傳統美學觀其實還是不太一樣。他們在批判的同時仍然承認傳統的發展,但我卻不相信有所謂「原來」的系統。這似乎是亞洲人在現代世界中不得不採取的策略。因為我們無法說自己的那一套一定優先,但我們又不願意進入西方的系統,所以只好採取某種形式將兩者等同,意味他們同樣好,也同樣不好。

但如同文化殖民論述所常討論的,即使有意的抗拒一致的標準,我們仍然不自覺根據西方美學的標準,去捕捉事物的特徵。所以有些組照片當中,台灣與美國木屋又看似截然相對,彷彿各自表現了各自獨有的特質(或說刻板的印象),譬如台灣的照片就凸顯台灣混亂的地景,美國的照片則體現了西方所強強的形式與秩序,而不是如前所述模糊了兩者的差異。
綜上所述,透過拍攝美國與台灣的木屋,我們試圖檢視歷史文化如何影響我們觀看(攝影)的方式。
美國夢在台灣:汪正翔 X 蕭如君 攝影聯展
時間:2012.8/3(五)- 9/2(日)
地點:1839 Little Gallery(台北市大安區延吉街 120 號地下樓)
相關資訊:http://express.culture.gov.tw/events_detail.php?ID=10390
 
文字、攝影:汪正翔
#攝影 #汪正翔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汪正翔
攝影汪正翔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