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的世界|2012 台北攝影節

作者汪正翔
日期18.12.2012

 

Taipei Photo 的策展人一定居心不良,他把老的照片放到一堆,年輕的照片又放另一堆。我沒有說人,我只是說照片。當然其中有些例外。譬如沈昭良的東西我不覺得老,但是就被放到了二樓。

我應該更精確一點地講。我並不是說照片有沒有滄桑感,或是有沒有底片味。事實上許多年輕人對於底片味的喜愛其實更勝老人。我所謂的老,就是一種完整到不行的感覺。所以一個畫面一定只有一個主體,一個主題一定傳達一種訊息。舉例來說,有一張拍鳥的照片,畫面當中就只有一隻飛向遠方的鳥,而下面的文字也是飛向遠方的鳥。另外有一張照片,拍的是飛魚,所以畫面中就全部是飛魚,然後題名是地球的主人。

對於這種從主體、構圖到情緒都完整到不行的照片,我真的一點都提不起興趣。因為作者想說的就毫無遺漏地擺在那邊,他完全不需要觀者自己的參與,甚至也不需要自己的參與。我不禁想起凱撒說的「我來、我看,我無聊。」
一樓的照片,我最有印象的是王琬瑜,她拍了六張照片,題名是 You and me and something else,有一張是婚禮的合照、有一張是一群人在床上打牌、還有一張是一個冰淇淋形狀的看板。這些照片看來毫無關聯,但是細看之下,畫面之中都有一個突兀的存在。
譬如婚禮那一張,就會有一個架子橫在畫面的上方,讓人不得不意識到這張照片完全是一個與畫面主體無關的人所拍攝,因為那些新人都面對另一位攝影師,只有在那位攝影師的相機之中,會有完整沒有干擾的畫面。打牌的那一張,只有一個人的面容是清楚地,其他人都撲倒在床上。換言之這是一個人與人應該有理所當然聯繫的地方,但是卻有人毫無關係,成為了局外人。還有一張是拍攝一群人,其中有兩個人似乎在對話,但是在畫面的下方卻有一顆大頭,然後面向與對話兩人完全無涉的地方。
透過這種應當聯繫,但實際上毫無關係的表現方式,王琬瑜似乎要呈現一種存在的突兀感(那個巨大的冰淇淋我覺得就是一種很直觀地呈現)。我所喜歡的許多攝影師也都有這樣的主題,譬如徐揚聰。這並不是因為這是一個特別的東西,而是因為存在本來就是很突然的。
一樓還有一些照片很像是隨拍,所以畫面的主體不是很清楚,但這也不代表他們的情緒也是這樣。我總覺得很多照片其實只為了傳達一種 fu。而通常這種有 fu 照,就會不斷拍同一種題材,而不會運用不同的表現方式。但比較起來,我還是比較討厭那些完整到不行的照片。他們誤以為攝影本身的魅力就等同於藝術的魅力。
有一個詩人專區,他們又是完全相反的特徵。他們的照片有些拍攝抽象的意境(譬如陳克華把兩個超人玩偶很基情地擺在一起。)有些拍攝自然與民俗(像是鍾文音的照片)。但無論是何者,他們傳達的訊息事實上跟攝影沒有什麼關係,他們只是借用了攝影去拍攝跟他們心靈相關的狀態。這有一點像咖啡店的法式情歌,歌詞是什麼不重要,只要是法國的就好。但也不是全部,有些照片在文字與圖片就有一種平等而互動的關係。
我的感覺就是台灣很多照片會擺盪在這兩種極端,一種純粹要發揮攝影的技藝、他們的照片像是一扇窗,你看出去的東西就在那裡,跟人沒什麼關係。另一種純粹抒發內心的情緒,他們的照片像是一面鏡子,看來看去都是他們自己。
但我認為這還是一個很值得一看的展覽,因為有王琬瑜的作品。
 

2012 台北攝影節

地點 / 華山1914創意文化園區-中四B館 米酒作業廠
日期 / 2012/12/7~12/20
時間 / 週一至週五11:00~19:00/ 週六、日11:00~20:00
入場方式 / 免費入場
#攝影 #汪正翔

BIOS 通訊,佛系電子報

撰稿汪正翔
攝影兄弟項

推薦文章